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常梓飞大婚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终于在一个下着雨的早晨,安暖等到了她想见的人。常梓飞大概在恢复,不能开车,司机一直将他送到了飞宇集团楼下。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视线里,安暖有种想流泪的冲动。她多么想要上前问问他身体怎么样了,可是没有勇气走过去。在常梓飞的眼里,她大概已经脏了。

    和她一起打工的女孩苏紫注意到她的目光,笑着道,“我说你怎么会开着跑车来咖啡厅打工,原来是冲着他来得呀,你傻呀,你怎么不去飞宇集团应聘呢,你在这里能看他几眼呀。”

    安暖别开视线,解释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我刚才都看到了,你看那个常总的表情都快要哭出来了。透露个小秘密给你,常总顶喜欢喝我们店里的咖啡了,不过他每次都是让秘书过来买,所以,你还是没戏。”

    安暖有些手忙脚乱的忙着手头的事,淡淡的说道,“你真的误会了,我对他没有意思。”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开着跑车来上班?你应该不缺钱吧,别告诉我你是来打发时间的。”

    安暖解释不了,苏紫打了个响指,笑着道,“无话可说了吧,你就承认吧,你是冲着常总来的。不过,很不幸的是,我最近听说常总要结婚了,新娘还是江倩柔,江老最疼爱的孙女,说白了,你没戏啦。”

    安暖眼神微微黯了黯,低低的问道,“你听谁说的?”

    “我有朋友在飞宇集团上班,她告诉我的,总之这不是传闻,这回是真的,飞宇的员工全收到请帖了,这回是要大办呀。你也别伤心,其实飞宇的另一位老板华总人也很好,还比常总幽默,你可以考虑一下他。”

    安暖一整天都在心不在焉,甚至几次打翻了顾客要的咖啡。苏紫虽然比她还小,可是很照顾她,好心的说道,“你先下班吧,这里交给我。”

    她的确很不在状态,换好衣服准备离开,突然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

    江倩柔和常梓馨大包小包的走进咖啡厅。

    看到安暖,她们也都怔了一下,常梓馨反应极大,扯着嗓门大声的喊着,“安暖,你怎么会在这里?啧啧,你这个不安好心的女人,我哥和倩柔都要结婚了,你还跑来这里勾引他,你到底存得什么心呀?”

    店里的客人不多,都纷纷看向了安暖。

    江倩柔轻轻拍了拍常梓馨的肩膀,柔声道,“梓馨别这样,让人看笑话。”

    江倩柔说完又转向安暖,十分客套的说道,“安小姐,有没有时间坐下聊两句。”

    安暖很想逃离,面无表情的回道,“抱歉,我已经下班了,没有时间。”

    “安暖,请你留步,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常梓馨特野蛮的拉着安暖坐下,没好气的说道,“倩柔有东西要给你,那是你的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江倩柔和常梓馨在安暖对面坐下,江倩柔从包里拿出鲜红的请帖,递到安暖面前,“我和梓飞下周日18点18分在江城大酒店举办婚礼,希望你能赏脸参加,如果莫先生能去的话,我们会倍感荣幸。”

    安暖的双眼被眼前的红色刺伤,餐桌底下的手在微微颤抖。

    “安暖,我哥和倩柔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你心里的小九九也该收起来了。这回,我哥经历了生死,终于发现,在他命悬一线时,对他不离不弃的人是倩柔。他也看清了自己的心,原来他心里一直爱着的人是倩柔。这回,我们常家和江家准备大摆婚宴,毕竟两家在江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连梁市长都亲自来给他们证婚。哦,对了,你知道吗?我已经升为市长秘书助理,梁市长很器重我,他说我有爸当年的风范,前途无可限量。”

    安暖双手紧紧绞在了一起,她垂着头,看到自己的指尖在泛白。

    常梓馨骄傲的说完,江倩柔继续道,“安暖,真是抱歉啊,请帖一直放在我包里,本想跟梓飞一起亲自送给你的,可是最近我们都太忙了,他忙着布置婚礼,我忙着购买结婚用品,真没想到今天这么巧碰到你了,我在这里把请帖给你,你不嫌我没礼貌吧。”

    安暖什么都没说,请帖也没拿,起身准备离开。

    常梓馨的大嗓门又嚷了起来,“安暖你什么态度,给你请帖那是看得起你,你可知道这婚礼可是上流社会的贵宾才能参加的,念在你和我们常家有点旧情的份上,才赏你这份请帖,当自己是什么人呀。”

    安暖脚步顿住,冷冷的哼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们的婚礼我没空参加。”

