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再等等

失落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最快更新斩月最新章节!

    次日,以国葬之礼厚葬巨鼎公弈平,午后时敕封诏书就已经颁发,敕封巨鼎公弈平为东岳东皇山山君,统御东方群山,傍晚时,夜幕降临,依旧还在在同一个地方,我掏出一壶从凡书城的酒楼里购买的佳酿,一口接着一口的品着,一旁坐着修为丧失、闲来无事的白衣卿相风不闻。

    “唰~~~”

    一袭白袍身侧闪烁,凝化为弈平的身影,他的身躯已经镀上了一层金色,但由于刚刚敕封的关系,所以神力低微,金身远远没有沐天成、关阳那般稳固,弈平就这么在我和风不闻中间坐下,俯瞰山河,怅然道:“原来……人之一死也不过如此罢了。”

    我原本想恭贺他的敕封山君,但仔细一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恭贺的,凡人有凡人的福气,山水神祇有山水神祇的痛楚,逐渐剥离人性,成为高高在上的一方神明,享受众生香火,但死亡的那一刻却是实实在在的,灵魂剥离敕封时的痛楚更是难以想象。

    “还好吗,巨鼎公?”我问。

    “甚好。”

    他仰头看着天空,一双眸子泛着淡淡的金光,笑道:“之前,我虽然天生神力,号称勇武,可终究是凡胎肉体,如今再看这满天星辰,似乎能看到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天地气运流转,如江河奔流,人的肉眼是极难看清的。”

    风不闻仰头喝了一口酒,笑道:“从今以后,帝国东方山海的安定,就要多多拜托巨鼎公了,你肩膀上的担子,甚至比覆雨公、真阳公的都要重。”

    弈平双臂抱怀,笑道:“不打紧,比起覆雨公和真阳公,我也要年轻许多,年轻人就要多担一些,这东岳群山,这三江四河,请二位放心交给弈平打理,只要我的金身还在,就绝不会让异魔军团的任何一头食尸鬼踏入这片山河。”

    “嗯。”

    我点点头,丢给他一壶酒,笑道:“谢了。”

    弈平一拂袖,将酒壶收下,却没喝,只是喃喃道:“从今以后耳清目明,再也喝不得酒了,但逍遥王的这壶酒确实要收下的。”

    “随你。”我笑笑。

    “陛下……回朝了吗?”弈平问。

    “嗯。”

    我颔首道:“今天上午敕封之前就已经走了。”

    弈平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们一眼,道:“东岳群山的敕封,全盘都在逍遥王和风相的安排下,陛下的几个山神人选的推荐也都被二位驳回了,两位也应当谨记,这轩辕帝国的江山是姓轩辕的,陛下大权旁落,自然会郁郁不乐,弈平言尽于此,请二位自己斟酌。”

    我皱了皱眉,道:“陛下举荐的几个人,一个是同窗好友亡故的父亲,一个是奶娘故去多年的夫君,另外一个是自幼看着他长大的后宫內侍总管,这几个人毫无功德可言,凭什么担得起一山山神的责任?陛下只知道安插自己的人进东岳群山,殊不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东岳群山的敕封人选是能做得了私心的?”

    风不闻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新任东岳山君弈平苦笑一声,说:“陛下日益不满,之后逍遥王怎么说?”

    “能理解的就理解,不能理解的……”

    我叹息一声:“随它去,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

    “嗯!”

    ……

    深夜,林夕、沈明轩、顾如意都快要下线休息了,夜宵又是海鲜粥,已经能闻到扑鼻的香味了,而我则看看天上的天幕,最终决定还是要去做一件事,于是纵身而起直上天幕,随即俯冲人间,化为一缕金色光辉泻落在偏殿之中。

    轩辕离依旧还没睡,正在批阅桌案上的奏章,一旁则有几名文臣和侍者在陪同着。

    “兄长?”

    轩辕离一愣,笑问:“兄长深夜来找朕,何事?”

    我一拂手,笑道:“诸位先退下吧,我和陛下有点私下里的话要说。”

    礼部尚书和户部尚书都怔了怔,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倒是几个侍卫率先下去了。

    轩辕离笑道:“都退下吧,两位老大人回府早些休息。”

    “是,陛下!”

    转眼间,众人尽数离去。

    “兄长,何事?说吧。”

    “嗯。”

    我轻轻一跺脚,顿时周围天地变化,这一脚直接踏出了一方游戏里的小天地,与我现实中化神之境的能力触类旁通,在这座小天地里,我跟轩辕离的对话是旁人所探查不到的,除非是境界实在是高出我太高太高。

    “坐。”

    我示意轩辕离坐下之后,起身来到他对面的王阶一旁坐下,一如当年轩辕应与我相对而坐一般,只是位置换了一下,就这么目光直视着这位轩辕应挑选的继位者,道:“陛下是否会觉得我和风相独断独行,把持朝政了?”

