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逃亡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飞剑问道玄界之门都市修真神医太浩一剑成仙天下第九斗战狂潮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住手!”

    道无为双眼布满了血丝,目眦欲裂,嘴里鲜血不断往外涌,拼命想要冲开“玉堂”、“命门”、“气海”三处穴道,然而辰时未到,如何还能再冲开?

    “住手……落蝶,住手,住手……”

    这一刻,道无为眼中终于透出了恐惧之色,语无伦次道:“你念在为师,念在为师多年来……”

    “哈哈哈哈……”

    落蝶仰头长笑,这一刹那,血红的双眼更加可怕了:“念在你?念在你这些年,将我当做你杀人的利器,还是念在当年,你杀我父母,屠我满门,然后良心发现,留了我一条性命……”

    “啊——”

    道无为惨叫不止,终于,外面忽然传进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着是一个男子的惊呼声:“师尊!”

    只见密室的门不知如何打开了,而那门边站着一个青衣男子,当看见密室里面这一幕,那青衣男子整个人都惊在了原地,无法相信眼前所看见的血腥场面。

    “去……去告诉盟主!”

    道无为拼尽全力喊了出来,那男子登时反应过来,想也不想,转身便往外而去,落蝶眼神一寒,一道血芒打过去,打在那男子背上,却未能将其击杀,那男子发出一声惨叫,立时施展遁术,一下逃离了出去。

    道无为满脸惊恐之色:“落……落蝶,你听我说,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你也活不成,你逃到哪里,都逃不过仙盟的追杀,你的下场,将会比我更凄惨千万倍……啊!”

    话未说完,又是一声惨叫发出,落蝶狠狠地瞪视着他:“所以呢?你想求我放过你么?可你当年,有否放过我的家人……”

    “啊——”

    道无为一声声惨叫不断在密室里回荡,落蝶眼神一冷,用力捏碎他的元婴,将那一本《太上忘情》,从他血淋淋的胸腔里拿了出来。

    “呃……你……你……”

    道无为双眼圆睁,已是一句话也说不出,落蝶目光寒冷,用力一掌拍在他头顶,鲜血顿时溅满了石台。

    杀了道无为之

    后,落蝶知晓必须尽快离开,就算没有刚才那名无为峰的弟子去通报,但道无为一死,盟主那边必然会知晓。

    今晚月色明朗,落蝶去到外面,已经引来了不少人,既然已经暴露,她反而没了顾及,将太上忘情运转至极限,索性杀出一条血路,直往外面突围而去,终于逃离了无为峰。

    然而仙盟并非她想象的那样简单,里面高手如云,很快,她便被仙盟派出的人追上了,一旦她被抓回去,无论如何,都会受到极刑。

    运气好的话,或许会有身份高的人贪图她的美色,而偷天换日,想尽一切办法将她保下来,但如此一来的结果,便是她永远成为那人的双修炉鼎,永不见天日。

    而运气不好的话,她被抓回去,立时受到极刑处置,要么元神被永远禁锢在那暗无天日的牢狱里,要么被流放神魔冢,但似她这样一个女子,要被废去修为流放神魔冢的话,若是一死还好,若是未死,下场会更加凄惨百倍。

    “轰隆!”

    外面雷雨交加,落蝶藏在山洞里面,不敢出去,她逃出来半个月了,但这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她已历经无数次生死,整个东大陆都是仙盟的天下,到处都是仙盟的人,她能够往哪里逃?

    天级域,地级域,凡级域,没任何一个地方,能有她的容身之处,若说唯一有她容身之处的地方,那就是神魔冢。

    可她十几年前,好不容易才与萧尘从神魔冢里逃出来,她宁可死去,也再不想回到那个可怕的地方了,那一次是有萧尘保护着她,这次没了萧尘,她一个女子跑进去,哪怕是自己将容貌毁去,也难逃一些凄惨下场。

    何况现在,她已经身受重伤,恐怕还没能跑到神魔冢,就已经让仙盟的高手捉住了。

    “咕咚!”

    忽然一声轻轻的声响在脚边响起,将落蝶吓了一跳,低下头一看,原来是怀中一样事物掉在了地上,细细一看,却是一个小小的木偶人。

    她紧张的神色,慢慢松懈下来,轻轻俯身将那木偶捡了起来,这一刻看着木偶人,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

    了起来。

    她用袖子轻轻擦拭掉木偶上面的泥土,只见这木偶人做得栩栩如生,甚是逼真,而模样不是别人,却是萧尘。

    落蝶精通幻术,这是当年在神魔冢里,她怕萧尘遇见危险,遂以幻术制作的分身偶,只要往其中注入法力和真元,危急时刻便能祭出当做分身使用,可抵挡敌人致命一击。

    那年萧尘离开之时,将这一只注入了法力真元的分身偶交给她,那时萧尘尚未真正化神,因此这分身偶算不得多厉害,如今她更是早已用不上了,不过却一直将这只小小的木偶留在身边,那晚逃出无为峰的时候,她什么也没带,就带了这只木偶。

    此刻看着木偶身上浅浅的纹路,昔日一幕一幕,又浮现眼前,一开始萧尘挟持着她,躲避生死盟的追杀,再到后来,带她去寻找旸谷,去夺扶桑之花,再逃离东仙盟的追杀,去到神魔冢,被数万人围杀……

    外面的寒雨,不知何时随着冷风飘了进来,湿透了她的全身,寒冷彻骨,忽然,她抱着手里的木偶,轻轻抽泣了起来,即使哭声会引来附近的杀手,她也忍不住,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

    其实她不叫落蝶,她的名字,叫做……千落。

    哭了一会儿,千落抬起头来,外面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但心里的雨,却仍然一点一点的飘落。

    她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也许是从修炼太上忘情玄功时开始的,本来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她应该已经逐渐淡忘萧尘了,但反而自她修炼太上忘情以后,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昔日的点点滴滴,她越是记得清清楚楚,每一个模样,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越来越清楚。

    甚至很多时候,每每她夜里睡着之后,总是会梦见一些绮丽的异梦,梦里面她与萧尘又回到了神魔冢,在那无尽荒野,二人温柔地缠绵……每每惊醒过后,她身上总是湿漉漉的一片,全是冷汗。

    她不明白,她分明修炼的是太上忘情,随着修炼的加重,应当越来越无情无欲才是,可为何越是修炼,结果却全然相反了?难道是只有半部的缘故吗……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