    安暖说完跑出了咖啡厅。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她就像个迷路的小孩,在这寒风暴雨中毫无目的的奔跑,不知道家在哪儿,不知道前方通向哪儿。常梓飞找到了和他共度一生的人,常梓飞他幸福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这么酸,这么苦涩。

    安暖跑着被路上的一辆电瓶车撞到,肇事者冲着她怒吼,“你神经病瞎眼了呀,下雨天跑什么跑,撞死了你自己负责,我可没钱给你看。”

    肇事者骑着车溜掉了,有好心的路人指责了一番,扶她起来,“小姐,你腿上流血了,去医院看看吧。”

    安暖推开了所有人,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全世界都仿佛在看她的笑话,她无疑是最大的笑话。

    爱她的人相继离开她的世界,她却每天睡在仇人的身边,承欢在他身下。

    眼泪水混杂着雨水滚滚而下,视线一片迷茫,她倔强的往前走,多么希望一直走一直走,前面就是天堂。

    ——

    莫仲晖一得到消息便开着车在路上寻找,张旭一直在他耳边安慰,“莫先生,安小姐很坚强,她不会有事的,大概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也想这样说服自己,可是一颗心很不安。

    终于,在路边看到一瘸一拐,狼狈不堪的她,蓝色的牛仔裤被鲜血染得通红。

    车子几乎还没停稳,莫仲晖便下了车,一股蛮力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打横抱起。

    安暖的身体仿佛也到了极限,身体软趴趴的倒在他怀里。

    回别墅的路上,他将她瘦弱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然而他的怀抱再温暖,她的身体却冰凉得可怕。

    沈琴风接到通知便急急的往莫仲晖的别墅赶,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

    “莫先生,你先上去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换好衣服我再给他医治。”

    莫仲晖抱她上了楼,脱了她的衣服,他才看到她腿上醒目的伤,鲜血甚至还在汩汩的流着。

    心口像被石块狠狠的击了一下,他多么希望代替她承受这些痛。

    帮她擦好身子,换上干净的睡衣,沈琴风才拿着药箱上来。

    “莫先生,从安小姐的伤口来看,很可能是被车撞了。”

    莫仲晖眼里燃起一股肃杀的怒意,张旭接到这目光,赶紧说道,“我这就去调查。”

    “安小姐失血过多,再加上情绪激动,导致出现短暂的昏厥。输点营养液,让她好好休息,很快就会醒过来的。腿上的伤口我已经消毒处理好,按时换药,最近最好吃清淡些,不然容易留疤。还有,今天夜里要注意一下,会不会发烧,如果发烧的话,喂她吃退烧药,进行物理降温。”

    “你今天在这里住下,有事我随时找你。”

    莫仲晖冰冷的声音像梦靥般,沈琴风可是有洁癖的处女座,哪能随随便便在这里过夜。可是莫仲晖发话了,他还敢说个‘不’字。无奈之下,沈琴风在他家客厅打坐了一夜。

    那一夜,莫仲晖就坐在安暖床头,没合一下眼,大手不停的去触摸她的额头,深怕她会发烧。

    安暖夜里不知道做了什么梦,伤心的哭出了声音。

    莫仲晖心疼的将她抱起,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她才停下来,安然的睡着了。

    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至天亮。

    沈琴风上楼查看情况的时候,愣是被怔住了,“你,你就这样,抱着她睡了一整夜?”

    太他妈的伟大了,这么抱着一动不动,手还不得废掉。

    “莫先生,你把她放下来没关系的。”

    莫仲晖仍是没动。

    沈琴风咳了咳,煞有其事的说道,“莫先生,你先放她下来,我看看她的伤口。”

    莫仲晖这才舍得把她轻轻放下,那小心翼翼的程度让沈琴风咋舌。

    这还是在江城叱咤风云的莫先生吗?太他妈大跌眼镜了。

    “莫先生,我已经给她换好药了,晚上再换一遍。”

    莫仲晖看着沉睡的安暖,蹙眉问,“她怎么还没醒?”

    “估计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你放心吧,安小姐没事的。”

    有了沈琴风的保证,莫仲晖多少安心了些。

    张旭忙活了一整夜,总算揪出了肇事者,他过来报告莫仲晖,看到莫仲晖嗜血的眼眸眯了眯。

    “莫先生,人我带到天堂去了,要如何处理?”

