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收网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光辉先到前妻家楼下,打了个电话上去,说要接女儿出去玩,李燕从窗口望下去,只见两辆体积庞大的全尺寸SUV停在楼下,四五个膀大腰圆的家伙正在抽烟说话,车是淮门牌照,人是淮门口音,造型是如假包换的社会人,最痞最横的那种,气的李燕关了窗户,大喝一声:“不许去!”

    赵依马上给妈妈放了一段她爹发来的语音,说是曹子高爹娘都被抓了,狗日的没有靠山了,现在要带女儿去痛打落水狗。

    “早点回来。”李燕立刻改口,提到那家人,她也是气得不行,生了个人渣儿子不管教还助纣为虐,这口气搁谁都咽不下,只希望赵光辉出手有点数,别闹出人命来。

    赵光辉接了女儿,在车上大马金刀的坐着,打电话继续摇人,今晚上他要摆场面出来,好好出一口恶气,不到半小时就在夜总会门外聚集了几十口子人,夜总会的保安们如临大敌,经理却说没事,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闹大的。

    曹子高正在忘我的蹦迪,冷不丁被人揪住了衣领子,紧跟着双脚离地,不知道咋回事就给拎到洗手间,周围一圈大汉围着他,其中一人有些眼熟,不就是赵依那个豪横的爹么。

    大汉们开始推搡曹子高,体格单薄的曹子高像是风中飘萍一样,忽然有人在曹子高腿弯踹了一脚,把他放倒在地,赵光辉蹲下身子,捏了捏曹子高的脸蛋:“小子,又见面了,还记得我不?”

    “你动我一下试试?”曹子高多年养成的骄横不是说改就能改的,依旧嘴硬。

    “我不动你,我只动你妈。”赵光辉说,“不过这些兄弟就不好说了,刚从山上下来,就好这一口。”

    一个面目狰狞的家伙说:“别说你这种白白净净的,在里面老子连猪都上过。”

    曹子高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想到被一群大汉轮,还是能让他恐惧的。

    见到曹子高露出惧色,赵光辉才满意,拦住众人道:“大家都是懂法守法的好公民,不能这样,冷静一下,这样吧,给我个面子,今天放他一马。”

    有人说:“辉哥,你和他啥交情,为他啥放他一马?”

    赵光辉说:“我和他没交情,我和他妈有交情。”

    一阵恶意满满的爆笑声响起,曹子高感到深深的被侮辱感,五官都扭作一团,如果此刻手上有刀,他一定会杀了赵光辉。

    “小子,以后我会经常在近江出现,别让我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赵光辉拍了拍曹子高的脸,带人离去。

    良久,曹子高才从地上爬起来,拿起手机报警。

    警察来了,却不能做出任何处理,因为这连斗殴都算不上,若在以前,曹子高一定会叫嚣着要让警察脱衣服,但这次他低调了,洗把脸,老老实实回家,来到停车场,发现自己的跑车的四个轮子已经瘪了,车身还有一道明显的划痕。

    这算是故意损害他人财产了,但是他最多告停车场看管不力,真凶肯定不会露出马脚,至于警方会不会卖力破案,那就另说了。

    曹子高被虐的时候,赵依就混在那群大汉之间,赵光辉弄这个场面,只是单纯为了给女儿出气,他是有头脑的人,才不会公开报仇,触犯法律,他有的是办法。

    “女儿,满意么?”赵光辉坐在车里,向女儿邀功。

    “不满意。”赵依很干脆的回答。

    “这是开胃前菜,先给他提个醒,他的好日子到了。”赵光辉说,“以前那一桩桩,一件件,都跑不了,曹子高下辈子必须得在监狱里过了。”

    “这还差不多。”赵依咕哝道。

    把女儿送回家,赵光辉又去拜访一个陌生朋友,是个做生意的人,听说他的女儿是被曹子高霸王硬上弓的,离奇的是这案子居然被压了下来,这里面肯定有门道。

    对付曹子高,不能用私刑,那样太便宜他,必须要让他体会一下铁窗的滋味,以及在铁窗内被人凌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那才是聪明人的处理方式。

    ……

    与此同时,刘风华还在负隅顽抗,她在审讯室里尽显泼辣蛮横,似乎有恃无恐,一方面纪倩倩命案是去年发生的,已经处理的干干净净,没留下任何线索,再说了,老孙不会见死不救的。

    负责审她的警察报出一串名字,都是当天参与销毁罪证的人员。

    “刘风华,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破不了的案子,你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其实漏洞百出,你以为有关系,有钱,就能只手遮天,其实有良心的人到处都是。”警察拿出一叠卷宗来摔在桌子上,“纪倩倩的尸体虽然被你们强行火化了,但是法医鉴证中心却留下了这些记录,纪倩倩肚里孩子的DNA,还有她指甲缝里的DNA,你猜能和谁对上?”

