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寻找弱点

远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最快更新黎明之剑最新章节!

    内战……

    高文站在梅丽塔的后背边缘,视线越过了巨大的龙翼,长久地注视着远方“地平线”上被撕裂的港口以及被某种大威力武器轰成三段的飞船残骸,那些残骸的规模是如此的惊人,以至于一块在虚空中无重力漂浮的碎块都几乎相当于一座城堡般巨大,而只要想想这东西在完好时是多么坚不可摧,那股将之摧毁的力量便愈发的令人心惊胆战。

    确实,只有起航者的武器才能如此干脆彻底地摧毁他们自己的遗产。

    “我仔细观察了这些被摧毁的残骸,”梅丽塔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其中一部分显然是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摧毁的,飞船停泊在港口中,附近设施的防御武器还保持在锁死状态,而另外一些……则是在内部混战中互相摧毁,港口攻击飞船,飞船轰炸港口,残骸碎片混成一堆,还有相互撞击留下的痕迹……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里的指挥系统突然发了疯,自己跟自己打了起来,而这场可怕‘内战’的结果,就是这座‘母港’中如今只剩下一艘完好无损的飞船……”

    高文默默听着梅丽塔的话,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是该因为哨兵在系统冲突中严重受创而松一口气还是该因为眼前景象所呈现出的可怕破坏力而感到心惊,他唯有表情复杂,嗓音低沉:“你说的没错……这里的指挥系统确实发了疯。”

    “确实发了疯?”梅丽塔微微侧过脑袋,她此前并未在小屋里,所以此刻还不知道精灵双子所留下的那些信息,“这是什么意思?”

    “……你眼前所见的这座母港,就是‘哨兵’,而那些被摧毁的飞船,应该是在哨兵控制下的‘执行与侦查机关’,”高文在脑海中整理着自己刚刚得到的那些情报,一边思索一边慢慢说道,“这个古老的系统由起航者在一百八十万年前建造,然而在至少一千年前,它就已经受到逆潮污染,哨兵原本机械化的系统中产生了一个心智,一个充满恶意的心智……”

    他嗓音低沉,将自己在小屋中所看到的一切和盘托出,不但包括“哨兵”的来龙去脉,也包括精灵双子以及莫迪尔·维尔德的事情,在他的讲述过程中,梅丽塔显得格外严肃且沉默,除了时不时鼓动巨翼维持飞行之外,她的全部精力似乎都沉浸在了高文所带来的惊人真相以及庞大信息量之中。

    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到梅丽塔的脸色,但高文能感觉到这位蓝龙小姐的情绪变化——她显然大为震撼,而且好像被吓到了。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高文最后说道,“现在我们根据已有情报做出了一些推测,认为从高塔中脱困的逆潮如今应该是被夜女士拖住了脚步,而已经成功进入现实世界的‘哨兵’因为迟迟无法与逆潮汇合,可能正在采取新的行动——这行动多半与深蓝网道中的变化有关。”

    “推测啊……”梅丽塔慢慢说道,随后情绪中明显带着失落,甚至带着严重的自我怀疑,“至少一千年前污染就已经泄露了出去……那塔尔隆德这么多年来的监控到底监控了个什么……”

    监控了个寂寞——高文差点下意识这么说,但考虑到梅丽塔很可能当场想不开一头栽下去,这句话他都没敢说出口。

    “塔尔隆德的监控至少确保了逆潮无法直接在现实世界向外蔓延,如果这注定是一场灾难,那这场灾难已经被你们拖延了一百八十万年,”略一思考,高文便摇着头说道,“它在起航者遗产之间的传播应该是无法避免的,不管是你们还是你们的神,当初都不可能监控到哨兵系统,所以你们已经做到了你们能做的一切。”

    “可这场灾难最初就是我们巨龙埋下的祸根,”梅丽塔十分清醒地说道,作为巨龙,她的骄傲让她无法回避自己一族曾经犯下的过错,“如果我们当初没有莽撞地开启逆潮计划,就根本不会在起航者遗产中制造出这样一个失控的怪物,如今的这一切也根本不会发生……”

    说到这里,她停顿片刻,用着格外郑重的语气缓缓说道:“如果决战爆发,巨龙全族可做先锋……这是安达尔议长让我转达的意思。”

