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燃灯西行搬救兵

七只跳蚤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最快更新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

    一柄扇子出现在陆压道人的手中,就见陆压道人挥动手中宝扇冲着孔宣一扇,顿时就见一股飓风出现向着孔宣席卷而来。

    这一股飓风呼啸而来,阴风阵阵,宛若幽冥地狱之中升腾而起的销魂蚀骨的幽冥旋风一般。

    幽冥宝扇乃是一件灵宝,能够扇出幽冥飓风,销魂蚀骨,大罗之下的存在根本扛不住几下便会被吹的魂飞魄散。

    显然想要靠幽冥宝扇扇出的幽冥旋风对付孔宣却是有些妄想了。

    孔宣只是看了那幽冥宝扇一眼,至于说那扇出的幽冥旋风,孔宣自是不在意,淡淡一笑,就见五色华光升腾而起,顿时就见那一股旋风瞬间消失无踪。

    五色神光竟然连幽冥旋风都可以收走,这真的是大大的出乎了陆压道人的预料。

    毕竟幽冥旋风有形无质,按说是不大可能被收走的,但是一样被孔宣收走,自是让陆压道人对孔宣那五色神光的神通生出几分忌惮来。

    本来就对那五色神光颇为忌惮了,现在发现五色神光竟然如此生冷不忌,自是让人更为忌惮。

    不过陆压道人倒也不至于真的就怕了孔宣,就算是孔宣神通再如何无敌那又如何,只要他不给对方施展神通收他的机会,那么孔宣便奈何不了他。

    陆压道人别的不敢说,至少单单速度这一项却是不惧任何人,他那化虹之术,放眼世间,能够与之相媲美者可谓是寥寥无几。

    看着孔宣,陆压道人不禁开口道:“孔宣,你可敢与我比一比谁的脚程更快吗?”

    孔宣闻言道:“有何不敢?”

    见到孔宣答应下来,陆压道人不禁哈哈大笑指着孔宣道:“好,只要你能够追得上贫道,贫道便认输。”

    城关之上的碧霄闻言不禁撇嘴道:“只是认输吗?”

    然而陆压道人却是谨慎的性子,就算是主动邀战,也不可能去同孔宣打赌立下什么赌约,自然是对碧霄的嘀咕视若未闻一般。

    碧霄见状娇哼一声。

    陆压道人只是看着孔宣,孔宣不慌不忙,一步踏出便出现在陆压道人近前,可以说孔宣的举动真的是将陆压给吓了一跳,他可没有想到孔宣会这么直接,他难道就不怕被人近身给伤了吗?

    一杆画戟出现在孔宣手中,凌空向着陆压道人当头便落了下来,虽然说陆压道人提议比拼速度,可是孔宣又怎么可能任由陆压牵着鼻子走,直接便给陆压来了个措手不及。

    从孔宣出手到现在,虽然说出手的次数不算多,可是在陆压道人等人看来,孔宣更多的就是依仗他那一本看不出深浅来历的神通,至于说孔宣的修为如何,他们却是无从判断。

    这会儿孔宣一出手却是让陆压道人切身感受到了孔宣的强悍之处,那一杆画戟落下,虽然还没有近身,可是陆压道人却是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崩塌万古的恐怖威势袭来。

    “不好!”

    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几乎是本能一般,陆压道人直接身形化作一道虹光消失无踪。

    而孔宣神念一直都在锁定着陆压道人,就在陆压道人化作虹光遁走的瞬间,孔宣的身影同样也随时消失无踪。

    在两方人的注视之下,陆压道人还有孔宣二人就那么突兀的消失无踪,甚至就连他们都没有看清楚二人到底是怎么消失不见的。

    强如广成子、燃灯道人也禁不住心中暗暗惊叹,这二人的速度放眼天下间绝对可以排进前列了,至少他们当中,没有人能够同二人相比的。

    “燃灯老师,你说陆压道人同那孔宣,二人到底谁的速度更快一些啊!”

    燃灯道人眉头一挑,微微沉吟一番道:“陆压道人的根脚我倒是有所耳闻,他速度可谓是独步天下,罕有人可及,正常来说,孔宣是没有可能追上陆压道人的。”

    惧留孙闻言道:“这么说来,燃灯老师你是认为陆压道人能够胜过孔宣一头吗?”

