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5 军医家的小萌娘100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顿饭吃的十分不愉快。

    不愉快到吃完之后,佘小小直接变成一条小白蛇,宁愿被冻死也不要在沈家呆着了。

    沈星怎么都拦不住,最后实在没办法,揪着小白蛇的尾巴就把它给拎了回去。

    小白蛇气的火冒三丈:“沈星,你胆子变大了,现在居然敢拎我尾巴了,难道我没跟你说过我最讨厌别人拎我的尾巴了吗?”

    “我这不是着急吗,这外头冰天雪地的你现在出去岂不是要冻死了。”

    “那我也不要受你娘的气,我觉得你娘看我不顺眼,总是挑刺,我坐着不好、站着不好,多吃不行、少吃也不行,她到底想怎么样?我在我自己家我娘都没这么对待我,凭什么我到你家里就要这样受你娘的气,我不干。我要回去!”

    “你回去哪儿?”沈星把小白蛇泡进一盆刚兑好温水里,“我在这里你还能去哪里?”

    小白蛇现在看沈星颇有些不顺眼,也不太愿意与他亲近,便没好气的说:“是蛇果。”

    沈星也察觉到了,最近她总是把蛇果挂在嘴边上,他心里有些慌,便不敢接这个话茬。

    只转移了话题说:“你就不要管我娘了,反正我们成亲以后我还是会回到漠西去当我的校尉的,偷偷告诉你,其实我也不太喜欢呆在家里被我娘拘着,所以到时候我们只管去漠西快活的玩耍,你说好不好?”

    小白蛇一听到漠西两个字,眼睛里面立刻有了神采:“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还会带着我回漠西的?”

    “当然了,我告的假并不长,所以我们得赶紧把婚事给办了。”

    “那照你这么说你去了漠西也没人管你了,办不办婚事有什么要紧,刚才你娘不是说要给你准备什么通房丫头,那些就不用办婚事啊,而且还可以和你名正言顺的睡在一起,那我就给你当通房丫鬟吧,我想先回漠西了,我先回去,等你过完年了你再回去找我。”

    “什么?你要走!”沈星立刻站了起来,着急道,“小小,你答应了要嫁给我的,你不能就这样反悔了啊。”

    小白蛇有些心虚:“那……可是你娘看我的样子恨不得把我做蛇羹吃了,我就是想回漠西了,那里虽然没有这么多好吃的,但是那里自由自在的,比这里好太多了。”

    “不行!”沈星立刻吓唬小白蛇,“我是能理解你,但是你现在想回也回不去啊,这些天一直在下雨下雪,路不是被积雪封着就是被冰封着,根本不可能回去的。只能等过完元宵,天气放晴了才好走。”

    小白蛇想起回来时结冰的路面,和外头的严寒,声音果然小了许多:“那好吧,不过你得和你娘说我生病了不舒服不能见人,反正我是不想和你娘再见面说话了。”

    沈星闻言松了一口气:“这个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等过完初八外头店铺就会重新开张,到时候我再带你去吃各种好吃的。”

    “什么?”小白蛇闻言一惊,“明天才是初一,你的意思是我千里迢迢跟你跑到京城来吃好吃的却要再等八天?”

    小白蛇感觉自己被骗了,不可思议的盯着沈星,忽然产生了一种想吃人的冲动。

    气的她用尾巴在水盆里面乱拍,溅了沈星一脸水。

    沈星也知道她这是在赶自己走,加上沈母一个劲的在门外催促他不要在姑娘家的房间里呆的太久,他不得不离开了小白蛇的房间。

    可对付沈母,似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他也不会常年呆在军营里不回家。

    光是说服沈母迎娶佘小小过门,沈星就花了三天的时间磨嘴皮子,说是把嘴巴都磨破了一层皮也是丝毫也不夸张。

    他甚至以马上就要赶回军营为由,说服了沈家在四天内准备好成亲所需的一切。

    于是沈星和佘小小的大婚之日便被定在了正月初八,一个大吉大利的日子。

    但是小白蛇本蛇一点也不高兴,说好的初八带她去吃好吃的,又是在骗她。

    而且沈星的娘还领了一个妇人给她,专门教她一些人类成亲的礼仪。

    佘小小本人是十分抗拒的,但是沈星一直在一旁‘陪’着她,她只好勉为其难的照着做,勉勉强强也算是过了关。

    不过在教最后一项礼仪的时候,那妇人却把沈星给赶了出去,甚是还把门窗都关的紧紧的。

    最后,在神秘兮兮的气氛之下,那妇人从一个裹得层层叠叠的小包袱里面拿出了一本彩色画本。

    经过那妇人的一番解说后,佘小小终于明白了。

    原来那妇人要教给她的本领便是交(酉己)

    可是……沈星之前没和她说过成亲的当天就要和自己交(酉己)啊。

    她一直都以为成亲是成为关系很亲密的人的意思。

    原来,沈星是想和自己那个啊。

    可是她不想啊,以前她是挺喜欢沈星的,但是那和喜欢蛇果,喜欢羊肉汤,喜欢新蜕出来的一层皮一样。

    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和沈星交(酉己)

    现在走……

    还来得及吗?

