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歪斜棋盘

推荐阅读:星级猎人都市无上仙医重生之苍莽人生电影世界大抽奖大汉龙骑无尽破碎恐怖都市超星空文明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蒸汽历1030年6月27日,帝都天体塔,总面积五百平方米的国事大厅中。

    穿着军事总统帅礼服的皇帝陛下坐在鎏金座椅上,面前巨大的桌子上摆放着帝国北方陆地和地中海地带的军事沙盘。站在桌子边缘的六位骑士军官,正在用长长的金属推杆将代表帝国的军团在沙盘上推动。

    在军事沙盘上,北方最前线龙牙大公的北方军团正遭遇围攻。龙牙家族在北方的经营近乎覆灭,但是圣索克是一个庞然大物,这个庞然大物遇到了预料之外的剧痛,原本待命的战争机器便剧烈地运转起来。

    圣索克在南方集结五十个师,大量的物资在帝都附近数个要塞中聚集。而在海上,圣索克更是牢牢地掌握西地中海的制海权。现在,帝国在地中海地区集结舰队。

    灿鸿这位刚刚晋级到将军的指挥官,正寻找‘合适的机会’介入战局。

    在沙盘边的骑士对高高上座的皇帝说道:“陛下,海拉人这次的军事进攻规模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按照我们的军事模拟,龙牙大公的军团还能支撑二十天。”

    沙盘边军官对战局的初步讲解结束后,在军官们重新排列沙盘的时间间隙中,皇帝对旁边黑色宪兵服的许令问道:“枪焰那边怎么样了?”

    许令一板一眼地回应道:“陛下,北方最新的消息,枪焰已经命令领地上的工业设备和机械师向南边转移了。预计两个星期后就能全部抵达帝都新工业区附近。”

    皇帝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军事地图。在这场战争中,皇帝陛下谋局很大。

    龙牙作为圣索克北方第一强藩,两百多年来帝国一直是倚重他们。但是并不代表圣索克皇室就喜欢这种倚重。一旦有机会,皇室会不经意的对地方公国进行削弱。几百年来,枪焰就是帝国的棋子。但是枪焰作为单纯的机械师家族,在过去是无法完全制衡龙牙的。而当秉核成为了堡垒后,枪焰就有了在北方分龙牙军权的实力。

    当然也不能完全扶持枪焰取代龙牙,所以在北方出现海拉人入侵的征兆时,皇室的打算是适当的让龙牙被削弱,又适当的让枪焰取得战功,爵位晋升到侯爵。当然更是要提醒一下枪焰家那位调皮的堡垒——一些先进的武备研发还是要放在帝都区比较好,不要私自在下面搞什么小动作。

    你瞧瞧——这场战争,圣索克皇室谋划多好,一石三鸟。在一切都没有发生前,嘉龙皇帝真的是鬼才无双。

    但是在战争开始后,大量计划外的因素,让陛下这位执棋者战前繁复的构想被迫撕稿了。

    首先就是海拉人,海拉人此次的入侵,超出了帝国的想象。海拉人大量的机械装备让帝国皇帝大跌眼镜。这些机械装备的数量,大陆一等一的机械强国奥卡都很难拿出来。而海拉这个工业落后的国度,现在在前线的机械化车辆竟然超过了三千。

    海拉人的钢铁洪流导致了龙牙领导的北方军团快速崩溃,现在帝国的北方军团只能退到西海岸线,依托西海岸线防御工事和舰队火力支援,在海上交通线提供的充沛物资支持下进行战斗。

    龙牙家族崩的太快,让皇室削弱北方强藩的原计划用力过猛了。现在皇帝目光盯着沙盘,试图对先前的计划进行纠正。

    然而在瞅着战局的时候,嘉龙皇帝余光中看到一旁许令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又转过头来,询问道:“许令,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许令:“陛下,虽然枪焰家族的大部分核心成员已经向南后撤,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依旧停留在北方。”

