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来都来了

历史系之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最快更新家父汉高祖最新章节!

    前来迎接的众人都知道刘建此刻这般愤怒的原因。

    在陛下还不曾离开的时候,晁错曾经在庙堂里公然上书,弹劾吴王和胶东王对海外进行征服战争,开疆扩土,有谋反的嫌疑。

    两位诸侯王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的,吴王对此的反应是上书请罪,主动解释了自己出兵的原因,绘画了精确的海上舆图,并且将各地的据点的情况详细说明,用一种不明说的方式来说明自己的功劳,表明自己没有什么谋反的心思,只是在为了大汉谋取更大的利益而已。晁错对此都无法多说什么,颇为不悦。

    而胶东王显然要更急躁一些,他的年纪本来就小,身为高皇帝最小的儿子,他比刘安都大不了多少,是刘盈抚养长大的。

    当他得知晁错说自己谋反,顿时就急了,直接上书给刘长,表示自己要来长安!

    诸侯王不能私下离开诸侯国,但是并没有人规定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回长安,实际上,诸侯王要常常来长安拜见皇帝,说一说当地的情况,不拜见反而是谋反....当然,刘长不在意这些,若是诸侯王们的事情很忙,他也不会逼迫对方前来拜见。刘长没有批准刘建来长安的上书,让他安心去折腾海外的事情,不要这么冲动。

    刘建又连着上书,可他后来的上书内容就是刘安来审了。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刘安居然批准了胶东王的上书,允许胶东王前来。

    据可靠的说法,是胶东王给太上皇写了书信,称自己许久不曾见到阿母和兄长,心里极为思念,想要回到长安拜见。

    太上皇来请求太子批准,太子实在无法拒绝,只好应答。

    刘建怒气冲冲的看着群臣的方向,似乎是想要找出那个诬陷自己的狗贼。

    刘赐都吓坏了。

    刘安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仲父,晁错并不在这里。”

    “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故而不曾前来迎接。”

    “怎么,他还在忙着四处构陷诸侯王吗?!”

    “他的府邸在哪里?!”

    此刻,有一人上前,平静的说道:“胶东王还是尽快跟着我们去皇宫吧,太上皇在等着呢。”

    开口的人乃是吕禄,胶东王看了一眼吕禄,心里虽然还是很生气,但是没有再拒绝,吕禄跟他一个辈分,而且还是他兄长的挚友...刘安拉着仲父的手,上了马车,朝着长安行驶而去。

    三个小家伙却留在了这里,没有被刘安带上车。

    刘赐挠着头,“我这仲父千里迢迢的过来,就是为了找晁错来算账??”

    董仲舒认真的说道:“晁公弹劾胶东王谋反,胶东王前来,一方面是想证明自己没有谋反的意思,一方面就是要找晁错来对峙...这很正常,晁公向来不喜各地诸侯,胶东王这次前来,长安之内怕是又不太平了。”

    刘赐打断了董仲舒,“你这么说就有些武断了,晁错只是不喜欢没有出息的诸侯而已,你看我,他从来都不曾对付过我!他还是挺喜欢我的!”

    董仲舒没有说话,夏候赐却伸出了大脑袋,“大王,会不会是因为咱们太弱,人家不屑于对付呢?”

    刘赐如遭雷击。

    难道寡人是一个连晁错都不愿意去对付的诸侯王吗??

    不可能!断然不可能!!!

    长乐宫,寿殿。

    刘建的第一站就是此处,他要来拜见太后,尽管太后从不曾将刘盈和刘长之外的孩子当作是自己的儿子,可在名义上,她依旧是各地诸侯王的嫡母,有她在场的时候,这些人甚至不能将自己的生母称为母,只能称为姨母...刘建已经很久不曾与太后相见,来到了这里,刘建收起了所有恶劣的脾气,整个人乖巧的如同刚挨完揍的刘赐,他甚至没敢抬头去看吕后,低着头行了一个大礼。

    吕后平静的看着胶东王,吕后心里依旧对诸侯王们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同时也没有了什么敌意,如今的吕后,不再需要全力对付这些人,她的儿子很有出息,足以镇压所有的诸侯王。

    她对这些诸侯王是满不在乎的,在看到刘建大礼参拜之后,她看着面前这个模样愈发跟长相似的孩子,眼神也柔和了不少。

    “起来吧。”

    刘邦的这些孩子们,彼此之间还是有些相似的,例如刘盈,刘恒,刘乐,这三人长得就很像,脸型一模一样,而刘长和刘友,刘建长得很像,眼神都比较锐利,刘恢其实跟大哥刘肥更像,圆脸,就是体型的影响有点大,至于老三...那家伙像他们阿父,跟他们每个人都有相似的地方。

    刘建终于见到了太后,太后已经很老了。

    尽管收拾的很干净,但已经是满头的白发,整个人又瘦又小,仿佛缩水了一般,华服在她身上都显得有些不得体,那饱经风霜的脸庞上,唯独那眼神依旧明亮,当她盯着刘建的时候,刘建只觉得自己被完全看透,很不自在。

    “你能来长安看望我,我还是很欣慰的...不错,来人啊...赏华服。”

    “多谢阿母!!!”