    燃灯点了点头道:“其他不好说,至少在这速度上,怕是在场的没有是能够及得上他陆压道人了。”

    虽然说不怎么瞧得上燃灯道人,但是对于燃灯道人见识,广成子等人还是相当的认同的,这位好歹也是在紫霄宫中听过道祖讲道的存在,所知晓的秘闻要比他们多出许多。

    正说话之间,空中传来孔宣的大笑声,众人闻得那大笑声不由的抬头向着空中看去,就见孔宣带着几分不屑看着面色阴沉的陆压道人。

    陆压道人的面色阴沉难看,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会儿陆压道人的心情非常不痛快。

    “燃灯老师,这怎么看上去有些不对劲啊!”

    燃灯听了惧留孙的话不禁皱了皱眉头,瞪了惧留孙一眼道:“闭嘴!”

    傻子都能够从二人的神色当中看出一些来,只看陆压道人的表情,恐怕方才二人的比斗当中,陆压道人极有可能败在了孔宣的手中。

    陆压道人直到这会儿仍然有些难以接受,他冠绝天下的速度竟然被孔宣给追上了。

    陆压道人还记得就在方才,他化作虹光冲天而去,速度之快无人可及,在陆压道人看来,孔宣绝对不可能追得上他。

    然而就在他为自己无人可及的速度而自得不已的时候,孔宣的声音却是在他身旁响起:“陆压道人化虹之术当真是名不虚传,今日一见,孔宣也算是涨了见识了。”

    孔宣突然开口可是将陆压道人给吓了一跳,差点让陆压道人疯了,当即再次化作虹光消失无踪,然而让陆压道人感到无力的却是,任凭他如何化作虹光遁走却是被孔宣给跟的死死的怎么都无法将其甩开。

    面色阴沉的陆压道人身形落下,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其他人哪里敢在这个时候跑过来触他的霉头啊。

    倒是孔宣向着阐教一众人道:“诸位,还有谁敢与某一战!”

    就连陆压道人都没有能够在孔宣道人手中讨得什么便宜,这会儿阐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没见太乙以及文殊二人已经被孔宣给擒了吗,他们再怎么自信也不敢保证自己强过太乙、文殊二人吧。再跳出来,那不是自己送上门吗?

    免战牌高悬于营门之上,西岐一方没了先前拿下汜水关的高昂士气,整个大营之中显得无比的沉闷,尤其是大帐之中,阐教众人一个个的站在那里眉头紧锁。

    姬发看在眼中,心中焦急不已,目光频频向着一旁的姜子牙看了过去。

    姜子牙自然是注意到了姬发的神色,不用姬发提醒,姜子牙其实心中也非常的着急,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这不出名的穿云关当中竟然会冒出这么一个强者出来,生生的将他们阐教上下给镇住了。

    一击之力对抗整个阐教,这要是以往有人敢这么和姜子牙说的话,姜子牙绝对会以为对方脑袋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孔宣的出现却是让姜子牙意识到,这世间真的有如此无敌一般的存在啊。

    “燃灯老师,我等奈何不得那孔宣,也就无法越过穿云关,更不要说打破大商,重立人王了。”

    燃灯道人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缓缓抬头看了一众人一眼道:“我昔日有一道友,若是能够将这位道友请来,区区孔宣,翻手便可镇压之。”

    “什么?竟然有如此强者?”

    燃灯道人这么一说,不单单是姜子牙愣了一下惊呼出声,就连陆压道人、广成子等人也都纷纷向着燃灯道人看了过去。

    别人不清楚,可是经历了太乙、文殊被镇压,陆压道人落败,众人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孔宣的强横之处。

    这等强者不敢说无敌,怕是世间能够将之镇压者也是寥寥无几,燃灯道人这会儿竟然说有人可以翻手便将其镇压,广成子、路道人他们自然是有些不敢相信。

    倒是姜子牙没有多想,本身他就不是什么强者,自然意识不到孔宣的强大到底达到了何等的程度,所以说听得燃灯道人所言,姜子牙在惊呼一声之后,脸上带着几分期待之色看向燃灯道:“还请燃灯老师亲自出马,请这位高人出山,助西岐镇压孔宣。”

    广成子、陆压道人等人也纷纷盯着燃灯道人,似乎是要看燃灯道人是不是在说谎,他究竟能否请来他所谓的这位强者。

    燃灯道人自然是将几人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不过他脸上却是一脸的平静,既然他敢那么说,那么就必然有把握。

    深吸一口气,燃灯道人缓缓道:“且等待贫道半日,贫道会亲自请这位高人前来。”

    说话之间,燃灯道人走出了大帐,脚下升腾起祥云,很快便消失在了一众人的视线当中。

    看着燃灯道人驾云离去,云中子低声道:“广成子师兄,你说燃灯他这是去请哪位存在了啊?”