    沙盘上对战局推演的骑士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而皇帝缓缓问道:“让我猜猜,枪焰家族留在北方的人,是不是有一个十七岁的小子。”

    皇帝的语气不轻不重,但是所有人都听出,皇帝正在蓄力。

    许令点了点头,然后小心补充道:“实验中的龙卫兵机甲,现在也在北方。”

    “啪”皇帝猛拍了桌子,反问道:“斯洛特到底是在干什么?我是让他带着人盯准了他,不是让他跟着这小野人一起胡闹。”

    许令劝说道:“陛下,那个枪焰秉核决定收斯洛特为侍奉骑士。”

    气氛变得安静起来,大厅中几位骑士识趣的停止了动作。

    过了好久,皇帝顿了顿:“还有谁跟着他一起胡闹。”

    许令:“还有威斯特方面来的五位骑士,还有,枪焰家族的二十三位机械师。”

    大厅中,钟表咔嚓咔嚓的声音响着。

    皇帝听不出喜怒的声音说道:“也就是说,枪焰家十七岁的堡垒现在很有领导气质。”——这句话如果说的是灿鸿,大厅内的臣子们会立刻恭维,但是现在说的是枪焰秉核,阳光灿烂的议事大厅中气氛诡谲。

    【蒸汽历1030年6月29日,在重炮炮弹的轰炸下,红龙要塞被突破了】

    在城市的街道上,漆黑的战车喷着黑烟,锰钢履带穿过壕沟,碾在了废墟上,将破碎的砖块碾的更加粉碎。

    灰色军装的海拉人士兵则是弓着腰,在战车后面,小跑进入已经废墟化的城区,偶尔用刺刀翻检一下尸体,查找一下有没有值钱的事物。

    红龙要塞三公里外,一个重量超过两百吨的超重坦克驻留在这里,一共三个炮塔,颇有一番陆地巡洋舰的的威风。

    一个十七岁俊美如女性的白发少年正瞭望着被征服的城市,闪着金光的瞳孔中是无比的得意。

    这是海拉人统治家族中的成员,羽烟.白勋。当前职业高阶骑士,未来可晋级的职业为权柄。

    白勋站在炮塔顶端,通过远望术看着远方的战车队列缓缓进入城市的市中心区域。

    而在红龙要塞最中央的建筑顶端,焦黑色的塔顶上,海拉人的先锋士兵将一面日月星旗帜升起。

    这位少年洋洋得意的对着一旁的电报员说道:“回电母上,告诉她——圣索克的北方门户已被我们洞穿。下一步,我将击垮圣索克这位泥足巨人。”

    【红龙要赛被拿下的四个小时后,海拉人的军团逼近地中海和黑海之间的链接运河】

    海拉人意料到了运河上有着圣索克的内河炮舰阻拦,所以他们将大杀器拖曳南下。

    这是超级列车炮,七节车厢,四节车厢上扛着口径四百毫米口径的炮塔,其余三节车厢为弹药厢。巨大的机械臂,将炮弹推入炮塔车方向。随后,二十名工人用撬棍将炮弹撬到自动轨道上,在蒸汽机械的推动下,送入炮膛,随即开始对运河进行炮击。

    在蒸汽列车上,在六百名工兵的忙碌中,列车上的炮塔转舵旋转着,炮兵军官校正的参数被通报到全车。

    炮管齐齐指向了运河方向。

    随着让万物都安静的巨响发出,炮口的冲击波球形扩散。四十米外的一棵树,被冲击波扫荡后,树叶直接脱落了四分之一。

    数百吨列车车体上随着后坐力陡然向后,连着地面的固定的钢柱和钢轨,集体向后倒退了三分之一米。铁轨地基在土地上挤出了褶皱。

    这种列车炮要是对阵海上的舰队,有巨大的劣势,海上有着大片水域让军舰机动。但是在宽度最宽只有三百米的河道上,三千吨的炮舰,要考虑搁浅的问题,要考虑河道中的飘雷,并不能快速规避。