    刘建格外激动,这可能是太后第一次对自己释放出了这样的善意。

    从太后这里出来,第二站就是刘盈这里。

    刘盈对刘建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在刘建还是个婴儿的时候,高皇帝就已经逝世了,毕竟是活到老入到老的高皇帝啊,那般年纪在临终前还能留下一个小婴儿,也是有本事的。在他不曾就国的时候,是刘盈将他抚养在身边,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来宠爱。

    “大哥!!!”

    刘建激动的扑向了刘盈,那力道险些将刘盈摔了个四脚朝天。

    刘盈苦笑着,骂道:“我现在可接不住你!!”

    刘建激动的看着大哥,大哥的相貌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发丝里出现了一点点的银白色,整个人很是消瘦,只剩下那高大的骨架,这种消瘦让他看起来显得刻薄,可他的眼神却很和蔼温和。

    “你的大嫂得知你要来,可是高兴坏了...走!”

    刘盈拉着刘建的手,进了内殿,刘建又急忙拜见了大曹。

    三人乐呵呵的坐在一起,难得的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温馨时刻。

    说着如今的情况,话题不知不觉又转到了刘长那边。

    “那竖子大概是已经到了身毒,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反正长安内外都很忙碌,不断的朝着那边运输粮食,或许已经开战了吧。”

    “是已经开战了,光是我胶东国就已经送出了八十万石的粮食...听说还是不够...”

    说着说着,刘盈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建啊...你这次前来,是为了对付晁错吗?”

    刘盈有些严肃的说道:“我看到你的上书,是没有同意的,我不希望你回来跟晁错起了什么争执...我不知道安为什么要同意...可我不愿意看到你与晁错争斗...他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如今长不在...”

    刘建摸了摸鼻子,“大哥,那晁错欺人太甚,您就不要再管这件事了,我必须要讨回公道...”

    刘盈狐疑的看着他,却没有再多问。

    “算了,我不干预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吃亏就好,若是实在没有办法,就来找我。”

    “我知道了,大哥!”

    “晚上我要举办一个家宴,到时候将我的孩子,长的孩子都叫上...你也来。”

    “哈哈哈,好,大哥,我今天在路上啊,遇到了赐...这竖子啊...当真是跟我七哥一模一样...那言语行为,给我吓了一跳...别说,揍他还真的很开心,有种揍我七哥的感觉!!”

    .........

    胶东王刘建出现在了次日的朝议中。

    群臣并不觉得很意外,他们对胶东王算不上太热情,却也不是很冷漠,他们知道胶东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晁错。

    只要是能对付晁错的人,他们都很欢迎,哪怕这个人是一个外王。

    晁错就坐在胶东王的对面,晁错压根就没有将胶东王放在眼里,自从刘长出征之后,晁错与太子的关系变得格外融洽,两人常常聚在一起,很多次都能看到晁错很晚才从厚德殿离开,他目前在负责各国对战事的资助问题,他以战争的名义疯狂的榨干各国所积累的财富,诸侯王们就是知道晁错的打算也没有办法反对,这本来就是他们该做的事情,晁错这个就是一个阳谋,除非他们真的打算谋反,否则这钱该出还是要出。

    胶东王死死盯着晁错,整个人看起来极为愤怒。

    “殿下!!!胶东王前来长安,不曾沐浴净身就来朝见太子,实为大不敬!臣请殿下治其罪!!!”

    开口的人病不是晁错,而是某位御史,晁错扶持了大量的心腹,整个御史府内都是他的人,他如今都不用亲自冲锋,自有先锋来发动战役。

    群臣眯起了双眼,这就开始了吗?

    刘建站起身来,愤怒的说道:“殿下!朝中奸贼甚多!他们构陷外王,离间父子兄弟,肆无忌惮,若是再任由他们这般行事,怕是要出大事!!”

    晁错顿时忍不住了,他勐地站起身来,“你这是要恐吓殿下吗?!!”

    刘建摇着头,表情冷酷的看着面前的群臣,“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这些人而已。”

    那一刻,朝中哗然。

    在刘长的时代,他们遗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诸侯王除却打仗和朝贡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用途。

    那就是帮助君王来对群臣进行制衡。

    ......