    “我……没有……”轩辕离的神色有些言不由心。

    我笑笑,道:“有也没有关系,因为这是事实,我和风相确实把持朝政了,在朝堂的大事上,没有留出一点点的实权给陛下,特别是敕封山君的人选上,更是没有跟陛下商量就私下定下了细节,甚至在东海上,我没有得到陛下的点头,就下令东海舰队全部撤退回港,使得轩辕帝国一下子就失去了东海上的领海,所有渔民也再也无法出海打渔了,天怒人怨,各种事情最终还是会回到陛下这里。”

    轩辕离默然,过了许久才说:“兄长,我能理解。”

    “嗯。”

    我点点头,说:“其实我能理解陛下的心情,陛下虽然是修行中人,但已经五十五岁了,在人族中已经是半百之年,陛下或许会觉得,我饱读诗书、经纶满腹,为何还要被逍遥王和白衣卿相架空王权,愧对轩辕氏的列王,并且迟迟无法亲政,也让陛下无法一展才华,必然是满腹憋屈。”

    “兄长……”

    轩辕离咬着牙:“求你……别说了,我都知道的。”

    “我希望陛下真的能理解。”

    我站起身,走下王阶,就这么来到轩辕离前方,随即单膝跪地,抬头看向他,道:“陛下是君,我是臣,你虽然叫我兄长,但终究是君臣关系,我之所以这么独断独行,这么把持朝政,无非是以兄长的身份在僭越,无非是觉得我这个逍遥王还能为帝国再做一点事情,风相也一样,他身为陛下的老实,也无非是再为陛下做一点事。”

    “我知道,我都知道。”轩辕离急忙起身上前:“兄长,你快点平身吧!”

    我没有起身,只是沉声道:“请陛下再忍耐一下,我和风相的布局已经快要完成了,请陛下一定要等到棋局完成的那一刻,等我们彻底灭掉了北方异魔军团的祸患之后,我和风相自然会将大权交给陛下,甚至我会免除自己逍遥王的爵位,交出流火军团的兵权,再也不问朝堂上的事情,我相信风相也一样,所以请陛下务必再等等!”

    “朕……知道了。”

    轩辕离跪在我前方,两眼含泪,道:“父皇当年敕封兄长为逍遥王……真乃圣君之明断也,我轩辕离怕是此生也不及父皇的十分之一贤明了。”

    “选贤任能,陛下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了。”

    “是,朕谨记兄长的教诲,快起来吧。”

    “嗯。”

    我在轩辕离的搀扶下起身,随即后退一步抱拳,道:“今日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不打扰陛下勤政了,微臣告退。”

    一脚跺开了小天地,周围的烛火也一一明亮了起来,我则转身返回了凡书城广场,随即下线陪着林夕喝粥去了。

    ……

    “终于来了。”

    林夕把一碗粥递给了我,笑道:“游戏里的事情解决了?”

    “好像是解决了,但又好像是没解决。”

    我挠挠头,笑道:“就当是在下棋了,跟异魔军团见招拆招,他们在东海上出招,我们这边接招,接下来就看看异魔军团还有什么想法了。”

    林夕美目如水:“东海上……真的能打起来,造就一个版本活动?”

    “不一定。”

    我摇摇头,笑道:“也不一定非要在东海上打的,而且就算是我们想打,异魔军团未必会出招,毕竟东海那边的山水形胜太多,东岳群山,外加三江四河,各种山水神祇林立,而且有山水相依的气象,发动出的山水气象会更强,异魔军团如果真想从东海上开战,他们一定会吃尽苦头的。”

    林夕莞尔:“这样就好,早点吃完,好好休息,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困,但是你必须给我睡觉,我对你的要求不多,像是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不然以后……难道每天我一个人在床上睡,你天天在外面鬼混不成?”

    说完,她俏脸一红,话赶话把自己逼到绝境了。

    我又挠挠头,笑道:“那不能,我要天天陪你睡的。”

    “咦~~~”

    沈明轩、顾如意都快要听不下去了。

    ……

    次日清晨,吃完早餐,上线。

    “唰!”

    人物出现在了凡书城中,但耳边却有战鼓轰鸣,急忙冲上天幕,俯瞰人间时,就发现北岳群山之外,无数白骨战舰密布,英灵海上,一整支来自于异魔军团的海上军队就这么凭空出现了。

    飞身直下,就这么落在了北岳山君关阳的一旁。

    “开战?”

    老山君问道。

    “不。”

    我摇摇头,笑道:“下一战的战场不该选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