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我舒服完,什么气都能消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聿北动作一顿,眯起眸子,“沈经理,你知道的不少嘛?”

    月歌闭上嘴。

    乔聿北弯起唇角,“一块儿弹?”

    月歌怔了一下,脑子里一恍惚,回过神的时候,手指已经被乔聿北牵引着放到了琴键上。

    音符响起来的时候,沈月歌的手指就跟着动了起来。

    悠扬的曲子,连贯的从指尖下蹦出来的时候,月歌心里在一阵阵发颤,她歪头看着乔聿北的侧脸。

    烛光将他的五官勾勒的十分深刻。

    他不笑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不一样的……

    完全不一样……

    哪怕是同样的音符,从乔聿北指下出来的时候没有一点悲伤,有的只是轻快跟浪漫。

    他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扭头对上她的眼,突然笑了一下,那一刹那,心底绽开了烟火。

    月歌手指一颤,弹错了一个音符。

    她一下子缩回了手。

    乔聿北愣了一下,也停了下来,“怎么了?”

    沈月歌一言不发突然伸手抱住了他,“抱抱我。”

    她脸埋在他的胸口,声音很低。

    乔聿北嗓音暗沉,“外公照片还在外面呢。”

    沈月歌……

    臭小子,还学会拿她的话噎她。

    沈月歌羞恼,“不抱拉到!”

    说完人还没走,就被乔聿北扯了回来,直接大横抱了起来。

    月歌吓得尖叫一声,拍着他的脑袋,磨牙,“我是说抱,不是抱起来!”

    乔聿北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唇,“真啰嗦,在我这里,求抱,只有一个意思!”

    “什么意思?”

    乔聿北咬着她的耳朵,“上/床。”

    月歌一下子臊红了脸,“你别乱来,这里没人打扫,到处都是灰。”

    “你个骗子!”乔聿北踢开卧室的门,直接将她丢在乐床上。

    门把上一点灰都没有,鬼才信没人打扫。

    月歌从床上坐起来,才发现罩床的白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揭了下来,离床较远的桌子上,点着一根蜡烛,蜡油都凝结的很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点上了。

    “你刚刚——”

    话没说完,就被乔聿北摁着肩膀,摁到了床上。

    “以后安慰我,不用搞这么多,”乔聿北捏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你脱光了躺着,给我舒服完,我什么气都能消。”

    “你个王八蛋!”月歌真是后悔极了,这小王八蛋就是狗性难改,给他煽什么情,到最后受苦受难的还是自己!

    “闭嘴!”

    乔聿北在她唇上用力亲了一口,一把将T恤扯掉,露出精壮的胸膛,他一边吻着她的唇,一边褪去她的衣衫,月歌被撩拨的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被抱着翻了个身,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骑在了乔聿北的腰上。

    他躺在那儿,眯着眼睛欣赏着她的身体,一只手捏着她的臀,暗哑的嗓音低低的诱惑她,“我教你骑马?”

    沈月歌……

    乔聿北在情事上的探索精神,简直是花样百出,一晚上将沈月歌像个面团一样,揉捏来揉捏去。

    在沈月歌生活过的地方,做着最亲密的事情,乔聿北兴致比任何时候都高,折腾道后来,沈月歌都意志不清醒了,他还是兴致昂扬。

    沈月歌脑子昏昏沉沉的时候,还在想,幸好平时有练瑜伽,不然早晚要被这小王八蛋折腾散架。

    结束没多久,沈月歌就睡着了,别墅里没有热水,不能抱着她去洗澡,但是夏天,折腾成这样,浑身黏糊糊的难受。

    乔聿北叫了几次,都没叫醒沈月歌,最后只好起身,去楼下烧了点热水,上楼给沈月歌擦洗了一番。

    她睡着的样子安静的不行,眼角的泪痣因为刚刚动情,比平常红上很多,睫毛湿哒哒的黏在眼皮上,刚刚似乎把她弄哭了。

    小狼狗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睫。

    他爱极了沈月歌在床上求饶的模样,跟平常的她完全不一样,只有我才见过的沈月歌。

    小狼狗心里得意洋洋。

    爱不释手的给她一遍遍清理着身体,清理着清理着,下面那根不争气的又来了反应。

    “祸水!早晚要死在你身上。”

    低骂了一句,忍不住又亲了她一口,小狼狗将被子被她盖上,下楼去了。

    他得冷静冷静。

    小洋楼外头种了不少花草,可惜不长有人修剪,长得杂乱无章。

    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但是这里却一点不觉得燥热,就是蚊虫有点多。

    乔聿北伸手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想起之前沈月歌抱着他的时候,手在他腰间摩挲,怕是那会儿就把烟给摸走了。

    狡猾。

    他笑了一声,随手摘了一棵草噙在嘴里,靠坐在台阶上,仰头看着天空。

    黑如墨染,星辰璀璨……

    应该把她叫醒的,他眯着眼睛想,至少得记得今晚……

    沈月歌做了一个梦,梦里被外公带着出去玩,外公在路边买水的时候,她被一条小狗吸引了注意力,追着跑了。

    小狗跑得很快,她怎么追都追不上,外公在后面喊她,她扭过头发现外公不见了,慌张的开始往回走,她叫着“外公”,可是不管怎么叫,都没有回应她。

    到处都没有外公的影子,她怕得蹲在路边,哭了起来,然后感觉到脸上一阵湿热,她抬头一看,小狗回来了!

    小家伙扑在她怀里,舔着她脸上的泪珠,她心里欢喜,伸手摸着它的头,小家伙像是得到了鼓舞,舔得更欢了,舌头都伸到了她的嘴里……等等!舌头?!

    月歌猛地睁开眼,乔聿北舔着她的唇角,低声在她耳边喘息,“我再不醒,我又硬了!”

    月歌嘴角抽了抽,红着脸一把推开他。

    乔聿北没使劲儿,被她一推,就翻身躺到了她旁边,撑着脑袋,眯眼看她,“沈经理马术不错,很有天赋。”

    月歌表情一僵,面无表情的将枕头砸在了他那张俊脸上,迅速的套上衬衣。

    小狼狗抱着枕头,早没了昨天那股死气沉沉,浑身上下都透着餍足的——欠揍!

    “晚上那么火辣,白天就翻脸不认人啦?”

    月歌一脚将他踹下床,羞恼道,“这是我外公的房间!”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