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鉴定书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歌满心疲惫,“爸,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报警吧。”

    “报什么警?这几天警察不知道来家里跑了多少次,他们要能管,这个人渣能猖狂成这样?”

    “您不报警,谁去管考场外那些媒体,沈唯怎么进考场?”月歌已经冷静了几分,“不管怎么样,先让沈唯考试,其他我来处理,不要回应媒体任何问题,等我消息。”

    月歌说完,没等沈战辉回应就直接挂了,她的眼神也在那一刻完全冷了下来。

    侯峥,侯晓然……

    她抿起嘴唇,给一个医生朋友打了通电话,然后梳洗好,就开车出门了。

    侯晓然的母亲,是云城本地人,前夫家里条件不错,离婚的时候也算仁义,分了她一套房,三环边七十多平的住宅,她跟侯峥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这也是侯峥头婚却取个二婚带孩子的女人的原因。

    月歌开着车没怎么绕就找到了侯家居住的小区。

    说来运气也好,刚到不久就看见侯峥神清气爽的从小区出来,脸上全然不见昨天跟她谈判时候的愤怒与爱女心切。

    小区人见了他,也都躲得远远的,不愿意跟着人打招呼,侯峥似乎也习惯了这样,他啐了一口痰,踢跑了垃圾箱旁边的觅食的野狗,然后摸出手机打起电话。

    月歌离得远,并不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似乎挺高兴,这通电话打得不长,两三分钟就结束了。

    他打完电话,侯晓然的母亲突然追了出来,两人在小区门口起了争执,动静闹得挺大,围观人也不少,但是都是一副漠然的姿态,没人上去劝,似乎这样的场景对他们来说习以为常。

    侯峥将侯晓然的母亲推到地上,骂了两句,黑着脸骂骂咧咧就走了。

    侯峥走之后,左邻右舍才上前把侯晓然母亲扶起来,侯母抽泣了半天,最后跟周围人道了谢去附近的早餐店买早餐去了。

    月歌看着她在排队,才跳下车,直奔楼上。

    她之前说沈战辉让私家侦探调查的东西没用,现在看来,也不是全然没用,精准的门牌号,她没怎么费力气就找到了侯家。

    侯晓然听见门铃的时候,还以为是母亲出门的时候忘了带钥匙。

    她趿着拖鞋出来,一边开门一边抱怨,“说了多少次了,您 能不能把要是挂身……”

    话没说完,人就愣住了,看见沈月歌的那一秒,她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就要关门。

    月歌鞋子卡在门缝里,平静的看着她,“沈唯现在被媒体堵在考场外,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侯晓然一怔,手一下就松了,“怎么会……”

    “你父亲做的事情,你一点都不知情吗?”

    侯晓然脸色一白,她不是不知情,只是那个人的事情,不管是她还是她母亲,没人能管得了。

    她现在学校不敢去,门不敢出,甚至连新闻都不敢看,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闹成这样,沈唯怎么会被媒体堵在考场外,今天可是高考啊……

    侯晓然还有些不敢置信,“他昨天拿到钱了啊,这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怎么会……”

    她的样子不似撒谎,看来侯峥做的事,她是真不知情。

    月歌简单把侯峥这些天做的事情,跟侯晓然说了一遍,“他把沈唯的信息全曝在了网上,下一步还会怎么疯狂,谁也不知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也请你如实的回答我,这孩子真的是沈唯的吗?”

    侯晓然脸色白了白,咬着嘴唇没说话。

    她的表情,月歌已经明白了一切。

    “出事之后,他有联系过你吗?””

    侯晓然手掌攥得发白。

    月歌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维护那个人,我只想说,你这样的维护没有任何意义,一个有担当的男生,不会让女孩子陷入这样的绝境。”

    侯晓然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侯峥把她逼到这种地步,不然以沈月歌的脾气,她是怎么样,都不会找到侯晓然这儿。

    十七岁,在她眼里,跟沈唯一样,都是小孩儿啊。

    “不是……不是沈唯的……”

    侯晓然抽噎道,“对不起……我不想说他的名字……”

    “没关系,”月歌递给她一张纸巾,“那是你的秘密,我现在有个请求,你能不能跟我去趟医院,我想做一个鉴定,这事情解决不了,沈唯以后报考学校会有很大影响,你能帮我吗?”

    穿刺的过程很顺利,医生取到样本后就去了化验室,月歌把人扶出来的时候,侯晓然的脸色还很苍白。

    她很瘦,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月歌记得第一次在校门口见她的时候,她还没这么瘦,脸上带着婴儿肥一看就是个小孩儿。

    “这个孩子,你要留着吗?”

