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政治家

闪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最快更新最后防线最新章节!

    “刘姐,电话。”

    “我现在没空。”

    “是老唐打来的,二号线。”

    刘雪丽一愣,立即抓起桌上的电话筒,摁下了“2”键。“唐旭宸?”

    “小刘,是我。”

    “你……你还活着?”

    “对,还活着,不过不值得高兴。我在专机的行李舱里,使用的是秘书办公室里的那部卫星电话,你们应该能够查到。”

    刘雪丽摁下了来电显示键。“没错,是那部电话。”

    “匪徒杀害了朱洪贵局长,要挟处决敬嫣玲秘书,元首向他们投降了。”

    “什么?”

    “当时,我在上层甲板上。匪徒使用了专机的内部广播系统,在我赶过去之前,元首离开了行李舱。”

    “元首怎么能……”

    “联系杨局,我向你们一起汇报情况,免得耽搁时间。”

    “好的,稍等。”

    国务院总理办公室,接到刘雪丽打来的电话,杨怀烈立即摁下免提键。“唐旭宸,我在国务院,总理也在。”

    “总理,杨局。”

    “你怎么样了,元首还好吗?”

    唐旭宸又把开始的话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听到了几名匪徒的对话,他们说的是英语,虽然有比较明显的日本口音,但是未必是日本人。头目是一个叫卡尔的人,还有两名匪徒叫杰迪与斯凯。也许是化名或者绰号,但是得对照我们掌握的他国情报人员名单,特别是美国的情报人员名单进行排查。”

    “明白,我们马上进行排查。”刘雪丽说了一句。

    “唐局长,元首还活着?”

    “对,还活着。匪徒没有炸毁专机,用敬嫣玲秘书要挟,显然不会直接杀害元首。不管匪徒是什么人,他们会按照恐怖份子那一套来做,从而让我们相信是某个恐怖组织劫持了元首专机。”

    “东伊斯兰圣战军。”

    “什么?”

    刘雪丽长出口气,说道:“据安德森交代,弗兰克曾经在与另外一个人通话的时候提到东伊斯兰圣战军的英文缩写,还提到了日本人。关键是,还有第四波暗杀行动,而且在元首回到国内之前。”

    “劫持元首专机。”

    “这是唯一的时机。”

    “妈的!”唐旭宸低声咒骂了一句。

    “唐局长,如果按照恐怖份子那一套来做,匪徒会把元首怎么样?”

    “会审判元首,给元首强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比如为每次国内事件负责,在宣判后处决元首。”

    刘建志的眉头跳了几下,朝杨怀烈看了过去。

    “这样的审判,必然会通过网络向全世界转播,专机上有现成的网络设备。匪徒能够切断通信系统,也就能够控制网络设备。”

    “你是说,匪徒会进行网络直播!?”

    “只有这样,审判才有意义。”唐旭宸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显然,那些家伙不会指望在专机降落后把录下的影像文件传到网络上去。只要我们公开消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放过他们,至少不会在允许他们在专机降落之后扬长而去。即便他们不是恐怖份子,进行的不是自杀式袭击,也会在某个时候离开专机,比如在飞行途中跳伞。专机迟早会在某个地方坠毁,飞机上的所有人都会死,甚至是尸骨无存,所以我国情报安全机构无法确认匪徒是否身亡。为此,他们必然会在专机坠毁之前把影像资料传到网络上去,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进行网络直播。”

    “这也是恐怖份子经常采用的宣传方式。”刘雪丽补充了一句。

    刘建志再次朝杨怀烈看了过去。

    “能救出元首吗?”

    “我会尽力而为,不过眼前还有几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情?”刘雪丽马上问了出来。

    “我击毙了两名匪徒,都是随同记者登上专机的摄像师,没有使用面具。得立即查明那些摄像师的身份,他们也许已经遇害了。这些家伙可能是情报人员,未必都是东亚人,所以得调查具有这种能力的整形医院与机构,查清楚在过去几个月里做过整容手术的男性,大概有十个人。”

    “明白,我马上安排人员进行调查。”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线索。”

    “老唐?”刘雪丽有点头大,不明白唐旭宸为什么不首先说出最重要的线索。

    “你得查清楚是什么人让记者上的飞机。匪徒非常了解元首专机,甚至清楚专机的内部构造。显然,专机上有内鬼。匪徒能把武器带上专机,在发动袭击后立即打开了放置自动武器的保险柜,在没有爆破的情况下打开了驾驶舱舱门,破坏了专机的通信系统等等,都证明专机上有人接应。”

    “你是说,有人安排他们登上专机?”