    华氏城,孔雀王宫。

    孔雀王宫是当初孔雀帝国所建造的,孔雀的帝王们为了彰显自己的地位,乐此不疲的修建这座庞大的皇宫,共计四代君王用了百余年的时日修建完成,这座皇宫的规模并不弱于刘长的未央宫,甚至在奢华的程度上要超过未央宫,整个皇宫地面都是用精致的石头铺设而成的,道路上还有珠宝的装饰,处处都是金黄色的,在汉人疯狂的用黄金陪葬的时候,身毒人也在疯狂的用黄金来装饰建筑。

    只可惜,孔雀帝国数代人所打造的黄金宫殿,却都已经为他人做了嫁衣。

    刘长坐在了王座上,这王座通体金黄,扶手镶嵌着各类的宝石,宝座极为高大,君王可以后仰着依靠在上头,可对刘长来说,这宝座是刚刚好。

    汉朝这边还是跪坐,可身毒人是很早就用上了椅的,就比如如今这王椅。

    据说这是阿育王打造的。

    刘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这孔雀帝国的王座上,看向了麾下的众人。

    宫殿里不只是有一把椅子,在两旁还有很多的椅,这些椅同样很豪华,不过比王座要矮了一头,刘长本来就高大,那椅又高,这下,他跟众人的差距就更大了,当初阿育王的个头肯定不是很高大,或者说,他很享受自己高高在上的感觉,他所设计的这个王座,简直搞得离谱,刘长感觉自己坐上去,就真的变成了巨人,周边都是些小孩子,此刻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被抢夺了位置,孔雀王却没有半点的不满。

    他过去坐在那里,也只是比众人高出一头而已,可如今,刘长那体型坐上去,就真的变成了巨人之身,俯视众生了。

    夏侯灶也是看着刘长,忽然大笑了起来。

    “陛下!!这王座简直就是为您所设计的,我这座位,您还真的坐不来...除非双腿蹬直了...您那个座位,其他人坐了怕是要悬着腿...哈哈哈,简直就是天命啊!天命所归!这是那个阿育王为您所打造的!!”

    孔雀国自从开始与大汉交往后,他们的贵族就有意识的开始学习雅言,毕竟要做生意嘛。

    夏侯灶这番话,让坐在左侧的那些孔雀国贵族们更加惶恐。

    在迷信色彩极为浓厚的孔雀国,夏侯灶这个玩笑甚至是非常合理的。

    将军们坐在刘长的右手边,孔雀的贵族坐在左手边,贵族们看向刘长的眼神里满是惶恐。

    在短短几天的时日里,刘长的威名就再一次传遍了整个身毒。

    据说他用棍子打败了一头战象。

    这可比阿育王用棍子打败狮子更加可怕。

    而他高大的体型,俨然就是他们神话里的某位神灵的化身。

    身毒已经开始彻底动荡,很多小国的国君直接带着人就出了门,要来拜见这位大王,当地的僧侣和那些祭祀更是想要见一见这位神灵。

    刘长迅速在身毒掀起了一场“刘长崇拜”,关于的他的传闻是越来越多,那些当初拒绝面见汉使的人现在都是求着让汉使前来。

    刘长没有跟孔雀国动手,只是一个亮相,孔雀王就哭着认罪,刘长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大汉的骑兵们还纵横在这片土地上,他们负责讨伐那些曾对大汉使者无礼或者劫杀汉朝商贾的小国,这些小国在大汉的面前,触之即溃,完全阻挡不了他们片刻的时日。

    可刘长对这些都不是很上心。

    他严肃的看着众人。

    “身毒有六个大国,数百小城...朕要身毒所有国的君王们都亲自来华氏城拜见朕,不愿意前来的,朕就要灭亡他的国家!”

    “要么成为朕的诸侯国,从此听从朕的诏令,要么就跟着他的王国一同入土!”

    孔雀的贵族们急忙起身,像模像样的以汉朝礼仪拜见,齐声说道:“如您所愿!!!”

    “孔雀王...你来负责联络各国的事情...尽快通知他们,谁敢无视,就烹了谁!”

    孔雀王急忙答应,随即又有些不太确定的询问道:“大夏国那边...也需要来朝见您吗?他们并非是身毒之人,他们都是狡诈的,请您原谅我说实话,他们都是些狡猾的恶人,是不会真心侍奉您的...”

    刘长瞥了他一眼,“消息若是没有传到他那边,朕就烹了你,若是消息传到了他没来,朕就烹了他。”

    孔雀王悚然,不再废话,连忙答应。

    在孔雀贵族们全数离开后,阿列本来也要起身离开,刘长却将他叫住,不悦的训斥了几句,让他坐下来。

    此刻坐在刘长面前的就只是大汉的将军们了。

    “陛下...不是说击败百乘,折服孔雀就可以了吗?您这是...为何又要让他们都来拜见您呢?”

    卢他之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为了收复他们啊....来都来了,总不能打完了就回去吧?”

    “朕要让身毒各国从此都成为大汉的附属,开始朝贡...这次为了讨伐身毒,国内的耗费可不少,朕不能做亏本的事情吧?”

    “其实陛下已经折服了整个身毒,百乘已经败了,孔雀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只需要留下一个合格的大臣,就可以慢慢收复整个身毒。”

    卢他之小心翼翼的说着。

    他主要是太了解面前这个陛下了,怎么说呢,陛下一离开,那就是脱了缰的野如意,是不受掌控的,卢他之就很担心陛下又有了继续西进的心思,到时候越打越远...战争彻底失去控制。

    刘长却看向了阿列多贾,“阿列,你说大夏人会来拜见朕吗?”

    阿列摇着头,“不会来的...他们跟孔雀打了那么多年,他们哪里敢进华氏城呢?”

    “那若是我去入他们,胜算多大?”

    “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