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谁也别想跟他抢!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松开口,就看见沈月歌脖子上红了一片,牙印也特别显,乔聿北又做贼心虚的在那咬痕上舔了舔,最后开心的亲了亲她的唇。

    在他没有理清楚自己对沈月歌的感情之前,他一直都是迷茫的,今晚突然明白过来之后,什么迷茫的情绪都不见了,有的只是开心。

    这就是乔聿北跟别人的不同,他从来不会想未来怎么样,他只做自己现在想做的,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在很多人看起来天真不已,却恰恰是这一份无知无畏的勇气,成了多年后,月歌最着迷的地方,因为有些人,连尝试的勇气的没有,就已经认输。

    乔聿北开车到小区的时候,突然停电了。

    夏季用电高峰期,变压器那边烧了,这会儿整座小区都没电,因为是半夜停电,维修工起床赶过去也要半天,乔聿北扶着沈月歌在楼下站了一会儿,后背就起了一层汗。

    怀里的女人不舒服的扭动着身体,乔聿北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果然也出汗了。

    喝酒本身就容易发热,这会儿还靠在他怀里,不出汗才怪。

    “怎么了?”

    她一直扭身子,乔聿北不得不摁住她。

    月歌蹙了蹙眉,低声道,“洗澡。”

    这大晚上的,修好电路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乔聿北叹了口气,蹲下身,将沈月歌背了起来。

    他绝对跟这小区犯冲,沈月歌总共就醉了两回,他就将人背回来两回,还是走楼梯,十六层。

    但是这一次的心境跟上一次完全不一样。

    那时候满心都想着怎么跟沈月歌作对,就算背着她,也是一肚子怨气,但是现在,背着她,那种感觉,就像是背着整个世界,别说十六层,二十六层他都乐意。

    沈月歌一开始睡得很沉,但是在上楼的颠簸中,渐渐就醒来了。

    楼道很暗,只有应急灯微弱的光勉强照着眼前的路,乔聿北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掉,有些落到眼睛里,蛰得有些疼。

    他歪头在肩膀上蹭了一下,一双冰凉的小手突然落在他的额头上,乔聿北动作一滞,耳尖儿突然有些发烫,他咳了一声,低声道,“你醒了。”

    沈月歌没说话,趴在他肩膀上认真的给他擦汗,这种难得的温情,突然让乔聿北一颗心胀得满满当当。

    “还难受吗?”

    月歌依旧没说话。

    乔聿北有点摸不清她到底怎么了,突然这么亲密,他虽然喜欢,却觉得怪怪的。

    “沈——”

    他张开口,话都没说完,沈月歌突然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乔聿北手一颤,下意识去摸沈月歌吻过的地方,结果一松手,沈月歌就从他背上掉了下去,咚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乔聿北吓了一跳,着急忙慌将人抱到怀里,揉着她的脑袋,慌张道,“怎么了,摔着没?”

    沈月歌疼得哼了两声,歪头就靠在他怀里又睡了。

    光线太暗,乔聿北也不确定摔倒哪儿了,只能凭着手指去摩挲月歌的头,确定没有流血,也没有什么地方肿起来之后,才微微松了口气。

    紧接着却懊恼起来,该死的女人,撩拨晚就睡,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有点高兴,又有点生气。

    这种复杂的感觉,交织得他混乱不已,最后只能认命将沈月歌重新背了起来。

    到了家,用手机打着光,将沈月歌放在沙发上。

    后者是真醉了,翻了个身,抱着靠枕就要睡。

    乔聿北一身汗,又将她提溜起来,“起来,洗了澡再睡。”

    沈月歌不理他,乔聿北脱了T恤,一把将沈月歌拽起来,拉开拉链,就将沈月歌的裙子褪了下来。

    没确定心意之前,他对着沈月歌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顾忌,现在确定心意之后,就更没有什么顾虑,反正早晚也是她的人,凭什么不能看,他睡还睡了呢!

    他几下,就将人剥了个精光,手机的光虽然暗,乔聿北也能清晰的看到展露在眼前凹凸有致的身体。

    他一早就知道自己对沈月歌的身体没什么抵抗力,这会儿又清晰的体会到那种感觉,几乎只需要一眼,下面就硬得发疼。

    这个祸水!

