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听到这道声音,在场的几人之中有好几个表情十分的微妙。

    公孙元濯恍若未见,直直的朝着前方走了进去,他缓缓地走到公孙傲天的面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公孙傲天一脸的惊讶:“怎么会……”

    “我怎么会还活着?”公孙元濯轻轻的笑了:“因为老天不想让我死啊。”

    正在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公孙元濯的身后跟着一名女子,那女子的小腹微微隆起,可是却依旧遮挡不住她绝世的容颜,那个女子就是裕亲王妃。

    “公公,出来吧。”随着公孙元濯话音落下,人群之中走出来了一名公公,这位公公大家当然认识,是随身伺候先皇的,只不过听说先皇去世后,这名公公也跟着自尽,下去伺候了,怎么这个时候还在这里呢?

    很快大家就都明白了什么,恐怕是这公公为了自保,才故意来了这么一出。

    公公的手中捧着一道圣旨,他缓缓道:“先皇真正的传位遗诏在杂家的手上,先皇有旨,要裕亲王回京之后,才可将圣旨拿出来宣读。”

    他将圣旨打开,又扫了一眼众人:“还不统统跪下接旨?”

    话音一落,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纷纷跪了下去,可是有那么几个人显得是那么的不情愿,比如公孙傲天,比如李贵妃。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四子裕亲王,天资聪慧,宅心仁厚,着朕殡天后,登基为帝,钦此。”

    “这不可能!”公孙傲天当即站了起来,瞪着那公公和公孙元濯:“你假传圣旨!父皇分明将皇位传给了我!还不来人,将他们抓起来!”

    “谁的圣旨是假的,只肖找几个老臣鉴定一下即可,”和公孙傲天的气急败坏相比较起来,公孙元濯就看起来淡定许多了。他淡淡的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太子:“皇兄,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公孙元墨对公孙元濯的感情很复杂。

    他原本讨厌透了公孙元濯的,可是此情此景,他发现自己好像怎么也恨不起来他,尤其是要不是他,如今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他一早就明白,自己早就已经失去了争夺皇位的资格,但是他清楚,若是此刻自己再不说点什么的话,万一让公孙傲天夺得了皇位,首先死的就是他,可要是得到皇位的是公孙元濯,他相信公孙元濯一定不会杀他的。

    “六弟,你陷害我毒杀父皇,现如今又假传圣旨,还不快跪在父皇的面前认错?”公孙元墨看向公孙傲天。

    “胡说些什么!分明是你毒害父皇,现如今又想要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么?”公孙傲天拒不承认:“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他们这群抗旨不尊之人抓起来?难道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么?”

    “你这么着急想要把我抓起来,是在害怕什么?”公孙元濯这时开口道,他的表情淡淡的,不过细心点可以发现,他自始至终,一直握着身后那名女子的手,时而两个人的对视,可以看出他眼底的坚定,以及不经意之间所流露出来的温柔,他们不知道,向来以冷面修罗著称的豫亲王,竟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谁说我是在害怕?”公孙傲天拼命的伸直了脖子,仿佛是在证明些什么:“我什么时候怕过?”

    “元濯,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李贵妃见公孙傲天有些沉不住气,这时终于插进了话来:“我一直很信任你,没想到,你竟然假传圣旨,意图谋位!你就不怕你父皇在天有灵,怪罪于你么?本宫真是对不起你父皇啊!你对得起我这么些年,对你悉心的教导么!”

    一边说着这话,李贵妃一边朝着先皇的灵柩处跪了下来,朝着那个方向磕了个头,而公孙元濯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的举动,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上官如烟在心里不屑的冷叱一声。

    “母妃,”过了一会儿,公孙元濯才缓缓地开了口,他的眼底冰凉一片,好像没有什么感情一般:“要知道,你现在之所以和六弟一起好好地站在这里,是因为你们是我的母妃和弟弟,你以为,你们这些日子做的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大家都不知道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贵妃依旧维持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只是她恐怕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嗓音已经开始微微的发虚了。

    “父皇突然大病究竟是怎么回事?太子府的大火是怎么回事?父皇突然驾崩又是怎么一回事?”公孙元濯一直注意着李贵妃的表情,不肯错过她任何细微的神色,顿了顿,他又接着道:“还有,母妃,同是您的儿子,为何你对于六弟将我关进天牢一事,不闻不问?甚至还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场上起了一阵不小的议论声,裕亲王的意思是,他被人秘密的关进天牢里了吗?

    而且李贵妃还参与其中了?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很多人都喜欢联想,就比如现在这件事情,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他们是忌惮裕亲王的才华和势力,所以才要这样打压他的,尤其是裕亲王的势力势必会成为六皇子登上皇位的绊脚石,所以他们才要费尽心思的除去他,毕竟李贵妃宠爱幼子,忽略长子,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所以,原本有些人对于皇上究竟传位给了谁,还心存纠结,眼下听到他们将裕亲王秘密的关进天牢里之后,就肯定了皇上一定是将皇位传给了裕亲王,才招来他们的忌惮的。

    更何况,几位皇子之中,确实是裕亲王更出类拔萃一些。

    “一派胡言,你在胡说些什么?”李贵妃拒不承认:“本宫何时做过这种事情?”