    莫仲晖冷冷的吩咐沈琴风,“你在这里照看着,我一会儿回来。”

    沈琴风无力的点点头,感慨有人要遭殃了。

    ——

    张旭倒是没想到莫先生要亲自处理此人,替那人捏了把汗。

    潘平的办公室,肇事者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

    见莫仲晖进去,潘平走过去讨好的说,“莫先生,要怎么处理您发个话,我们来执行。”

    莫仲晖并没有搭理他,径直走到肇事者面前,冰凉的声音质问,“你撞了人一走了之?”

    那人并不认识莫仲晖,只知道他的气场看上去很强大,再加上有人称呼他莫先生,他倒抽一口气,但愿不是传说中的莫先生呀。

    他赶紧解释说,“不关我的事呀,我骑车骑得好好的,那位小姐突然冲过来撞到了我,我看她并没有受伤,所以我就走了。”

    张旭在一旁插嘴道,“事情明明不是这样,是你没看见人撞上去,需要把监控调出来给你看吗?”

    肇事者一听赶紧承认道,“我错了我错了,我是害怕赔医药费所以才溜的,你可知道现在的医院多黑,随便一个检查就要好几千,还有什么营养费误工费什么的,我支付不起呀。”

    他的话音未落,莫仲晖一脚下去,踢得他整个人仰躺在地上。

    张旭和潘平倒抽一口气。大场面他们见得多了,可是莫先生亲自动手的次数却很少。

    肇事者头部撞到地板,发出惨痛的呼叫,哀求道,“先生,我知道错了,不管多少医药费我都赔,我愿意赔,你放过我吧。”

    莫仲晖只要想到安暖脚上的伤,他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人活活踢死。

    他每次碰了她,动作大些把她弄疼,接下来一个星期都不敢碰她。这个该死的男人倒好,骑个车把她撞到,流了那么多血,白皙的腿上兴许会因此留下疤痕。

    他上去又是一脚,踢得那人嗷嗷直叫。

    ——

    沈琴风可是个善良之人,他一直在祈祷安暖快快醒来。老天爷大概听到了他的祈祷,安暖有些沙哑的声音说了声,“水,水。”

    沈琴风一个激灵,给她倒了杯水,喂她喝下。

    “我的姑奶奶,你终于醒了,现在只有你能救命了,你赶紧给莫先生打个电话。”

    安暖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他所云。

    “哎呀,你听我说……”

    沈琴风言简意赅的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安暖总算是了解了,着急的说道,“手机给我。”

    沈琴风也没时间去找安暖的手机,直接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她。

    那头,张旭拿着莫仲晖的手机战战兢兢的说道,“莫先生,是沈医生打来的。”

    莫仲晖嗜血的眼眸收了回来,有些急切的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着急的问,“沈琴风,是不是她醒了?”

    电话那头安暖虚弱的声音响起,“莫仲晖,是我。”

    “安暖,你没事吧?身体感觉怎么样?腿还疼吗?”

    张旭和潘平看到瞬间变得轻声细语的莫仲晖,两个人的嘴角都抽了抽。

    “莫仲晖,你回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好,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莫仲晖甚至来不及吩咐张旭和潘平,直接就离开了。

    潘平只觉得头大,人还在他办公室,怎么处理,他只好求助了张旭,“张特助,这人怎么办?莫先生没有交代呀!”

    “就先这样,莫先生自会有交代。”

    “是是是,那我先不管他,等莫先生交代下来。”

    张旭临走前,淡淡的提醒了句,“罗晓燕是安小姐的好朋友,为了你,她跟安小姐决裂了,潘经理,我可不希望有一天你和这人有同样的下场,你好自为之。”

    ——

    莫仲晖驱车赶回别墅,径直上了楼。安暖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他走到床边坐下,用力握住了她的手。

    “莫仲晖,昨天是我心情不好,你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了。”

    莫仲晖微微怔了怔,冷眼看向沈琴风。

    “莫仲晖,你也别怪沈医生,把那个撞了我的人放了吧,坏事做多了会遭天谴的,你不要再错下去了。”

    见莫仲晖无动于衷,安暖激动了起来,“我让你放人你听到没有。”

    “好好好,我放人,你别激动,乖乖躺着。”

    莫仲晖一个电话打给潘平,让他立马放人。

    安暖才安心的躺回床上。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再睡一会儿。”

    ——

    安暖在家里休息了一周,气色才好些,莫仲晖每天早晚亲自给她换药,在他的悉心照料之下,安暖腿上的伤已经在结疤。

    这一周,莫仲晖几乎没有离开过她,每时每刻都守在她身边。就连她上厕所,他都不让她下床,亲自把她抱到浴室,上完厕所再抱回床上。洗澡也是他代劳。

    安暖开始怎么都放不开,莫仲晖则一脸坦荡的说道,“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没亲过,放心,你腿上有伤,我不可能对你怎么样的。再说,我真要对你怎么样,你以为你能反抗得了。”

