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是你先招惹的我!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喝得也不少,因为这些年在酒桌上锻炼多了,倒是不像顾一念那样,一喝高就收拾不住。

    她头脑比身体醉得晚,所以刚刚还能清醒的把顾一念送上车,这会儿人一走,风一吹,感觉被强压下去的酒劲儿一下子就全涌上来了。

    她脚步晃了晃,勉强稳住身形,走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来。

    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路上的行人车辆也渐渐少了,只有酒吧门口,陆陆续续有喝醉的人,三三两两从里面出来。

    月歌扭头瞥了一眼,微微垂下眼帘,醉酒的感觉其实并不舒服,但是有时候喝酒确实能缓解内心的压抑。

    至少那些平时不愿表露的情绪,在醉酒后可以肆无忌惮的表现出来。

    她仰头看着头顶的星空,明天大概是个不错的天气,今夜星光异常的闪耀,月歌闭上眼睛,手指搭在长椅上,有节奏的敲打着,如果有懂音乐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她在摁音符,指法并不流畅,敲几下,就要顿一下,然后再敲。

    琴键上飞舞的手指,一点点在脑海中清晰起来,月歌突然攥紧手指,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包里的手机不停地响,月歌听得有些恼火,抓起手机,恼恨道,“谁!”

    那边没有人说话,但是手机铃声还在继续响着。

    月歌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才辨出来自己没有摁接听。

    她滑了半天,终于接通了电话。

    “喂。”

    “喂个屁,沈月歌,你他妈去哪儿了!又耍老子是不是!”

    乔聿北暴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月歌听得有点聒噪,将手机放到了长椅上。

    乔聿北骂骂咧咧说了半天,才发现那边没人说话,他顿时就慌了,高声道,“沈月歌?沈月歌?你他妈在哪儿,说句话!”

    沈月歌趴在长椅上,已经闭上了眼。

    没有声音,只有偶尔经过的车辆,发出阵阵声响。

    乔聿北突然就慌了神,一边穿鞋,一边大声道,“沈月歌,你还在吗,你在的话,给老子说句话,让我知道你没事!”

    “沈月歌,你他妈到底在哪儿!”

    “我不骂你了,你快说话呀……”

    说到后来,乔聿北的声音都已经有些发颤,他慌乱的想要找傅景安帮他做电话定位,那边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声,“喂,你好。”

    乔聿北动作一滞,脸色猛得一变,“你是谁?沈月歌呢?”

    “您说的是我身边这位女同志吗?”

    对方的声音很礼貌,“我是XX这片的片警,刚刚巡逻的时候,碰到这位女同志躺在长椅上睡觉,应该是喝醉了,您是她朋友吗,能不能过来接她一下,大晚上的,女孩儿在外不安全。”

    喝醉了!妈的,她居然敢在外面醉成那样!

    乔聿北气不打一处来,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地址在哪儿,我现在过去。”

    民警同志非常热心的提供了地址,并嘱咐他开车小心。

    乔聿北挂了电话,就将民警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半个小时的车程,硬是用了十几分钟赶到。

    车子没停,就看见那个该死的女人,趴在长椅上睡觉,旁边站着一位穿制服的民警。

    乔聿北一颗心终于落地,他阴着脸将车子停好,下了车,带着满身的怒气,大步朝长椅上的人走去。

    民警同志没看见人,就先感受到了压力,扭过头就看见乔聿北寒着一张脸,大步走来,这人长得精致,却一身的匪气,他靠得越近,那种压迫感就越强,

    直到这人站到眼前,弯腰将沈月歌抱起来,警察才回过神,“您就是刚刚接电话的同志吗?”

    乔聿北看了他一眼,平静道,“是我。”

    “您跟这位女同志是什么关系?”

    警察问完,又觉得这样听起来不太好,解释道,“您别误会,我是为了这位女同志的安全……”

    他话落,就呆住了,因为乔聿北突然低头在沈月歌的唇上吻了一下,抬眸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就是这种关系。”

    警察有点尴尬,心想,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胆大,当着警察的面就这样。

    乔聿北却相当的镇定,“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警察回过神,咳了一声,“没事,那什么,以后小两口吵架也别把女孩儿一个人丢街上,太不安全了。”

    “嗯。”

    乔聿北说一应一,警察也不好再多问,大晚上的,他也要抓紧时间值完班回家,最后又让乔聿北留了一个联系方式,这才让他将人带走。

    乔聿北一直很平静,从他下车,到他将人抱上车,他表现的完全不像平时一点就炸的他。

    他将沈月歌弄上车,系好安全带,沉着眸子摸索着她的嘴唇,她睡得很沉,他粗糙的手指蹂躏着她的唇瓣,这人也毫无所觉。

    乔聿北突然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不是亲吻,是真的咬,带着难以控制的怒气,狠狠地撕咬着她的唇瓣。

    他从来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一种陌生的不受控制的恐惧,在没有听到沈月歌回应的那几分钟里,他的心仿佛跌进了无边的深渊,那种后怕,就连当年被绑架时候,都不曾有过。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也有怕的东西,他怕沈月歌出事。

    这种陌生的情绪,今晚突然在他脑海中炸裂,那些闹不明白的占有欲,跟幼稚的无理取闹,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他一直都知道沈月歌对自己来说是不一样的,但是好像今晚才明白为什么不一样,他不只是想睡她,从来都不只……

    女人轻哼了一声,乔聿北松开她,她的唇上已经印下一个清晰的齿痕,刚刚他只要再用一点力,就能咬破,但是他没有,因为她喊了疼,而他突然就舍不得了。

    “沈月歌……”

    他沙哑的叫着她的名字,目光灼热。

    睡着的女人没有一点回应,依旧在梦境中挣扎。

    “沈月歌……”

    他又唤了一声,然后埋头在她的发间,嗅着她的味道,安心又贪婪。

    “是你先招惹的我,”他喘着气,声音很低,“所以,你要是再喜欢上别的男人,我一定弄死你们!”

    他吻了一下他的脖子,痒痒的,月歌轻轻躲了一下,又被他摁住。

    “算了,我还是弄死那个男人吧,谁让我……舍不得动你。”

    他说完,又觉得自己吃亏,亮出獠牙又咬了她一下,“你这么老,找我这样的,你赚大了知道吗?还敢嫌弃我!”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