    “……你们的‘人’口已经不剩多少了,”高文淡淡说道,“这么打搞不好可是会灭族的。”

    “我们本就是苟活下来的——按照龙族原本的计划,我们在成年礼中就应该死去,”梅丽塔微微摇头说道,“而且对于巨龙而言,背弃责任本身就与死亡无异。”

    高文没有再多说什么,而且也不必多说什么。梅丽塔此刻的态度不仅仅代表着她个“人”,其实也代表了她背后的整个族群的意志,巨龙……这个特殊的种族向来有着坚韧且团结的心智,他们可以为了一个成年礼隐忍一百多万年,把一个举族灭绝的计划刻在每一个成员的心智底层,那么当他们做出新的决定之后……旁人劝是劝不住的。

    更何况这确实也是他们百万年前造下的恶果。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时间线,”高文慢慢说道,“哨兵与逆潮的感染、失控进程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云里雾里了。”

    梅丽塔微微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一个清晰的时间线也在她脑海中逐渐清晰地勾勒出来:

    在距今至少一千年前,逆潮的本体仍被困在塔中,但其污染已经开始起航者遗产中蔓延,并污染了位于深海的哨兵系统,随后刚铎帝国忤逆计划发生实验事故,蕾尔娜和菲尔娜姐妹在事故中被传送至哨兵母港,被当时已经失控的哨兵捕获并复制,随后被洗去记忆困在轮回巨树残骸区,而哨兵则将自身心智转移至精灵双子之一的复制体内,成功挣脱自身程序限制,进入凡人世界;

    此后数百年内,哨兵在人类世界蛰伏,其身份也从忤逆计划的学术顾问变成了万物终亡会的黑暗神官,被困在哨兵母港的蕾尔娜姐妹则逐渐调查出真相,恢复记忆并意识到‘哨兵’的威胁;

    六百年前,莫迪尔进入逆潮高塔,遭受逆潮污染,随后又得到龙神救助和净化,但这次净化的效果存疑,随后十几年内,莫迪尔继续在世界各地冒险游历,直到在一次前往大陆北方的冒险途中失踪——现在可知他其实是落入了“深海”中的哨兵母港内,并出现在被困的精灵双子面前,而在当时他已经开始接触夜女士的力量,并有了记忆不稳定的征兆。精灵双子将关于哨兵的警告告知莫迪尔,然而后者随后发生分裂,携带着“哨兵警告”的半身进入了夜女士的神国,另外半身则回到凡人世界,开始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不断流浪;

    同时也是在这段时间前后,逆潮的本体终于借助深蓝裂隙挣脱高塔封印——现在还无法确定其在脱困后是否还采取过别的什么行动,能确定的唯有一点:此刻的逆潮,应该是被困在暗影神国。

    再往后发生的事情……便是万物终亡会在旧安苏各处搞事,化身为精灵双子的“哨兵”则低调地筹划着它的险恶计划,直到塞西尔崛起,万物终亡真的覆亡,“哨兵”在人类世界再也找不到助力,于是退入刚铎废土,继续搞事……

    在梅丽塔陷入沉思的同时,高文也没有再开口,但他并不是在发呆,而是保持着精力集中的状态,将意识下沉并沟通着位于行星轨道上的监控卫星本体以及苍穹轨道站。

    “深海”环境的阻隔并不能干扰到起航者的先进遗产,哪怕高文此刻跟苍穹站之间隔着不知多少层异空间,他仍然成功联络上了自己的本体以及那座环轨空间站,在轻微的眩晕以及“灵魂脱离感”之后,他的视野渐渐扩展开来,熟悉的卫星监控界面以及苍穹站的交互界面同时在他“眼前”浮现。

    高文定了定神,开始执行一项他执行过许多遍的操作:“苍穹,展开所有在线的设施——包括地表单元。”

    下一秒,他眼前的行星示意图上空便浮现出了无数星星点点的蓝色光点以及一道巨大的星环,那是太空中的卫星阵列、空间站群以及苍穹站的本体,而在片刻延迟之后,行星地表也浮现出了代表着轨道电梯的高塔投影——这就是目前苍穹站能够联系上的所有设施。

    当然,其中绝大部分也仅仅是“联系上”罢了,那些古老宕机的卫星和空间站基本上都无法再执行任何任务,和位于深海的哨兵系统比起来,那些常规卫星的状态显然糟糕了不止一点半点。

    或许只有苍穹站的状态要好一点,但高文对它的控制却很有限。

    高文沉默地注视着这些在自己“眼前”闪烁的投影,片刻沉思之后他再度沟通苍穹的主控系统:“没有更多可供连线的设施了么?”