    这本来是不关沈月歌的事,但是她莫名的就提起了,也许是同为女孩儿,感同身受。

    侯晓然有点茫然,“我……不知道,毕竟是个生命吧……”

    月歌声音很温柔,至少是乔聿北没有见过的温柔,“是生命,就因为是生命才要充满敬畏,你才十七岁,自己都是个孩子,怎么承担起另一个生命的责任?”

    她说话从来都是直逼要害,沉浸在即将做一个未婚妈妈的思绪中的侯晓然突然被点醒。

    月歌点到即可,帮她拢了拢外套,起身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侯晓然迟疑的站起身,走了两步,又顿住,很小声又有点羡慕道,“你对沈唯真好。”

    月歌笑了下,“他是我弟弟。”

    月歌把侯晓然送回家的时候,侯晓然突然道,“侯峥最近一直跟一个陌生人打电话,很多主意都是电话那边的人,帮他出的,当时……当时我被他拉着去学校的时候,他其实只想要三十万私了,后来就是接了电话,改变了主意,涨到了二百万,我妈根本说不动他……”

    说到后来,侯晓然也自责起来,“沈唯以前还帮过我……对不起……”

    “没事,”月歌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

    侯晓然眼泪簌簌地掉,月歌沉默了一会儿,给了她一张名片,“我知道这件事的影响,你想转学的话,联系我,我会帮你。”

    把人送回家,月歌心里总算是落下一块石头,等后天鉴定结果一出来,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一到尚美,前台就喊住她,说有她的包裹。

    月歌签收之后,抱着箱子就上楼了,等到了办公室,刚喝了口水,小志就抱着文件进来了。

    “沈经理,这是颜先生今早发给我的剧本,我给打印出来了。”

    “放桌上吧,我一会儿看。”

    “哦,”小志放好文件,看见桌上的包裹,有点奇怪道,“这上面怎么没有寄件人的消息。”

    “大概同城的吧。”

    说完见小志还没走,有点奇怪道,“怎么了?”

    小志抓了抓头发,“我今天约个靓靓看电影,沈经理,我能不能请一个小时的假,早点下班?”

    “我当什么事儿呢,”月歌白了他一眼,“去吧。”

    “诶!”

    小志刚走进步,又被沈月歌叫住,“先等会儿,我把快递拆了,你帮我把盒子捎出去丢了。”

    “好。”

    月歌把手头上的东西往边上一方,拿着剪刀过来将快递拆封,

    箱子里面是一个礼物盒,不大跟A4纸差不多,周围填充了不少棉絮。

    可能是一些合作商寄来的礼物,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月歌就没多想,直接动手拆开了礼物盒。

    盖子打开的一瞬间,突然有东西从里面喷射出来,月歌躲闪不及,那猩红的液体,一下就喷到了身上。

    小志吓了一跳,赶紧把盒子踢到了一边。

    “这……这是血吗?”

    “不是,是颜料。”

    月歌拿着纸巾擦拭脸上溅上的红颜料,她衬衣上大片的血色颜料,看上去狼狈至极,但是她此刻的表情却平静的可怕。

    小志一脸难看,“沈,沈经理,这到底是谁做的啊,怎么这么缺德!这种东西寄过来,快递公司都不查吗?”

    月歌还算平静,低声道,“别嚷嚷,看那箱子里还有什么。”

    小志跑过去一看,里面除了一个刚刚那个恶作剧装置,还有一个被脱成luo体的娃娃,身上用红色的签字笔写着“贱人”“荡.妇”“强.奸”的字样,这东西是冲着什么事儿来的,一清二楚。

    小志慌张的就盖子要遮上,沈月歌却已经瞧得一清二楚。

    “别遮了,拿出去吧。”

    月歌擦掉手上的颜料,淡淡道,“门关上,别让人进来,等下班后,让保洁过来打扫。”

    “……是。”

    小志出去后,月歌扯了扯身上的衬衣,颜料已经浸透衬衣贴在了身上,办公室只有一件开衫,没有备用衬衫,只能等晚一点大家都下班,才能走。

    她在公司一直熬到晚上八点,天彻底黑了之后,才把那件开衫裹在外面,直接坐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

    这会儿停车场一个人没有,昏暗的灯光将这阴冷的地方衬得有几分阴森可怖。

    月歌加快步子,朝她的车走去,刚要开门,伸手突然窜出一道身影,捂住了她的嘴,阴冷而嘶哑的陌生嗓音贴着耳朵传入她脑海中,“你就是那个强/奸犯的姐姐?”

    月歌惊恐的瞪大眼眸。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