    刘风华默不作声,心理防线开始瓦解。

    “帮你隐瞒罪行的是前刑侦支队长于钦,现在已经被逮捕了,还有具体办事的刑警张湘渝,也在押了,对了,还有林逸生,帮你们开门的,一个都跑不了。”

    刘风华闭上了眼睛。

    “告诉你一个事,曹汝林被双规了,他也是个有福的。处级干部被中纪委双规,杀鸡用牛刀啊,这规格够他吹半年的。”警察点上一支烟,美滋滋抽了起来,“刘风华,你是懂法的,不用我多说,早点说,大家早轻松,越拖越没意思。”

    “那个女人该死……她是自己摔死的,不关我的事。”刘风华终于松口,虽然还在推卸责任,但这个口子一开就再也没法往回收。

    同一时刻,郊区的某家宾馆内,曹汝林正在天人交战,他现在是被双规,属于党纪处理程序,之后才会移交司法,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三条路,第一条是坦承错误,如实交代,第二条是把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保护领导,第三条是自杀,让线索在自己这里断掉。

    曹汝林不会自杀,选择自杀的都是有家有口的人,心里装着老婆孩子,死了他一个,财产和家人都会保全,但他连亲生骨肉都没有,谈何保护。

    他想选择第二条路,这样孙玉琦还能在外面周旋应对,说不定自己的刑期可以减到最低,不过纪检人员说了几个名字,就把他的想法打消了,经常在一号别墅聚会的那些朋友,基本上都失去了自由。

    “我向组织坦白!”曹汝林说,“我要检举揭发。”

    ……

    刘剑豪用最短的时间收拾了家中细软,他甚至来不及去房产中介把房子挂牌卖掉,当年嘉德资产案的参与者一个个的失联,据可靠消息他们是被纪委带走了,现在再不走怕是来不及了。

    近江玉檀国际机场,刘剑豪带着妻儿在柜台前排队,办理票务和行李托运,办好之后继续排队过安检,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在安检处他被拦下,工作人员说您的护照有些问题,请跟我们来一下。

    刘剑豪明白,自己的护照和签证都没问题,他是被边控了。

    边检的武警并没有扣押刘剑豪,他依然享有人身自由,只是机票作废了,他走不了,甘露带着孩子也不可能远渡重洋,于是一家人打道回府,等待靴子落下。

    就在刘剑豪被边检扣住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从另一个边检窗口顺利出关,她是持港澳通行证混在一个旅行团之中过的关,彩色纱巾太阳镜,叽叽喳喳的老太太们都是极好的掩护。

    等到飞机起飞,负责监控孙玉琦的纪检人员才发现,人跑了,这个老家伙干了一辈子政法,什么阶段该用什么手段,他门清的很,从羽翼被剪除到动正主儿,还有一个时间段,要跑就得趁早,他早就预备好了全套出逃道具和路线,稍有异动,立刻溜之大吉。

    事后刘国骁查看了监控路线,不由得叹为观止,孙玉琦下了大功夫,他乔装改扮,镇定自若,伪装成打扫卫生的大妈,硬是从监控人员眼皮底下大模大样的走掉,仔细看回放,他连步态都刻意改变了。

    “这个老狐狸。”刘国骁有些悻悻然,第一次办大案,还让正主儿溜了,让他汗颜又自责。

    不过孙玉琦出逃也代表着政治生命的结束,流亡境外只不过苟延残喘,一个失去了权力的官员,习惯了前呼后拥,习惯了一个条子一个电话就把事儿摆平,骤然转换环境,身边再没有听吆喝的人,想必这份失落一定难以承受。

    ……

    病房,李信正在看书,忽然门被轻轻推开,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正是失联许久的李秀承,他明显瘦了很多,颧骨都凸出来了,头上白发也多了一半。

    “爸爸!”李信激动的从床上蹦起来,他只有一条腿能动,差点栽下来,李秀承冲过来,父子俩喜极而泣,李信问爸爸这些天去哪儿了,李秀承笑而不语:“孩子,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李秀承不能告诉儿子,自己被警察以打黑罪名抓了,幕后黑手为了整他,先将他的一个朋友定性为黑恶势力,然后给李秀承扣了一顶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帽子,秘密抓捕,关押在一个省厅直属的打黑基地,连市局刑侦支队都不知道具体地址,这些天来他受了多少罪,承受了多大的压力,都没法告诉任何人。

    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随着纪委出手,大批害群之马被双规,被逮捕,打黑基地的头头脑脑也被拿下,李秀承顺理成章的放了出来,官复原职,并且被临时借调到了专案组,重启调查嘉德资产案。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