    安暖有些无力,这一周的时间任他摆弄。

    终于能下床走动了,周日却也近了。

    常梓飞就要娶江倩柔为妻,她的手上却还拽着常梓飞曾经送给她的那枚钻戒。

    坐在化妆镜前,她把钻戒套在无名指上,又拿下来。这样的动作不停的重复了几次。

    莫仲晖今天去公司了,他走之前嘱咐了她,不准她出门。

    安暖有些冲动的换好衣服,离开别墅。

    佣人挡住了她的去路,一脸为难的说道,“安小姐,你大病初愈,莫先生出门前吩咐不能让你出去。”

    “我出去有点事,很快就回来。”

    安暖并不想为难他们,可她必须去见常梓飞一面,迟了就没机会了。

    “那我打个电话给莫先生报备下,莫先生同意了您才可以走。”

    安暖秀美的眉头蹙了蹙,有些生气的说道,“莫仲晖就算不同意我也会走,你今天敢给莫仲晖打电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最好掂量一下我和你,谁在莫仲晖面前说话比较有分量。”

    佣人顿了顿,最终什么也不敢做。

    安暖也不想吓到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说,“放心吧,莫仲晖如果真怪罪下来,我给你挡着。”

    ——

    安暖直接让司机送她到了飞宇集团楼下。

    前台已经换了人,不让她进去,很是鄙夷的说着,“见我们常总可是要有预约的,常总大婚在即,哪有那么多闲工夫理你们这些闲人。”

    安暖说服不了她,给常梓飞打电话也没人接听,无奈之下她只好在外面等。

    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腿都有些酸了,她看到常梓飞的司机开着车停在了大厦外面,大概是来接常梓飞回家的。

    果然,过了五分钟,常梓飞便从大厦走了出来。

    她一时激动,跑向他,腿有些僵硬,一不小心就摔倒在他面前。

    常梓飞眉头挑了挑,接着深深的拧了起来,伸手扶了她一把。

    “常梓飞,你真的要跟江倩柔结婚了吗?”

    他冷冷的‘唔’了一声,以作回答。

    “常梓飞,你不能跟江倩柔结婚,你说过要娶我的。”

    安暖激动的去拽他的手,常梓飞冷冷的推开她,差点将她推倒在地。

    “安暖,你怎么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都是莫仲晖的女人了,你每天睡在他身边,你凭什么要求我不跟别的女人结婚?我住院期间你来看过我几次?这段时间一直是倩柔在照顾我。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她陪在我身边,而你转身去了莫仲晖身边。安暖,你真当我下贱,捡别人穿过的鞋吗?”

    安暖浑身冰凉,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常梓飞,不是这样的,你误会我了。”她还在试图解释。

    常梓飞冷笑,“我误会你了,那你大声告诉我,你没跟莫仲晖上过床,你的身体是清白的?你敢说吗?”

    “我是被逼的。”

    “一次被逼,两次被逼,次次被逼,那我逼你上床的时候你怎么就不乐意了?”

    顿了顿,他残忍的说出口,“安暖,从我不顾生命救了你,而你回到莫仲晖身边那一刻,我们已经结束了,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回到了莫仲晖身边,我们都没可能了,我把你想得太美好,可是你已经脏了。我的婚礼不想看到你,你别来。”

    常梓飞残忍的话无疑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她就那样呆呆的站在那儿,看着他的车子离自己越来越远。

    常梓飞坐在车上,双手紧紧握成了拳,指尖深深的陷进肉里,仿佛这样,心就可以少痛一点。

    ——

    安暖回到别墅,莫仲晖正在大发雷霆,别墅里的一干人都跟着遭殃,尤其是送安暖出去的司机。见安暖回来,他们都松了口气。一个个求救的眼神望着安暖。

    “你还知道回来?怎么不干脆跟常梓飞私奔?还是他嫌弃你脏,不要你了。”

    众人倒抽一口气。

    安暖则平静的出奇,淡淡的说道,“莫仲晖,有什么话我们上楼说,不用在这里让大家看笑话。”

    上了楼,回了房间,莫仲晖顺手反锁了门。

    他一步一步走向安暖,最终将她抵在墙上,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捏得咯咯作响。

    “你就这么下贱,常梓飞都要结婚了,你还送上门去。”

    安暖拍开她的大手,扯了扯嘴角,笑着道,“是啊,我就是下贱,你的那东东满足不了我,我还是喜欢常梓飞的,他的比你大,技术也比你好。”

    莫仲晖眼里燃起熊熊烈火,大手扬起,只差没有挥下去。

    她把脸凑到他的手边,挑衅的说道,“莫仲晖,你打呀,打死我,我还是喜欢常梓飞,常梓飞结婚了,我还是喜欢他。只要他开口,我随时都做好准备送上门。”

    莫仲晖狠狠的一拳下去,落在她身后的墙壁上。

    下一秒,他凶残的撕掉她身上所有的衣物,俯身下去在她胸前用力啃咬。

    “常梓飞的吻总是温柔的,他每次亲我,我都会动情。你每次亲我的时候,我都想吐,感觉在被猪拱。”

    “他妈的闭嘴!”