    乔聿北磨着牙,心里低骂,手上却温柔的将人抱起来,弄去了浴室。

    洗澡的过程,简直就跟打仗一样,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见,但是身体的触感却变得尤为清晰,他的手掌划过沈月歌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那种滑腻的手感,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就洗个澡,他就跟喝了两斤春药一样,下面就没软过,一脸暴躁的将人擦干弄出去,乔聿北在浴室自我安慰了一番,又冲了个凉水澡,等体内的躁动彻底下来之后,才从浴室出来。

    沙发旁边的落地灯亮着,乔聿北才意识到已经来电了。

    沈月歌裹着浴巾,躺在沙发上,头发还湿着,脸上还有没冲干净的泡沫。

    乔聿北扯了条毛巾,将她脸上的泡沫擦干净,黄色光圈打在她的脸上,乔聿北盯着她的脸,突然觉得怎么都看不够,明明长得也不是多好看,就是看不够。

    四年前在西雅图是这样,四年后在云城再见她也是这样。

    总是这样,一眼就能吸走他的所有注意。

    他十九岁那年,跟同学打架,逃开了乔锦年派来照顾他的助手,一个人跑去了西雅图的一个小镇上。

    当时走得匆忙,钱没有带多少,逃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身无分文了。

    其实只要他一个电话,立马就有人过来接他,但是他不想见到任何熟人。

    那帮黑鬼,一个个用嘲讽的嘴脸,喊着“impotenc”,他怕自己忍不住拿刀捅死那帮家伙。

    他在小镇上流浪了三天,就在忍不住要打电话给傅景安借钱的时候,遇到了沈月歌。

    她钱包被抢,他碰巧撞见,他们以这样一幅听起来还算浪漫的模样,在西雅图的一个小镇邂逅。

    那时候他才十九,身材拔高的长,骨架却不如现在的结实,一看就是个少年人的模样,沈月歌穿着一件米色的一字肩棉麻长裙,浓密的头发编成一条辫子,从左肩垂下,笑起来的样子干净而温暖。

    他坐在对面的街头,看着她在一家手工店里跟老板讨价还价,看着她出了门被人抢了抢包,然后鬼使神差的帮她追回了钱包。

    西方人的体格跟国人不能比,乔聿北追回了钱包,却被揍得不轻,沈月歌深感歉意,带着他去医院包扎,后来……后来她男朋友就来了,然后他就走了。

    他在回国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她,一样干净的脸庞,却不再纯净的笑,那种剧烈的反差感,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她变得陌生又老道,这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他却像是着了魔,对这样的沈月歌无法释怀,只道那场意外,跟她上了床……

    是不是冥冥之中就有注定,四年前的那场邂逅,从来都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他突然有点生气,他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却一直都没有想起来。

    想到这儿,乔聿北就在她唇上咬了一下,没使劲儿,怕咬破,咬完之后,又亲了两口,然后拿着电吹风,坐在旁边给她吹头发。

    沈月歌酒品不差,喝醉了不吵也不闹,就安安静静的睡觉,乖巧的跟白天气人的时候判若两人。

    乔聿北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丝绸般的触感令人流连忘返,还是这个洗发水的味道适合她。

    他吹了一会儿,就哈欠连连,最后将电吹风往旁边一丢,抱着她挤在狭小的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聿北突然感觉身前一空,睁开眸子,就见沈月歌光着脚下床了。

    他叫了她一声,她没应,他拧眉追了上去。

    沈月歌推开卧室门,愣了一会儿,才走到那架钢琴前,轻轻一扯,就将那层白布扯掉,然后掀开琴盖坐在了钢琴旁。

    乔聿北没再叫她,他看着沈月歌坐在钢琴前发了会儿呆,然后抬手摁了一个音。

    随后断断续续的音符从她指尖传来,乔聿北辨别好一会儿,才听出来那是《卡农》,沈月歌应该是没有学过钢琴,她的指法很不熟练,《卡农》又是一首极其考验琴技的曲子,所以她弹得十分艰难。

    乔聿北抱着双臂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突然走过去将沈月歌拉了起来。

    她盯着钢琴,声音有些沙哑,“我始终都学不会。”

    她没有顾一念那种抛弃一切只为一人的勇敢,所以她学不会这首曲子,所以……她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痛苦?她走不出来的不是爱情,而是无法弥补的愧疚。

    “你在想谁?”

    那种透着哀伤的情绪,让乔聿北的心紧紧揪在了一起,他知道沈月歌在留学的时候有一个谈了很久的男朋友,但是她从未提过,他也从来没放心上过,但是这一晚,她醉酒后倾泻出来的这种情绪,莫名的让他慌张。

    只有喝醉了,才敢表露的情绪,那个人对她有多重要?

    之前的甜蜜,突然荡然无存,他盯着怀里的女人,突然想将她摇醒来质问那个人是谁。

    一晚上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乔聿北最后也没有将沈月歌摇醒,反正都是前任,要是真那么好,沈月歌也不会跟乔锦年订婚,一想到乔锦年,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暴躁起来,这该死的女人,怎么就那么多前任!

    他不服气的咬住她的耳朵,用牙齿厮磨,磨着磨着,最后就睡着了。

    管他是谁,反正谁也别想跟他抢!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