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我会不会,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落,就见乔聿北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

    沈月歌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乔聿北就伸手解开了皮带,冷笑道,“我会不会,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接下来,小狼狗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充分证明了自己“很会”。

    月歌在一波接一波热烈的浪潮中,被推上巅峰,然后彻底没了意识。

    时隔三个月,乔聿北终于又尝到了她的滋味,果然跟想象中的一样美好,美好的让人欲罢不能。

    他想不明白,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舒服的事情,舒服的,让他想死在她身上。

    沈月歌不堪承受,已经昏了过去,他伸手把车内灯打开,抓过纸巾擦了擦身上的狼藉,扭头看见沈月歌,一颗心又怦怦跳了起来。

    她现在安静的躺在那儿,身上未着寸缕,淡黄灯光打在她身上,深深浅浅到处都是他留下的痕迹。

    那种完全占有对方的满足感,让他一颗心膨胀的快要溢出来。

    他拿着纸巾,动作笨拙有小心的擦拭着她身上的狼藉,擦着擦着,就擦出火来。

    小狼狗看了看昏睡的沈月歌,又看了看身下那不争气的玩意儿,最后烦躁的抓过毯子将人裹了起来,然后又不解气的在她唇上咬了咬。

    随后才松开她,细细的打量。

    她睡着的时候,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就像她笑的时候的样子,让他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

    他看了许久,越看越喜欢,越看就越想找个地方把人藏起来。

    “你是我的!”

    他亮出獠牙,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睡梦中的沈月歌轻轻发出一声嘤咛,小狼狗顿时心虚的收回牙齿,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

    还好,没醒。

    他又心安理得的将人抱进了怀里。

    第二天,沈月歌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好半天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她迷瞪了好一会儿,才从chuang上坐起,刚一动,腰就像是被车碾过去一样,酸疼的不行,腿/根更是酸困,站起来的时候,险些丢脸的摔倒在地。

    她扶着**,呆坐了好一会儿,昨晚的画面,才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重播。

    狭小的车厢,粗重的chuan息,交织的身体……

    月歌一巴掌拍在脑袋上。

    沈月歌,你真的是疯了……

    她当然没醉,两瓶啤酒,怎么可能会醉,她记得昨天的发生的所有事情,甚至记得所有的细节,深刻的,连忘都忘不掉。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蛊惑了,反正那一秒,乔聿北吻过来的时候,她没有拒绝,也没想拒绝,之后的事情,就是精/虫上脑,一片混乱。

    沈月歌,你真可以,居然在野外,也是车上,就跟人做了,做就做吧,对象居然是乔聿北!

    她既没有喝醉,也没有被下药,完全就是情不自禁。

    就因为被那张脸蛊惑了吗?

    啊啊啊啊!

    真是疯了!

    车/震的后果,就是浑身酸痛,那么狭窄的车厢,被折叠成那种姿势,她又不是学舞蹈的,能不疼吗。

    她在心里将那个不知轻重的小狼狗骂了几百遍,直到酸痛感缓解了一些,才换了衣服出来。

    卧室门刚一开,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沈月歌怔了怔,寻声摸到了厨房。

    昨晚发了狠劲折腾她的人,此刻正在厨房炒菜。

    他换了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宽松的运动短裤,一边颠勺,一边拿着铲子来回翻动,那挺拔的身材,一下就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乔聿北突然朝门外看过来,沈月歌就跟个贼一样,嗖的一下闪开了。

    没有看见人影,乔聿北就收回了视线,继续炒菜。

    沈月歌扶着腰,扭曲着表情,脚步不自然的进了卧室。

    这小混蛋,居然还没走!

    她心里将乔家祖宗问候了一遍,就开始呆在卧室装死。

    期待着乔聿北做好饭,发现她没醒,然后就滚蛋。

    她现在实在不知道拿什么面孔,去面对这只小狼狗。

    不想面对,就只想逃避。

    乔聿北做好菜,看了看时间,都已经第二天晚上的六点钟了。

    沈月歌已经睡了十几个小时,他突然有点担心。

    他昨晚情到深处,哪里还知道克制自己的动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弄伤了她,不会跟上次一样,发烧了吧。

    小狼狗越想越不安,丢下碗筷,就跑进了卧室。

    沈月歌在听见脚步声的时候,就开始躺在chuang上挺尸。

    乔聿北一进来,就看见沈月歌躺在chuang上,双眸紧闭,显然是还没醒。

    他皱着眉,坐在chuang边,伸手去探她的额头。

    他本身体温偏高,探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热不热。

    沈月歌怕痒,乔聿北碰上她的额头时,她就紧绷着身体,生怕自己露馅,见他探完,刚要松口气,就感觉被子被人掀开,一双手就探到了她的裤腰。

    月歌浑身汗毛倒立,一下就睁开了眼,正对上乔聿北担忧的眸。

    他一愣,接着有点欣喜道,“你醒了。”

    月歌只能硬着头皮,装作刚醒的样子,揉着眼睛,“啊,几点了?”

    “都晚上六点了,你睡了十几个小时了。”

    小狼狗有点不满,他满心欢喜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沈月歌却在事后睡得跟死猪一样,他满腔爱意无人诉说,能高兴才怪。

    “都这么晚了,”她故意避开昨天的事,低声道,“你今天没去拍戏吗?”

    “我请假了。”

    沈月歌“哦”了一声,然后又说了句废话,“陈导准了?”

    乔聿北并不傻,也许一开始还没看出什么,沈月歌这样顾左右而言他,他再听不出,那就是真傻了。

    “你装什么装?别跟我说昨晚的事你不记得了!”

    沈月歌闭上嘴,揉着太阳穴,低声道,“我说我昨天喝多了,你信吗?”

    乔聿北瞪着她,一双眼睛要将她凌迟。

    月歌盖上双眼,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待审判的犯人,可是明明昨晚吃亏的是她啊,怎么占便宜的还跟受害者一样?

    叹了口气,她放下胳膊,低声道,“能先吃饭吗,我饿了。”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