    “不承认也没关系,”公孙元濯毫不在乎的瞥了她一眼,然后移开了目光:“我知道你的心里很奇怪,我是怎么从天牢里逃出来,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出现在这里的,因为是外祖父救了我。”

    “怎么可能?”李贵妃一脸的吃惊:“他明明……怎么可能救你?”

    见李贵妃上了勾,公孙元濯轻轻的弯了弯嘴角,眼底却没有半分的笑意:“母妃,你不是说没有将我关进天牢里吗?为什么现在又这么说?你这是承认了?”

    李贵妃这才发现自己是被公孙元濯给耍了,他是故意为了套她的话,让她当着众人的面儿承认这件事情,所以才这么说的,

    现在想要再改口,显然是不可能了,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是傻子。

    “李贵妃假传圣旨,六皇子意图谋反,还请皇上严厉处置!”

    有人已经见风使舵的朝着公孙元濯跪了下来,一旦有人开头,就忙不迭的有人跟着讨好,刹那的功夫,就已经乌压压的跪下去了一大片。

    李贵妃和公孙傲天看着如今的情景,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处心积虑的忙了这么久,竟然公孙元濯才出现不到半个时辰而已,就让他们这数月来的计划全部都瓦解了?

    “你们都在做什么?乱臣贼子!竟然相信他的话?”公孙傲天不死心的说道,他的双眸赤红一片,看向公孙元濯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仇敌。

    “成王败寇,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用不着公孙元濯开口,已经有人上前压着公孙傲天,强迫他在地上跪了下来,公孙元濯依旧淡淡的看着他问道。

    公孙傲天不死心的看了公孙元濯一眼,又深深地看了一眼他身旁的上官如烟。

    自始至终,上官如烟落到他脸上的表情都是陌生的,仿佛根本就不认识他。

    “你为什么不看我?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公孙傲天有些沉痛的看着女子。

    “用不着给你的所作所为找什么伟大的借口,”上官如烟终于将目光移到了公孙傲天的脸上:“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

    公孙傲天张了张嘴,原本想要在说些什么的,可是一只手已然拦在了他的面前,阻隔了他看向上官如烟的目光。

    她说的好像也没错,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已。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借口可找的呢。

    多年后,人们每每提起这件事情,都忍不住唏嘘一声,裕亲王还是善良的。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除去六皇子以及一切对他有威胁的势力时,他却是将太子贬为庶民,让六皇子终身看守皇陵,无招不得出,这与历史上其他的皇帝相比起来,已经是善良不少了。

    而李贵妃自尽在自己的寝宫之中,被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断气了。

    ……

    上官如烟挺着六个月大的肚子,操持着红儿的婚事。

    “小姐,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您身子重,得好好休息才是。”红儿的脸上有些即将为人妇的娇羞,虽然已经是皇后了,可她还是习惯称呼上官如烟为小姐。

    一旁的公孙元濯点了点头,落在上官如烟身上的眼神透着温柔。

    “那哪行啊。”上官如烟有些夸张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过是学着做而已,将来这后宫里会有很多其他的女人,指不定要办多少的喜事,我得先学着,免得将来在外人面前失礼。”

    一边说完这话,上官如烟一边瞥了公孙元濯一眼。

    公孙元濯将手里的奏折放在了桌子上,听到这话,他一脸认真的看着上官如烟。

    哪里听不出来上官如烟有些不舒坦?

    “谁说将来这后宫会有很多其他女人的?”公孙元濯一脸的严肃,他慢慢的伸出来一只手,握住了上官如烟的手:“我的后宫,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明明当了皇帝之后,要自称为“朕”,可是在上官如烟的面前,他却自己习惯说“我”。

    顿了顿,似乎是害怕上官如烟不相信,公孙元濯又伸出来三根手指:“你若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红儿垂着头,轻轻地笑着,佯装没有看到,上官如烟嘟了嘟嘴,一把将公孙元濯竖起来的手指给拍了回去,还耍小性子一般的轻轻“哼”了一声。

    公孙元濯有些宠爱而又无奈的将她拢进了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一头柔顺的秀发。

    时间好像就在这一刻静止了。

    上官如果把头搁在男子的胸口的位置,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耳边是他一下又一下有力的心跳声,她伸出手来,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忽然觉得心里一片沉静。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黄色小马甲的肉团子蹒跚着脚步从屋外走了进来,他的脚步还不算太稳,看起来仿佛随时可能会摔倒,身后跟着的奶娘一直小心翼翼的盯着他,唯恐他有什么不测。

    可是这个小肉团子却浑然不觉,咧着嘴笑着跑到上官如烟的身边,张开双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母后……抱抱。”

    说着,他的小手就已然抓住了上官如烟的裙子。

    公孙元濯嘴角抽了抽,有些嫌弃的将上官如烟的裙子从他肉团团的小手里抽了出来:“母后肚子里有小妹妹,不能抱你。”

    然后,那个小肉团子听到这话,嘴巴一张,“哇”的就哭了。

    奶娘手忙脚乱的要哄他,上官如烟心疼的将孩子一把抱了起来,瞪了公孙元濯一眼,眼神却是柔光似水。

    公孙元濯在心里想,这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