    苍穹的主控系统在他意识深处投来一个冷漠机械的回应:“列表已全部展开。”

    “……查询平级系统,代号‘哨兵’。”片刻沉默之后,高文又问道。

    “……错误,‘哨兵’系统离线,无法确定状态。”

    高文心中一动——苍穹站的回复不是“无此信息”,而是“哨兵系统离线”,这说明在正常情况下,苍穹站的主系统和哨兵系统之间果然是应该有某种通讯协议的!

    他心中思绪飞转,思考着眼前这些信息中到底有什么可以派上用场,思考着哨兵系统和苍穹系统之间是否存在让自己插手利用的“关键点”,他知道自己必须非常小心,因为哨兵系统和苍穹系统是平级的存在,而他通过“BUG”获取的苍穹站权限不一定能对付得了这个局面,而且从另一方面,污染了哨兵系统的“逆潮”对起航者遗产有着巨大的威胁,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外来的灵魂”在面对这种污染的时候是否同样会受此影响。

    一个搞不好,高文自己也是会翻车的。

    思考中,他继续沟通着苍穹:“哨兵是否传回过错误日志?”

    苍穹站继续做着冷漠机械的回应:“无效查询,平级系统无需互传错误日志。”

    “哨兵的最后一次联络是在多久以前?”

    “系统回溯……最后一次数据通讯发生在1355个行星公转周期前。”

    1355年前……这恐怕就是哨兵系统失去控制的真正时间,也是逆潮污染蔓延至深海的时间!

    高文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新的线索,随后斟酌再三才再次开口:“……如果有某种证据证明哨兵系统已经发生致命故障,必须将其摧毁才能避免全系统崩溃,应该怎么做?”

    他满心期待地等着,然而冰冷僵硬的苍穹主系统对他这个特殊的问题毫无反应。

    这或许超出了苍穹站的处理能力,也或许……他还没有找对那个关键的“点”。

    他继续尝试着,尝试从苍穹站有限的响应中挖掘出更多与哨兵有关的秘密,以及摧毁那个失控系统的可行方案……

    过了很长时间,高文在梅丽塔背上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下方的钢铁大地正缓慢向后移动,正下方是一片建筑在合金高台上、由无数银灰色和淡金色棱柱组合而成的“塔林”,那塔林深处有电弧闪烁,古老的灯光照亮了周围,梅丽塔的声音则从前方传来:“你从‘冥想’中醒来了?”

    “啊,是的。”

    “我听说你偶尔会像刚才那样冥想,”梅丽塔说道,“在冥想之后,你就会解决很多问题,这次也是一样么?”

    “……面对如今的超级麻烦,一次冥想可能不那么够,”高文有些无奈地说道,同时又有点好奇,“那下面是什么?”

    “整个‘母港’的中心。我其实是想寻找这里的控制中枢的,但那地方看上去像是个能源节点……这座‘母港’太庞大了,我们可能一千年都搞不明白它的结构。”

    高文没有吭声,只是默默低头看着那片闪烁电光的“塔林”,他又听到梅丽塔的声音响起:“你说,咱们把这地方炸掉,能摧毁整个‘母港’么?”

    “首先有个问题——你拿什么来炸掉这玩意儿?”高文叹了口气,“用友谊的魔法么?”

    “……虽然我不知道友谊的魔法是个什么东西,但我猜这世界上最强大的魔法和武器都不管用,”梅丽塔无奈地说道,“先不说那东西的规模,就它周围浮动的能量强度便超过了昔日塔尔隆德大护盾的出力总和,我想不到有什么武器可以突破那下面的能量屏障……更不要说这座‘母港’可能还会残留着某种自动反击的机制……”

    蓝龙小姐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咱们现在可以大摇大摆地在这里飞来飞去,或许只是因为咱们没有做出任何有威胁的举动,而一旦我们表现出了某种敌意,这座母港的‘免疫’机能怕是就要激活了……”

    高文摸着下巴,表情若有所思:“免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