    “不只是安排。如果他们是整容后的情报人员,那么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有哪些记者获得了到专机上对元首进行采访的资格,知道随同这些记者的摄像师,也才有足够的时间做整容手术。”

    “明白。”

    “等等!”杨怀烈开口了。“唐旭宸,你是认为早在几个月前就有人为匪徒做好了登上专机的准备?”

    “至少三个月。”

    杨怀烈长出口气,说道:“如果你的推测是对的,那就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谁?”

    “元首最信任的人。”

    “什么!?”唐旭宸吓了一跳。

    “正常情况下,元首的行程安排会提前半年做准备。这是第一次让记者到专机上对元首做采访报道,所以前期工作,比如接受各大新闻媒体的申请,对记者进行审核等,会提前几个月做准备。”杨怀烈稍微停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才说道,“负责这件事情的,正是机要秘书敬嫣玲。”

    唐旭宸闭上了眼睛,在杨怀烈说出来之前,他就想到了。

    当时,在乘务员休息舱里,当他拽住敬嫣玲,准备把敬嫣玲推进行李舱的时候,敬嫣玲有点抗拒。因为匪徒随即赶到,向乘务员休息舱开火,还打伤了唐旭宸,所以唐旭宸一下没有想到,认为敬嫣玲被吓坏了。

    “或许是罗文彬窃取了相关资料。”

    “有这种可能。”杨怀烈长出口气,说道,“小刘,你得重新审问罗文彬,务必让他交代出实情。”

    “明白。”

    “唐旭宸,你有把握把元首救出来吗?”

    “我不知道。”唐旭宸深吸了口气,稳住情绪,说道,“至少有十名匪徒,其中两名已被我击毙。要不了多久,匪徒就会找到我们。”

    “你们?”刘雪丽马上问了一句。

    “在击毙那两名匪徒的时候,我把医务室的护士赖芯蕊救了出来。”

    “她可靠吗?”

    “应该没问题。”唐旭宸朝坐在一只行李箱上的赖芯蕊看了一眼,又说道,“只是,她做不了什么。靠我一个人,很难对付八名匪徒。匪徒已经控制了元首,还有几十名人质,对我的行动非常不利。”

    “你打算怎么做?”杨怀烈问了一句。

    “之前,元首跟我说过,如果匪徒打算把审讯与处决他的过程进行网络直播,要我提前下手。”

    “什么?”

    “元首不想出丑,也不想让匪徒拿他要挟我国政府。”

    “妈的!”杨怀烈低声咒骂了一句。

    “你绝对不能这么做!”刘建志立即开口说道,“唐局长,我以总理的身份命令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危害元首的事情。你得设法阻止匪徒得逞,但是不管怎么样绝不能亲手伤害元首。”

    “总理……”

    “这是命令,明白吗?”

    “明白。”唐旭宸回答了一句,不过不算是答应了总理的要求,因为在总理与元首的命令发生冲突时,以后者为准。

    杨怀烈看了刘建志一眼,他清楚刘建志的意图。

    刘建志关心的不是薛震远的安危,而是他自己的前途。薛震远被匪徒拘押,刘建志成了临时领导人,至少在领导层选出代理元首前,刘建志担负起了发号施令的重任。如果在此期间,国土安全局局长开枪击毙元首,哪怕不是他下的命令,也得由他承担与此有关的所有连带责任。

    虽然对薛震远来说,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但是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影响。如果被“恐怖份子”杀害,薛震远就是英雄。如果死在自己人手里,首先要考虑谁来负责。

    这就意味着,刘建志永远不可能成为下一任国家元首。

    “唐旭宸。”杨怀烈暗自叹了口气,说道,“尽你的一切努力营救元首,与国土安全局总部保持联系。”

    “明白。”

    “就这样吧。”

    通话结束,杨怀烈朝刘建志看了过去。

    “我们必须把元首救出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刘建志拿起了香烟。“老杨,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希望由你来指挥营救行动。”

    “这样的话,得立即召开领导层会议,在小范围内公布消息,对营救元首的行动做出正式决定。”杨怀烈没有拒绝,也没办法拒绝。“还要针对可能出现的情况,比如来自匪徒的要挟做好准备。”

    只是,杨怀烈非常清楚,刘建志打的是另外一个算盘。

    如果成功营救出薛震远,他将因为做出了正确的决策而成为头号功臣。只是成功营救薛震远的概率极为渺茫,如果营救行动失败,他会把所有责任推卸给杨怀烈,让杨怀烈成为替罪羊。

    政治家就是政治家!”,”sid”:”axtps19bahd-jsh1qk49q2pd”,”chapter”:{”feewords”:3145,”hasextra”:0,”price”:15,”seq”:196,”source”:””,”title”:”第196章 政治家”,”type”:0,”klevel”:15,”cover”:””,”finished”:0,”free”:0,”hotvalue”:0,”itle”:”最后防线”,”totalwords”:615001,””:”“刘姐,电话。”

    “我现在没空。”

    “是老唐打来的,二号线。”

    刘雪丽一愣,立即抓起桌上的电话筒,摁下了“2”键。“唐旭宸?”

