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干坏事不留名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车来,乔聿北都冷着一张脸,看谁都是一副不爽的模样。

    司机还以为是哪儿的黑社会,差点都不愿意载他俩。

    月歌哄了好半天,乔二少才勉强把那说一身土匪气场收了收,臭着一张脸上了车。

    月歌叹了口气,这就是个祖宗啊。

    等到了小区,乔聿北从电梯出来,直接进了自己的公寓。

    月歌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狼狗今天没黏她。

    她有点不习惯,心想着,这家伙气性还不小。

    昨天因为乔聿北那个问题,失眠一整夜,今天又跟着沈唯的事来回折腾,月歌是真累了。

    洗了澡,头发都没吹干,直接就趴**上睡了。

    她入睡快,睡得也沉,所以乔聿北半夜摸进来的时候,她是一点都没察觉到。

    黑暗中,乔聿北站在**头,野兽一般的眼神,盯着她看了许久,然后走到梳妆台前,顺走了那条锁骨链,没错,就是订婚时候,乔锦年送她那条。

    他拿着锁骨链,面无表情的关门离开,回到家,小白就跳过来,绕着他脚边打转。

    小家伙长得飞快,这些天好吃好喝养着,奶膘一下就起来了,听话又活泼,乔聿北不忙的时候去横店会带着它,忙的时候直接送去寄养,收工前,陈靓就会把狗接回来。

    尽管乔聿北对这小东西爱答不理,也浇熄不了小家伙的热情。

    它黏糊着跟着乔聿北进了洗手间。

    然后看着乔聿北面无表情的打开马桶盖,将手里的锁骨链丢进去,然后摁了冲水。

    一整晚的郁结之气,顿时就散去了,小家伙就跟能感受到他的情绪一样,欢喜的在他腿边跳了跳去。

    乔聿北弯腰直接拎起它的后颈肉,将它整只狗提溜起来,丢进了笼子里。

    “嗷呜~”

    小家伙委屈的叫着,乔聿北头也不回的进了卧室。

    小家伙在笼子里转了几圈,发现没人理它,终于哀伤的趴在垫子上,一口一口啃脚趾。

    沈月歌这一觉,并没有睡到自然醒,早上六点,手机就响了。

    她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缓了好一会儿,才拿起手机摁了接听。

    “喂,妈,什么事啊。”

    “那贱人儿子怎么回事?你昨天去他学校干嘛去了?”

    霍心慧两个问题轮番炸过来,沈月歌一下就清醒了。

    “您听谁说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那小孽种是不是犯事儿了?”

    月歌有点头疼,霍心慧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她太清楚不过,那边乱成一锅粥,她能再去添把火。

    “一点小事,没什么。”

    “你少跟我打马虎眼,”霍心慧对这种事情的关心远超过对她这个女儿,“那小孽种跟他妈还真是一个德行,多大点就乱搞?我告诉你,这事儿就让他们闹,闹得越大越好,你别插手,我就看看你爸到时候还能纵着那个贱人?”

    月歌沉默。

    霍心慧这一点上永远都像个长不大的千金小姐,这事儿闹大了对宋怡是没好处,难道对霍家就有好处了?

    云翼这才上市不到半年,新品牌主打的还是年轻人的市场,这种事儿一旦闹大,对云翼的形象也是非常不利,谁也讨不到好处。

    她就好奇,她外公那么精明一个人,怎么就把女儿纵容成这样,五十岁的人了,还跟年轻时候一样沉不住气,或许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她在沈战辉面前还是伪装的挺大方得体,纵容宋怡十几年,月歌有时候想想,也挺悲哀。

    “我跟你说话呢,听了没?”

    月歌敷衍的“嗯”了一声,“听着呢。”

    “你爸要是找你,别接他电话,躲不开,就回来住我这儿。”

    月歌抿起唇。

    平时都不乐意她回去住的霍心慧,这会儿居然能提出这种“邀请”,月歌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她捏着眉心,低声道,“我知道了。”

    “对了,最近跟锦年联系没,他都走了一个月了吧”

    “还行,每周都有打电话。”

    “每周?你这心也太大了吧?”

    月歌……

    “平时我们都忙……”

    “再忙打个电话的时间总有吧,他不给你打,你就给他打,你山高皇帝远的,他在那边搞点小动作你能知道?”

    月歌有点疲惫,“锦年不是那种人……”

    霍心慧轻叱一声,“男人就没几个能管住下半身,妈是过来人,那乔锦年订婚这些年,陪你回来过几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跟我演戏呢?”

    月歌沉默下来。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拿当年的事儿不顺,顺不顺,都过来了,你现在什么想法我也不关心,乔家这门婚事我是认定了,别跟我整出什么幺蛾子。”

    月歌抓紧手机,突然想笑,但是她笑不出来,这还真是亲妈,当年她也是拿着这种理所当然的面孔,逼着她分手,逼着她回国。

    霍心慧眼里,除了丈夫,女儿不过是附属品,如果不是她有所图,这个家,她一辈子都不愿意回来。

    怎么能有母亲,把摆弄孩子的婚姻,说得那么理直气壮,那么的理所当然。

    月歌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底已经一片平静,“我会达成答应您的条件,但您也别忘了承诺我的,还有,下次打电话的时候挑下时间,我并不是二十四小时候着您的电话。”

    说完直接掐断手机,关机了。

    这一家子,就没有一个是消停的。

    一大清早被这种败兴的电话吵醒,月歌就再也睡不着了。

    心烦。

    她在**上没躺几分钟,就起了。

    洗漱化妆,戴首饰的时候,突然一怔,首饰盒里那条青玛瑙的锁骨链不见了。

    她清楚的记得昨晚洗澡前,她摘下放梳妆台上了,现在却没了。

    她在原地足足怔了几秒,然后黑着脸去敲乔聿北的房门。

    足足一分钟,这家伙才起**,顶着鸡窝头来开门。

    月歌都没等他喘口气,就怒火中烧道,“你把我项链弄哪儿了?”

    乔聿北迷瞪了半天,终于想起什么,眸子一眯,面无表情道,“什么项链,不知道。”

    月歌磨牙,“你还跟我装!这要不是你干的,你现在早就跟我绷一脖子筋了!”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