    当八百公斤的高爆弹落入舰体十米外,这枚近失弹爆炸的白色水柱,犹如参天大树遮蔽建筑一般,将两三千吨的战舰给遮蔽。

    在鸟瞰的视角中列车炮高密度的火力抛射有了效果。

    河道中有三艘战舰被命中。命中的时候和落在水道中的白色水柱爆炸截然不同,火焰在钢板上陡然释放,大量碎片横飞。

    在和陆地岸炮对射了四十分钟后,圣索克的黑海舰队对河道的封锁宣告失败,被迫向南后撤。

    三个小时后,在河道最窄的地方,海拉人架设了牢固的浮桥,海拉人的战车开入了帝国的南岸。

    然而海拉人的快速进军,随即迎来了挫折。

    枪焰领地天文台南侧三千米的发射场上,十六发十二米高的‘铅笔头’被树立起来。这是秉核这一年在家族中制造的二级弹道导弹,采用液氧和丙烷推进。弹头重量两吨,射程四百公里,精度秉核预计能够达到五十米范围。

    这个导弹的技术水平:

    就举一个方面的例子:二十一世纪导弹壳子采用铝壳甚至是碳纤维壳子,而秉核采用了碳钢壳子,整个导弹很重。

    在二十一世纪同重量的固体导弹能被卡车在高速公路上拉着走,射程达到两千公里。

    现在这些液体燃料导弹,被列车运到发射场,花费一个小时注入燃料,射程只有四百公里。

    但整体技术虽然落后,各个子系统却和现代弹道导弹对应,可谓是五脏俱全。

    在充当发射中心的天文台上,多个时代的工业画风掺糅着——

    秉核身边的悬浮镜面术看起来非常像地球21世纪末的全息界面。

    室内操作设备上一个个机械扳钮开关,还有那一个个电流表电压表指针,是地球中国六七十年代的仪表厂的氛围。

    但是在这个天文台上的一个个栏杆扶手的铆钉则是维多利亚蒸汽风格。

    秉核拿着话筒正在对各个小组负责人下达指示。

    室外操作的一线操作人员正在通过对讲机设备,向所属的小组负责人汇报。在导弹控制室中充斥着刻板的技术术语。

    而在这严肃的气氛中,天文台的楼梯中传来了脚步声。守在天文台门口的骑士扭头看了看,确认了来客的身份,低声与同伴交谈了一番后,这位骑士按下了门上的按钮。

    桌面前的灯光闪了闪,秉核从座位起身,走到了门口。

    来客是秉核的大哥——枪焰.罗思。

    在走道口,秉核先是低头看了看手表,抬头对罗思问道:“你还没有走吗?”

    罗思目光盯着秉核反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秉核顿了顿说道:“我是堡垒,就这么灰溜溜走了,多没面子啊!”

    面对秉核玩世不恭的样子,罗思脸上变了变,然后严肃道:“帝国来电报了,有最新指示。”

    秉核扭头关注着控制室中人们进行着最后的操作流程,面对罗思的话仿佛毫不在意地问道:“那边老爷们怎么说?”

    罗思语气郑重中带着几分规劝的意思:“帝国军部,希望你1号上午10点前去波斯特纳报道。”

    秉核:“首先,我对得起帝国,再者,我不归军部的人管。”

    秉核将头转回来问道:“我们父亲这几天哪里去了,我没看到他。”

    罗思:“父亲大人在金牛号巡洋舰上。”

    秉核疑惑地转头看了看另一边作战地图的黑海部分。

    这几日,秉核的领域展开,俯视庞大的战略战场过程中,对该地区内圣索克这方重要作战的单位是有所了解的。

    金牛号巡洋舰是黑海舰队今年预备订购的主力舰,现在战局开始后,两天前这艘战舰悄然离港进行测试。这种反常的现象让秉核当时就有些困惑,而现在得知战舰上竟然是自己的父亲,秉核心里充满了怪异,

    不由在心里诧道:“这时候单舰去黑海北部水域干什么?单舰反击?还是在黑海澡盆上玩破交?”