    “小刘,是我。”

    “你……你还活着?”

    “对,还活着,不过不值得高兴。我在专机的行李舱里,使用的是秘书办公室里的那部卫星电话,你们应该能够查到。”

    刘雪丽摁下了来电显示键。“没错,是那部电话。”

    “匪徒杀害了朱洪贵局长,要挟处决敬嫣玲秘书,元首向他们投降了。”

    “什么?”

    “当时,我在上层甲板上。匪徒使用了专机的内部广播系统,在我赶过去之前,元首离开了行李舱。”

    “元首怎么能……”

    “联系杨局,我向你们一起汇报情况,免得耽搁时间。”

    “好的,稍等。”

    国务院总理办公室,接到刘雪丽打来的电话,杨怀烈立即摁下免提键。“唐旭宸,我在国务院,总理也在。”

    “总理,杨局。”

    “你怎么样了,元首还好吗?”

    唐旭宸又把开始的话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听到了几名匪徒的对话,他们说的是英语,虽然有比较明显的日本口音,但是未必是日本人。头目是一个叫卡尔的人,还有两名匪徒叫杰迪与斯凯。也许是化名或者绰号,但是得对照我们掌握的他国情报人员名单,特别是美国的情报人员名单进行排查。”

    “明白,我们马上进行排查。”刘雪丽说了一句。

    “唐局长,元首还活着?”

    “对,还活着。匪徒没有炸毁专机,用敬嫣玲秘书要挟,显然不会直接杀害元首。不管匪徒是什么人,他们会按照恐怖份子那一套来做,从而让我们相信是某个恐怖组织劫持了元首专机。”

    “东伊斯兰圣战军。”

    “什么?”

    刘雪丽长出口气,说道:“据安德森交代,弗兰克曾经在与另外一个人通话的时候提到东伊斯兰圣战军的英文缩写,还提到了日本人。关键是,还有第四波暗杀行动,而且在元首回到国内之前。”

    “劫持元首专机。”

    “这是唯一的时机。”

    “妈的!”唐旭宸低声咒骂了一句。

    “唐局长,如果按照恐怖份子那一套来做,匪徒会把元首怎么样?”

    “会审判元首,给元首强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比如为每次国内事件负责,在宣判后处决元首。”

    刘建志的眉头跳了几下,朝杨怀烈看了过去。

    “这样的审判,必然会通过网络向全世界转播,专机上有现成的网络设备。匪徒能够切断通信系统,也就能够控制网络设备。”

    “你是说,匪徒会进行网络直播!?”

    “只有这样,审判才有意义。”唐旭宸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显然,那些家伙不会指望在专机降落后把录下的影像文件传到网络上去。只要我们公开消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放过他们,至少不会在允许他们在专机降落之后扬长而去。即便他们不是恐怖份子,进行的不是自杀式袭击,也会在某个时候离开专机,比如在飞行途中跳伞。专机迟早会在某个地方坠毁,飞机上的所有人都会死,甚至是尸骨无存,所以我国情报安全机构无法确认匪徒是否身亡。为此,他们必然会在专机坠毁之前把影像资料传到网络上去,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进行网络直播。”

    “这也是恐怖份子经常采用的宣传方式。”刘雪丽补充了一句。

    刘建志再次朝杨怀烈看了过去。

    “能救出元首吗?”

    “我会尽力而为,不过眼前还有几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情?”刘雪丽马上问了出来。

    “我击毙了两名匪徒,都是随同记者登上专机的摄像师,没有使用面具。得立即查明那些摄像师的身份,他们也许已经遇害了。这些家伙可能是情报人员,未必都是东亚人,所以得调查具有这种能力的整形医院与机构,查清楚在过去几个月里做过整容手术的男性,大概有十个人。”

    “明白,我马上安排人员进行调查。”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线索。”

    “老唐?”刘雪丽有点头大,不明白唐旭宸为什么不首先说出最重要的线索。

    “你得查清楚是什么人让记者上的飞机。匪徒非常了解元首专机,甚至清楚专机的内部构造。显然,专机上有内鬼。匪徒能把武器带上专机,在发动袭击后立即打开了放置自动武器的保险柜,在没有爆破的情况下打开了驾驶舱舱门,破坏了专机的通信系统等等,都证明专机上有人接应。”

    “你是说,有人安排他们登上专机?”