    玉鼎真人撇了撇嘴道:“要我说的话,燃灯就是在胡吹大气,依我看,就算是天庭大天尊、昆仑西王母,乃至地仙之祖镇元子来了都未必敢说绝对可以镇压那孔宣。”

    广成子微微点头道:“玉鼎师弟所言不是没有道理,那孔宣当真强的离谱,尤其是那一身神通,堪称无解,便是那几位大能来了,至多就是不败,可是想要镇压孔宣,的确是有些困难。”

    突然之间,云中子想到了什么道:“难道说燃灯他前去相请的是某位圣人至尊吗?”

    “圣人至尊?”

    几人闻言皆是一愣,他们先前还真的没有想过这点,毕竟在他们印象当中,圣人至尊高高在上,应该看不上他们之间的争斗,也不大可能会插手,但是现在听云中子这么一说,再加上燃灯道人那般的信誓旦旦,似乎除了圣人至尊外,还真的没有谁有把握镇压孔宣那等强者啊。

    深吸一口气,广成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流露出几分复杂的神色道:“且等一等看吧,既然燃灯老师那么说了,待其请得人来,究竟是何方神圣,我等自可知晓。”

    却说燃灯道人驾云离开了大营,认准了方向以极快的速度奔着西方而去。

    燃灯道人此番前去,还真的是前往西方教,请准提道人前来相助。

    燃灯道人当年也是紫霄宫中一员,同准提道人自是不陌生,甚至在准提道人刻意的结交之下,两人之间的联系一直都没有断。

    准提道人不止一次试图拉拢燃灯道人加入西方教,一度向燃灯道人许下西方教三教主的位子,只可惜燃灯道人当时心向玄门,希望能够得到元始天尊的帮助以证得大道。

    然而无数年下来,他在阐教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除了一个所谓的副教主的名头。

    心中思绪翻飞之间,准提道人在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一片梵音袅袅的圣地之中。

    须弥山光华冲霄,梵音不绝,走进须弥山,可见大大小小的沙弥一脸虔诚的行走于其间。

    就在燃灯道人走进须弥山的时候,一名道人身着麻袍走了过来,只是这道人模样有些怪异,身着麻袍,头顶却是光秃秃的没有一丝头发,少了道人的道髻,给人的感觉颇有些怪异。

    不过燃灯道人对于这般的装扮却是见怪不怪,很明显他已经见过不止一次,这会儿见了那道人微微颔首道:“原来是弥勒道友,劳烦弥勒道友通秉一声,就说燃灯求见准提、接引两位道友。”

    弥勒做为接引的弟子,闻言笑道:“老师已经算到燃灯老师前来,特命我前来相迎,还请燃灯老师随弟子前来。”

    弥勒称呼燃灯为老师,自然是将燃灯视作接引、准提一辈对待,而燃灯称呼弥勒为道友,却是有各论各的意思。

    对于圣人级别的存在的能力,燃灯多少知晓一些,自己奔着二人而来,两位圣人至尊若是没有一点感应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甚至燃灯道人敢说,他此番前来所为何事,两位圣人心中怕是已经知晓的清清楚楚了。

    跟在弥勒身后,燃灯道人很快便来到了一片竹林之间,接引、准提二人的身影出现在燃灯道人的视线当中。

    菩提宝树之下,接引、准提二人眼见燃灯道人,脸上露出欢喜之色,上前笑道:“道友许久未来我们这须弥山,看来须弥山是真的比不上昆仑圣境啊。”

    准提道人的笑声传来,燃灯道人闻言顿时露出几分尴尬之色道:“准提圣人说笑了,须弥圣境丝毫不比昆仑差,只是燃灯怕扰了两位圣人清修,不好前来搅扰罢了。”

    【那个啥,求一下月票啊,看看到月底能不能冲击一下一千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