    佘小小忽然觉得很生气,沈星太不够意思,话都不说清楚。

    她怒了,直勾勾的看向一旁的妇人,一双晶亮的眸子现出两团诡异的紫色光茫,那妇人看了没一会儿,眼就直了,站在原地,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

    ****

    杜俨之紧赶慢赶,终于在正月初八的那天回到了京城。

    他还来不及去拜见谢鹤江,甚至也没有回自己的家,就直奔沈家而去了。

    因为他听说,沈星今日要和一个从漠西带回来的天仙般的女子成婚了。

    他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他不想眼睁睁的再一次看见自己爱的人嫁给别的男人,而且还是他不能与之去争去抢的男人。

    可杜俨之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等他赶到沈家的时候,宴席似乎已经结束了,沈家那张灯结彩挂的大红喜字灯笼和那些红丝绸深深的灼痛了他的眼睛。

    他立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

    还是前来参加婚宴的杜老大夫先发现了他,惊讶道:“俨之,你怎么回来了?沈星不是说你不回来了吗?”

    杜俨之听到杜老大夫的声音,这才才打起精神,走了过去:“爹,沈星呢,我想见他。”

    杜老大夫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现在估计谁也不想见。”

    杜俨之皱眉:“爹你为什么这种表情,难道是小、新娘出什么事了吗?”

    “谁说不是呢。”杜老大夫又是一声叹息。

    杜俨之听的心惊肉跳:“新娘怎么了?”

    “具体我也不知道,”杜老大夫有些气愤的说,“就忽然说不成亲了,我外孙哪里不好了,这女子也太不懂规矩。”

    “她不嫁沈星了?”相较于杜老大夫话中的不满,杜俨之的声音中却是带了些兴奋,“我去找沈星问个明白。”

    “等等,你这孩子,你还没有见过你娘呢。”杜老大夫伸手,可杜俨之早从他眼前消失不见了。

    杜俨之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沈星的房间。

    如今这间房已经被布置成了新房,门窗处都贴上了喜气洋洋的囍字。

    而此刻穿着大红喜服的新郎,脸色却十分的难看。

    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妇人,目光呆滞,表情木然,一直不停在重复着同一句话:“沈星,我不要蛇果了,我也不会和你交(酉己)的,我如果知道成亲是这个意思我之前是不会答应你的,总之我走啦!”

    杜俨之一看这妇人的样子,就知道是小白蛇的杰作,差点没笑出声来。

    不过他一想,沈星正伤心着,就把那股子笑意深深的给忍了下去。

    沈星很快发现了杜俨之的到来,他站了起来,有些嫉妒的瞪着杜俨之:“我的好舅舅,你现在满意了!小小不会嫁给我了!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并没有,”杜俨之尽量平静的说,“我还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我知道的不会比你多。”沈星指了一下身边的妇人,“她连这种话都是通过别人转达的,又怎么会告诉我她去了哪里。”

    杜俨之点了点头:“既然你心情不好的话,那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等等,你要去找她是吗?”沈星整了整衣衫,“我也去。”

    杜俨之有些惊讶:“你还不打算放弃?我想她已经把话说的够明白了,她之所以答应你和你成亲是因为什么都不懂。”

    “我不管,反正我要听她亲口说。”

    “那如果她已经离开京城了呢?你也要一直找下去吗,你不打算回军营了吗?”

    “这也正是我要问舅舅的问题,难道舅舅不打算回去了吗?”

    “是,”杜俨之道,“我已经请辞了,这次回来,我就是来带小小走的。”

    沈星不服:“她未必肯跟你走。”

    “反正不会跟你。”

    沈星怒捶床柱:“我现在就去把她找出来问个清楚。”说罢冲出了房间。

    杜俨之也没跟上,只等着沈星走了以后,把房门给关的严严实实。

    然后他慢悠悠的踱到了床边,在床弦上坐了下来。

    好笑道:“你玩够了没有,还不把她身上的摄魂术解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大红喜被里传来了小白蛇的声音。

    杜俨之一把掀开了被子:“我还不了解你吗?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会跑到外面去。你又怎么会让你的法术这样长久的暴露在众人眼前,想来你一定躲在附近控制着。”

    小白蛇哼了一声:“看起来你还挺了解我的嘛。”

    杜俨之笑了笑,没有言语,缓缓伸出手,在小白蛇的脑袋上抚摸了起来。

    小白蛇惬意的扬起脑袋,享受着杜俨之的抚摸:“你的手还是这么暖和。”

    杜俨之轻轻嗯了一声:“刚好给你用。”

    小白蛇高兴的在他的手掌心蹭了蹭:“你怎么回来了?过年吗?”

    “不是,”杜俨之温柔的看着小白蛇,“我是回来找你的。”

    “找我?”小白蛇转头看向杜俨之,“可是、”小白蛇忽然尖叫了起来,“你的脸怎么了?还有你的耳朵?”