    “不只是安排。如果他们是整容后的情报人员,那么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有哪些记者获得了到专机上对元首进行采访的资格,知道随同这些记者的摄像师,也才有足够的时间做整容手术。”

    “明白。”

    “等等!”杨怀烈开口了。“唐旭宸,你是认为早在几个月前就有人为匪徒做好了登上专机的准备?”

    “至少三个月。”

    杨怀烈长出口气,说道:“如果你的推测是对的,那就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谁?”

    “元首最信任的人。”

    “什么!?”唐旭宸吓了一跳。

    “正常情况下,元首的行程安排会提前半年做准备。这是第一次让记者到专机上对元首做采访报道,所以前期工作,比如接受各大新闻媒体的申请,对记者进行审核等,会提前几个月做准备。”杨怀烈稍微停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才说道,“负责这件事情的,正是机要秘书敬嫣玲。”

    唐旭宸闭上了眼睛,在杨怀烈说出来之前,他就想到了。

    当时,在乘务员休息舱里,当他拽住敬嫣玲,准备把敬嫣玲推进行李舱的时候,敬嫣玲有点抗拒。因为匪徒随即赶到,向乘务员休息舱开火,还打伤了唐旭宸,所以唐旭宸一下没有想到,认为敬嫣玲被吓坏了。

    “或许是罗文彬窃取了相关资料。”

    “有这种可能。”杨怀烈长出口气,说道,“小刘,你得重新审问罗文彬,务必让他交代出实情。”

    “明白。”

    “唐旭宸,你有把握把元首救出来吗?”

    “我不知道。”唐旭宸深吸了口气,稳住情绪,说道,“至少有十名匪徒,其中两名已被我击毙。要不了多久,匪徒就会找到我们。”

    “你们?”刘雪丽马上问了一句。

    “在击毙那两名匪徒的时候,我把医务室的护士赖芯蕊救了出来。”

    “她可靠吗?”

    “应该没问题。”唐旭宸朝坐在一只行李箱上的赖芯蕊看了一眼,又说道,“只是,她做不了什么。靠我一个人,很难对付八名匪徒。匪徒已经控制了元首,还有几十名人质,对我的行动非常不利。”

    “你打算怎么做?”杨怀烈问了一句。

    “之前,元首跟我说过,如果匪徒打算把审讯与处决他的过程进行网络直播,要我提前下手。”

    “什么?”

    “元首不想出丑,也不想让匪徒拿他要挟我国政府。”

    “妈的!”杨怀烈低声咒骂了一句。

    “你绝对不能这么做!”刘建志立即开口说道,“唐局长,我以总理的身份命令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危害元首的事情。你得设法阻止匪徒得逞,但是不管怎么样绝不能亲手伤害元首。”

    “总理……”

    “这是命令,明白吗?”

    “明白。”唐旭宸回答了一句,不过不算是答应了总理的要求,因为在总理与元首的命令发生冲突时,以后者为准。

    杨怀烈看了刘建志一眼,他清楚刘建志的意图。

    刘建志关心的不是薛震远的安危,而是他自己的前途。薛震远被匪徒拘押,刘建志成了临时领导人,至少在领导层选出代理元首前,刘建志担负起了发号施令的重任。如果在此期间,国土安全局局长开枪击毙元首,哪怕不是他下的命令,也得由他承担与此有关的所有连带责任。

    虽然对薛震远来说,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但是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影响。如果被“恐怖份子”杀害,薛震远就是英雄。如果死在自己人手里,首先要考虑谁来负责。

    这就意味着,刘建志永远不可能成为下一任国家元首。

    “唐旭宸。”杨怀烈暗自叹了口气,说道,“尽你的一切努力营救元首,与国土安全局总部保持联系。”

    “明白。”

    “就这样吧。”

    通话结束,杨怀烈朝刘建志看了过去。

    “我们必须把元首救出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刘建志拿起了香烟。“老杨,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希望由你来指挥营救行动。”

    “这样的话,得立即召开领导层会议,在小范围内公布消息,对营救元首的行动做出正式决定。”杨怀烈没有拒绝,也没办法拒绝。“还要针对可能出现的情况,比如来自匪徒的要挟做好准备。”

    只是,杨怀烈非常清楚,刘建志打的是另外一个算盘。

    如果成功营救出薛震远,他将因为做出了正确的决策而成为头号功臣。只是成功营救薛震远的概率极为渺茫,如果营救行动失败,他会把所有责任推卸给杨怀烈,让杨怀烈成为替罪羊。

    政治家就是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