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在我面前脱衣服,眼都不带眨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要把自己蒸熟吗?

    乔聿北冷着脸关了空调,坐在床边拍了拍她的脸,“醒醒!”

    月歌眼皮动了动,艰难的睁开眸子,看见乔聿北,咳了一声,粗哑道,“你怎么在这儿?”

    “你还有心情管我?”乔聿北脸色难看,“你他妈都病成什么样了,我不进来,你是要把自己闷死在这里?”

    他声音很大,吵得沈月歌头疼,“找我什么事?”

    她一副不把自己身体看在眼里的样子,让乔聿北更生气,磨着牙怒道,“看你死了没,过来给你收尸!”

    “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沈月歌说完,又咳了起来。

    乔聿北忍着怒气,掀开被子,将她抱了起来。

    月歌反应过来,皱着眉,推拒,“你干什么!”

    “去医院!”

    乔聿北绷着脸,语气不容置喙。

    哪儿想月歌不顾病弱,直接挣扎起来,“放我下来,我不去医院!”

    “闹腾什么!”乔聿北差点把她摔下来,赶紧先把她放床上,恼火道,“你以为我愿意抱你!”

    沈月歌抿着唇,抱着膝盖,固执道,“不去医院。”

    因为刚刚挣扎,她脸上有一丝血色,没来由的多了些病态的美感,乔聿北看得心头软和,脑子突然一晃,眯起了眸子,“你是不是怕打针?”

    沈月歌身体一僵,瞪了他一眼,奈何她身体太虚弱,这样的眼神瞪过去,一点威慑力没有,乔聿北反而觉得可爱的要死。

    他戳了戳她的脸蛋,取笑道,“在我面前脱衣服,眼都不带眨,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原来怕打针啊。”

    他幸灾乐祸的样子实在是欠揍,月歌要不是没劲儿,真想大嘴巴子抽他。

    “走吧。”乔聿北拿过鞋子,抓起她的脚,给她套上。

    他的指尖儿扫过她的脚心,月歌没来由的一股心颤,下意识的就想缩回,乔聿北却抓得很紧,任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掉。

    “我说了不去医院!”

    她有些恼火,声音粗哑的更是难听。

    “不打针,”乔聿北帮她穿好鞋,一只手穿过她腋下,一手抱住她的腿弯,重新将人抱了起来,声音难得带了些温柔,“就去医院查一查,别把脑子烧坏了。”

    沈月歌抓着他的衣服,没什么力气道,“你才烧坏脑子。”

    乔聿北磨了磨牙,思索着要不要在她脖子上咬一口,这死女人生病了还一点不吃亏。

    沈月歌是有点烧糊涂了,否则清醒状态下,无论如何也是不许乔聿北抱她的。

    等到了楼下,沈月歌迷迷糊糊已经昏睡过去,他把人放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一抬头就看见沈月歌干裂的嘴唇,有一道明线的血口子。

    逞什么强,烧成这样!

    他不知道怎么,突然有些生气,抓过一瓶水,粗鲁的往月歌嘴里灌。

    她蹙了蹙眉,水没喝进去一滴,全都洒到了腿上。

    “麻烦!”

    他嘟哝一声,拿着水瓶自己灌了一口,然后捏着沈月歌的下巴,直接覆上了她的唇。

    水被他一口一口喂进她嘴里,乔聿北趁机又咬了咬她的嘴唇,留恋了一会儿,才松开。

    他抹掉她嘴角的水珠,小声道,“也就你敢那么对我……”

    这语气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撒娇,说完他自己也没想太多,直接开去了医院。

    结果也是巧,给沈月歌看病的还是上次的医生,医生被唤道急诊室,看见乔聿北头皮就麻了麻,又看了一眼昏睡在病床上的沈月歌,眼皮跳了跳,“你这是又把人……弄伤了。”

    医生说的很隐晦,乔聿北起初愣了一下,接着就回过神,难得耳朵烫了起来,瞪着医生道,“胡扯什么,她发烧了!”

    上次不也是发烧吗。

    医生敢怒不敢言,但是那眼神,乔聿北就已经明白过来。

    他粗着嗓子,暴躁道,“我没碰她!她就是发烧烧糊涂了!”

    医生这才赶紧过来给她检查身体,乔聿北站在旁边,眉头紧锁。

    感冒引起的肺炎,医生的意思是给耽搁了,“得住院,输几天液,你拿着这个去楼下交费取药。”

    乔聿北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沈月歌,拿着单子下楼了。

    刚到大厅,小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北哥,你在哪儿呢?”

    乔聿北没回答,直接问,“什么事?”

    “陈导说让你晚上过来,有一场夜戏要拍。”

    “没空。”

    小志……

    “小北哥,你就抽两个小时过来,陈导说先拍你的, ”小志顿了一下,又道,“沈经理早上还询问这边的进度,你这要是不来,我怎么跟她说啊……”

    乔聿北皱了皱眉,良久,才闷声道,“几点。”

    “晚上八点,戏不多很快就能拍完。”

    “知道了。”

    乔聿北丢下三个字,就挂了。

    小志松了口气,一颗心算是放回了肚子里,乔聿北只要答应的事情,不会食言。

    “你这个老板挺逗的,怎么那么听沈经理的话。”

    说话的是小志的女朋友陈靓,俩人大学时候就在一起了,陈靓小他两届,今年刚毕业,正愁着找工作。

    “小北哥是沈经理的小叔子,听她的话也是应该的。”

    陈靓撇撇嘴,很快又抱住他的胳膊,“沈经理不是一直让你给乔先生找助理吗,要不我去给他当助理吧。”

    小志想也没想道,“你不行。”

    陈靓不高兴了,“什么叫我不行,你能做,我怎么就不能做了,我在学校成绩也不比你差!”

    “不是这个问题,”小志不知道该怎么说,“演员助理很忙的,我怕你吃不了这个苦。”

    “我不怕,”陈靓撒起娇,“你就让我去嘛~”

    小只左右为难,半响才道,“那我明天找沈经理说一下吧。”

    “谢谢亲爱的!”陈靓立刻跳起来亲了他一口,小志微微叹了口气。

    乔聿北交完费,上楼的时候,听见病房里有动静,推开门就看见沈月歌缩在病床上,拧着眉,一副防御姿态,而护士拿着注射器站在床边不停地说着什么。

    “怎么了?”

    他上前,将药放到桌上。

    小护士看见她,表情有些激动,红着脸道,“这位小姐烧了好几天,这是医生吩咐的退烧针,可是她不让我近身。”

    乔聿北扭头看向沈月歌,后者垂着眼帘,手指紧紧地攥着床单,好一会儿,沙哑道,“你不是说不打针吗?”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