    秉核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面前这位黑海舰队的副司令官。

    他没有给秉核任何答案,而是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了看秉核,然后略带深意的说道:“父亲大人临行时,让我告诉你,在这场战争中,你不要被海拉人抓到。”

    秉核脸上露出“这真荒唐”的嗤笑,然后也甩给了这位大哥一句话:“告诉我父亲,他不了解他的儿子。”

    秉核打了一个响指,同时用魔讯术给控制室中所有人发出发射的指令。

    三公里外的发射场,人员开始了倒计时报数。

    而秉核此时也将领域开到了最大,全身的法脉的系统也开始超负荷运作(只能支撑五分钟)。

    秉核仰起头看着南边升起来的弹头,一边导引控制一边说道:“我——枪焰秉核——不喜欢在敌友难分中,人心相斗。我喜欢‘承诺就要履行’的人际环境,为了有这个环境,我会以身作则。”

    枪焰罗思也抬头看着呈批次升起的光点,压低声音(害怕打扰秉核操作)说道:“你现在想干什么?难道要和海拉人拼个你死我活?”

    “你死我活?”秉核语气中,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罗思听到秉核反问语调,松了一口气。

    就当罗思以为秉核要说出否认‘与海拉人死拼’的话时。

    秉核出口惊人解释:“什么是,我要和海拉人拼?好像说的是我的不对,明明是他们先惹我的,我就没有誓死捍卫的权利?”

    罗思:“你?!”

    没有理会罗思的抓狂,还有那些骑士的异色。

    秉核说道:“你放心,一切我都准备好了的,家族的未来只可能会更好,我不会给家族闯祸的。你看看现在帝国的联合工业,就算没我这个堡垒,凭借这次战争中机械车辆发挥的作用,帝国也会继续重用枪焰家族。大哥与其关心我,你还不如关心一下我们老爹在做什么?我这里有些忙了。”说完,秉核又低头看了看手表。

    秉核的语调中已经带上了送客的意图。

    罗思欲言又,最终叹了一口气,走下了天文台楼梯。——罗斯顾忌一旁的骑士,所以一些话并没有说。

    场景一

    一分钟后,在天文台楼下。

    罗思走出了天文台,璃韵迎了上来。但是看到父亲脸上表情阴沉,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忐忑,璃韵问道:“爹,秉核呢?他乘坐哪一班列车(后撤)?他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罗思扭头看了看女儿,皱了皱眉说道:“你应该叫他叔叔。另外,不要管你不该管的事情,也不要想你不该想的事情。”

    场景二

    三分钟后,天文台上,楼下的罗思坐车离开后。

    展开领域全身法脉光芒在肆意闪耀的秉核从窗台挪开脚步,转过身来对对身后的四位骑士说道:“敢问,各位胆气如何?”

    骑士们相互看了看,为首的骑士重明说道:“大人,帝国的指令是让您——”

    “胆量如何?”秉核用强调的语气追问道。

    这位骑士深呼一口气回应道:“阁下,勇气即是荣耀。”

    秉核说道:“是吗?嗯,姑且相信各位。”

    秉核走到了栏杆上,面朝北方。

    场景三:

    导弹发射的四分钟后。

    在大河渠道上,一个个浮筒在河面上被绳索串联,而巨大的木头则在浮筒上密集排列,河流上迅速形成了一个浮桥。

    浮桥两岸是已经渡河的部队和等待渡河的部队。

    在浮桥上,一队骑兵正在快速通过。一位骑士(职业)站在浮桥这边,作为师级军官的他,现在正在临场指挥部队泅渡。突然间这位骑士感觉到了什么,他推了推帽檐,立刻打开了远望术朝着天空看去,然而他的瞳孔因为惊骇而收缩起来。