    杜俨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

    “不好!”小白蛇忽然变大,然后一颗大脑袋在杜俨之脸上拱来拱去,“你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你的耳朵也生了冻疮,你不是大夫吗,不会给自己开药膏吗?”

    新房里暖和,杜俨之生了冻疮的地方在这样温暖的地方本来就奇痒无比,再加上一颗大蛇头不听的在他的脸上摩擦摩擦,他这会儿可以说是痒的钻心了。

    他一把将大蛇头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你饶了我吧,可别乱动了。”

    “可你还没告诉我这是怎么弄的呢。”

    杜俨之满足的抱着一颗大蛇头,毫不在意的说:“天气这么冷,冻伤耳朵和脸有什么稀奇的。再说路面都结冰了,我为了快点赶回来骑马摔些跟头也是常事。”

    “这么说你的脸变成这样全是因为赶回来看我了。”大白蛇语气里有些软糯的心疼。

    随即,杜俨之感到肩头多了两只手,腰上也盘了两条腿。

    他先是一惊,然后反应了过来,原来是大白蛇变成了佘小小。

    杜俨之笑着摸了摸她的后脑勺:“不冷吗?冬天不是变成小白蛇比较容易保暖吗?”

    “可是我想给你揉揉冻着的地方。”佘小小正视杜俨之,“以前我受伤的时候你不是也帮我揉了吗?”

    近在咫尺的佘小小。

    这一个多月风雪兼程,杜俨之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此刻她就在眼前,就坐在自己身上,还说着这样熨帖暖心的话,叫他如何不情动?

    “我好热。口干舌燥。”杜俨之一动不动的盯着佘小小看,喉头不由自主的上下滑动,就连某个地方也激动了起来。

    佘小小舔了一下嘴唇,把冰凉的额头贴在了杜俨之的额头上:“那我很冰,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冰一下?”

    杜俨之嗓音嘶哑的嗯了一声,并顺势把佘小小的身体往上抱了抱,使得两具身体之间更加契合。

    佘小小惊讶于他身体某处滚烫的变化,声音更低的说:“你是不是想和我交(酉己)了?”

    “我可以吗?”杜俨之眼里烧着两把火,熊熊火焰不能瞬间将眼前的人儿吞噬,“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但是你可以不可以你自己不知道吗,干嘛还要问我。”

    杜俨之低笑:“我的意思是你愿不愿意?”

    “愿意啊!看不出来吗,难道我表现的不够明显?”

    “看来你开窍了……”杜俨之的声音低哑的不行,“但是不能在这里,这是沈星的房间。”

    “这有什么关系,管他是不是沈星的房间,只要和我交(酉己)的人不是沈星不就好了吗?”

    “可是旁边还有一个人看着。”

    “她中了我的摄魂术。”

    “那也不太好吧。”

    “我去,你们人真是烦,真是够了,算了算了,不来了。”

    话音一落,俏丽的美人立刻就变成了一条小白蛇,盘在杜俨之腿间装死……

    杜俨之瞧着自己那隆起的一团,哭笑不得。

    可是心中却极欢喜。

    ***全文完***

    再来一个小番外,稍微交代下高素素惹出来的事。

    杜俨之于正月初八更新了朋友圈。

    一生所爱。

    (配图是一张通体白如玉,眉心一点红的小白蛇,盘在杜俨之的腿上,蛇尾巴勾着杜俨之一只手)

    沈星:握草,舅舅你这么快就找到小小了?

    杜俨之回复沈星:别误会,这是以前存的照片,我只是拿出来缅怀一下。

    谢鹤江:俨之,看着背景不像是在漠西,你去哪里浪了?

    李玉娇:师兄配的什么图?我还以为你找到真爱了。

    杜俨之回复李玉娇:师妹说什么都对。

    杜俨之回复谢鹤江:大哥好。

    杜老大夫:什么玩意儿?

    杜老夫人:请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传宗接代。

    杜老大夫回复杜老夫人:夫人,这不孝子已经回来了,还没去见过你。

    高素素暗恋杜俨之:杜大哥,你不是爱上了那个眉心有着一点红的女人吗,这条蛇……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杜俨之回复高素素暗恋杜俨之:什么情况,我不是把你拉黑了吗?

    高素素暗恋杜俨之回复杜俨之:你拉黑了我的大号,可是忘记拉黑我的小号了。

    阿山回复高素素暗恋杜俨之:姐,你和娘太过分了,难怪师父要拉黑你,还要离开漠西。为了和你们撇清关系他连我也不要了。

    杜俨之回复阿山:大将军已经在给你姐安排相亲了,你看着点,我说过的,我会替你姐安排婚事的。

    (高素素暗恋杜俨之发现自己不能评论,又被拉黑了。)

    杜俨之回复杜老夫人:娘,你介意抱一个可能个子比较高(长),皮肤(鳞片)白的反光的孙子吗?

    杜老夫人回复杜俨之:完全不介意,这样的孙子请给我来一打。

    杜俨之满意的放下手机,宠溺的搂着佘小小:“我娘已经同意了,不用担心,你随便生,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只要是我的孩子我的家人父母的都喜欢。”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