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反响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校园花心高手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狙击天才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都市伪仙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墨技展结束之后,前来观看的百姓纷纷离场。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艳羡着墨家一诺千金,一边吐槽李云放着万贯钱财不取,另一方面则更加好奇活鱼之谜的氧气到底是何物?恨不得自己就是下一个万贯钱财的主人。

    在此之前,墨顿的万贯悬赏虽然诱人,但是毕竟没有人得到过,众人总是抱着怀疑的心态来,然而这一次墨顿亲自证实一诺千金,不但将西域大会的承诺如数的兑现,更让众人惊奇的是,哪怕是和墨家子有恩怨的相夫氏一脉的李云破解压井之谜,墨家子的照样付钱。

    看到有人得到了这笔钱财,众人又岂能不心痒难耐,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氧气定然会无处不在,也就是说人人都有机会得到这个万贯奖励。

    当然这万贯奖励可不是随便就能够得到的,更多的人则关注这次墨技展的新式墨技,最让人稀奇的当然要数夺四季变化的玻璃温室,在墨技展之中众人只不过是惊呼一瞥而已。

    如今墨技展结束,墨家村专门开辟一个地方,供众人观看玻璃温室,简直是人满为患。

    除此之外,更让人追捧的乃是第二代新式的四轮马车,多谢秦怀玉三人坚持不懈的在长安城纨绔子弟之间拉仇恨,墨技展结束之后,第二代四轮马车的销量节节攀高,单凭长安城的纨绔子弟都足以支撑起第二代四轮马车的销量。

    最让人爱不释手乃是银镜,伴随着白雪公主通话的流传,魔镜的传说可以说妇孺皆知,眼前的银镜虽然没有传说中作为长乐公主聘礼买魔镜那般神奇,但是已经远胜之前的铜镜,在墨家高超的工艺之下,银镜可以清晰看到自己的容颜,更让人惊喜的是,银镜的价格要比铜镜还要低上一些。

    更加清晰,价格低,岂能不让众人抢购,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银镜一旦出现,现在市面上所见的铜镜必然将会被淘汰。

    人群中的李云看着这番兴旺的场面更是一阵默然,如今墨家村大兴之势,简直是一时无两,反观他们相夫氏一脉,龟缩在山东之地,坚守的墨家之前的理念,根本就是碌碌无为。

    看着一个个长安城的百姓手中抱着银镜,赶着新式马车,兴冲冲的离开,孔德胜不由一阵沉默。

    若是在之前,他们定然会在心中鄙视墨家一身铜臭,然而如今的墨家有了百姓日用即道的理论支撑,他们再用此观点来反驳墨家,恐怕已经不行了。

    百姓冬季的确是需要吃上新鲜的蔬菜,需要更加安全明亮的马车,需要更加清晰的镜子,………………。墨家顺应百姓日用来发展墨技,反过来受到了百姓的欢迎,这恰恰不是证实墨家理念的正确性。

    于志宁更是脸色难堪,他一直自诩资格老,自己是儒家正宗,然而今日却被墨家子当众教训了一番,自己刚刚接手儒刊,原本树立一下自己的威信,却没有想到反而被墨顿弄得颜面无存。

    “让孔前辈见笑了,于某无能,没法压制墨家子,好在如今孔前辈来到长安,亲自坐镇,我辈儒生也算是心中有底了,还请前辈亲自坐镇儒刊。”于志宁一脸惭愧道。

    孔德胜摇摇头道:“于大人严重了,墨家子乃是一介后辈,老夫若是出手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以大欺小,儒刊之事老夫不便插手。”

    “前辈高风亮节,晚辈佩服。”于志宁一脸敬佩道,然而在心中却一阵庆幸,如果孔德胜出手抢夺,儒刊他恐怕不得不拱手相让。

    孔德胜和于志宁简单攀谈几句,这才各自离去,毕竟多在墨技展呆一刻钟,他们就难受一分。

    目送孔德胜等人乘坐简陋的二轮马车离去,于志宁这才回到自己的四轮马车上,立即就脸色一变,冷哼一声道:“孔家,不过是仗着孔圣遗泽罢了,一群食古不化之辈。”

    孔德胜一来长安城立即就被长安城的儒生追捧,尤其其人到哪都是一副破旧的二轮马车,更是被长安城儒生称为高风亮节,在于志宁看来是何等的可笑,而孔德胜放弃儒刊,并非是大公无私,只不过想让他当出头鸟而已,而他孔家在后面坐享其成。

    二轮马车上,孔颖达坐在昏暗的颠簸的二轮马车上欲言又止,孔德胜怡然自得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接手儒刊?”

    孔颖达点了点头的:“二叔,儒刊的重要性你不是不知道,接手儒刊,我孔家定然能够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如今的儒家看似地位尊崇,但是却是一个空架子,除了一个他孔颖达在担任国子监祭酒,其他的弟子根本没有任何官职,如果孔家能够掌权儒刊,定然能够话语权大增,说不定借机和朝堂大佬取得联系,他孔颖达借机进入朝堂,而不是如今一个国子祭酒这个没有实权的职位。

    孔德胜冷笑一声道:“你以为孔家之所以保持显赫地位的秘诀是什么,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是孔圣之后,更多的是我们根本不参与朝堂,在任何时候,孔家的声誉乃是首位,更不会做允许任何玷污孔家名声的行为,只要孔家不倒,儒家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儒刊看似显赫,但却是风口浪尖,任何人可取,但是唯独我孔家不可取。”

    孔颖达顿时沉默,虽然心中不甘,只能躬身道:“小侄谨记。”

    “对了,怎么没有见孔惠索,他人呢?”孔德胜皱眉问道。

    孔颖达这个时候才想起,道:“哦!他说看到了祖名君前去寻他,等下再回长安城。”

    “祖名君!”孔德胜不由得想起在夫子学院的那个祖家后人,一直以来,算学一脉在诸子百家之中籍籍无名,不过有了义务教育和墨顿的百姓日用即道学说,就连孔德胜也不得不承认,算学一脉未来的潜力定然不可限量,更是听说此人不但年纪轻轻提出抛物线,更是帮助朝廷计算投石机,也是难得的才俊。

    “且由他去吧!”孔德胜并未疑心其他,点了点头道。

    孔颖达见状,也只好将祖名君和墨顿相交莫逆之事咽下,相比于今天的墨家子的百姓日用即道的理念,这点小事已经不值一提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墨顿的百姓日用即道的理念,很快在长安城传播,有人嗤之以鼻认为是哗众取宠,也有人欣喜若狂封为金玉良言,百家之争的风云再一次摆在台面上,被长安城津津乐道。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