    天空中出现了三个光点,这些光点,正在快速下降。在天空上,超过三倍音速的弹头拉出了一条条直线,降落向平坦的大地上,这些发光的线条的终点都在运河上。

    而其中一个光点似乎是正朝着自己飞来。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光点,这位骑士大人心脏被巨大的恐惧遏制,这是生物在面对不可理喻天灾时的本能反应。

    然而几秒种后,一切结束了。巨大的火光在这座浮桥南岸爆开,整个浮桥木板被冲击波直接掀飞,环状的冲击波,扫荡河面,任何漂浮物都像奶皮一样被掀开。

    岸边的装甲车一瞬间变成了压扁的铁皮罐头,浮桥的原木则是在足以摧毁钢铁墙壁的冲击波下,碎得比瓷砖还狠。在爆心两百米外,火焰点燃了一切可燃物。刚刚运到南边的火炮,弹药箱被冲击,随即产生了殉爆。爆炸的弹壳碎片,给几百米内还没死的人再次补了一枪。

    在二百五十米外,冲击波的杀伤力已经不那么强了,但是高大的马匹依旧在冲击波下和萝莉一样瘦弱,直接被推倒,而冲击波带起的灰尘则是扬到了六七百米之外。比直接杀伤力更大的破坏是恐慌,在灰尘覆盖中,大量的部队四散逃窜胡乱开枪,有的为了争夺一匹马,开始用枪刺捅。而马匹也被人类的恐慌感染,冲出了人群,铁蹄重重地践踏在了受伤倒地的人体上。

    在半个小时内,十六枚重型飞弹分五个批次从天而降。其中十四枚准确破坏了浮桥、抢修中的桥梁,以及船舶聚集的码头。而剩余两枚命中率偏差了一公里,虽然没有造成实质性杀伤,也在渡口上制造了巨大混乱。海拉人的军团向南进攻的势头被暂时阻滞了。

    当然长程弹道导弹,以枪焰家族的工业量,制造的数量有限。这是秉核掌握的资源还不够多,若是圣索克帝国只有首都核心区被威胁,帝国的贵族们给予秉核的资源,秉核一年内能将这种导弹产量增加一百五十枚左右。

    当然若是帝国首都的核心圈都被威胁了,帝国北方秉核控制的工业基本盘也早就被拆光了,变成无产者的秉核反而不会像现在这么急迫了。

    当从天而降的打击到来时,白勋正在北岸临时指挥中心,站在土坡上的他亲眼目睹了天空中这个宛如洲际弹道导弹分导的画面。

    当几十公里外天际线上爆炸的强光闪烁,细小的蘑菇云升起。

    看到这一幕羽烟.白勋愣了愣,眼睛中是惊诧和一些难以明喻的神采。

    随后他低声喃喃自语到:“这?难道是!”这位年轻的骑士攥起了手指,眼光中露出了先前没有的认真,然后低笑:“忍不住出手了吗?”

    半个小时后,在得知渡河浮桥全部被切断后。

    他对着身侧效忠自己的骑士下达命令:“一个小时内必须恢复渡河。继续向南进攻。”

    而另一边负责此次南下攻击的将军,听到白勋这个命令,充满谨慎地说道:“殿下,根据情报,一年前的威斯特战役中,登场了超远程火箭武器,枪焰家族的堡垒应该在那边。”

    白勋从思考中回过神来,他脸上露出笑容,宛如接受了一个有趣的挑战,他轻轻晃着头:“对,就是在那边的。我们遇到额外奖品了。”

    白勋似乎对眼下境遇毫不生气。

    他对一旁担忧的将军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枪焰家的堡垒,就是那个,母上大人让我留意的枪焰家,母上大人说过‘在确保胜利的前提下,尽量优待。’呵呵,”

    白勋看着的远方的腾起的蘑菇云,像是受刺激,又像是真的发现了开心玩具一样,笑着说道:“的确是值得优待,我等会给黑海北岸发报,告诉我的母上大人,我现在已经遇到了我那可爱的弟弟了,只是他的脾气很暴躁,需要费我一番苦心呢。”
本站推荐: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捉蛊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