    莫仲晖怒吼,堵住了她的唇。

    莫仲晖没有抱她回大床,直接占有了她。

    安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痛和羞辱。

    当一切归于平静,莫仲晖的怒火也消散了,帮她洗了澡,抱到床上。

    “安暖,以后不要再故意惹我生气,遭殃的是你自己。常梓飞已经是你的过去式,只要你以后不要再提起他,我可以当做你们过去什么都没发生。”

    “莫仲晖,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的身体,我的心,早就属于常梓飞。”

    莫仲晖双眼眯了眯,危险的气息在逼近。

    “为什么总要惹我生气,对你有什么好处?”莫仲晖有些无奈的抚摸着她的脸颊,“是不是非要我带你去参加他的婚礼,亲眼见证他的幸福,你才满意。”

    安暖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就算他结婚了,我的心还是在他身上,永远都不会改变。”

    莫仲晖拿起手机按了个号码,对那头简单的吩咐,“准备份大礼,我要去参加常梓飞的婚礼。”

    ——

    常梓飞婚礼这天,老爷天特别给面子,天气异常晴朗。

    倪慧已经连着忙了大半个月,终于迎来这令人激动的日子,她有些控制不住兴奋之情,又有些紧张。

    “梓馨,酒店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烟酒都准备好了没?梁市长可是要亲自来证婚的,不能失了面子。”

    常梓馨很是无奈的说道,“妈,你都问过我无数遍了,一切都安排就绪,你女儿做事,你还不放心呀。”

    “哎呀,我只是太紧张,太激动了。对了,梁市长会带梁夫人来吗?你知不知道梁夫人有什么爱好?”

    “妈,梁市长很少带梁夫人出来,他们夫妻相敬如冰,感情并不合,梁市长估计一个人来,就算带也只会带他的情人。”

    倪慧一脸了然,追问道,“梁市长的情妇你认不认识,熟不熟悉?”

    “他的情妇多了去了,我怎么可能一一去认识。”

    “也对,他们那种人个个都这样。”

    坐在角落的常柏深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了句,“以前安市长为人清廉自爱,就从来没什么情妇。”

    倪慧嘲讽的说道,“安市长死了,你就别惦记他了。现在江城是梁市长说了算,为了梓馨和梓飞的前程,今天晚上你给我好好巴结梁市长。”

    常柏难得发火了,“就是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害死了安市长,你让我怎么巴结他,今晚的婚礼我不参加。”

    倪慧沉下了脸,没好气的说道,“安洪明是被他自己女儿害死的,今天是儿子的大喜之日,你最好别给我惹出什么事来,不然我饶不了你。”

    “妈,你们别吵了,我们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

    安暖一整天都坐在阳台上,望着外面有些刺眼的太阳。常梓飞今天就要结婚了,承诺她的婚礼给了别的女人。

    安暖把那枚钻戒紧紧捏在手中,阳光的照耀下,钻石熠熠生辉。

    佣人给她送来的早餐午餐都摆在桌上,她一口也没吃,什么胃口也没有。

    莫仲晖一早就出去了,最近他总是早出晚归,安暖已经两天没见到他人了。

    但愿他已经忘了常梓飞的婚礼。

    然而,她想得太乐观了,莫仲晖并不是那么善良的人,他巴不得把她的心刺痛刺伤。

    莫仲晖进来看到她在把玩着手中的钻戒,桌上的饭菜一动没动,心里的怒火蹭蹭蹭的窜了上来。

    “去换衣服,带你去参加常梓飞的婚礼。”

    他将她拽回房间,推进了衣帽间。三两下扒掉了她的睡衣,换上漂亮的礼服。

    莫仲晖看直了眼,低低的说道,“不用化妆都比新娘子还美,只可惜你永远也成不了常梓飞的新娘子,只可能是我的。”

    莫仲晖半拖半抱着将她弄上车,车子一路平稳的往江城大酒店驶去。

    安暖心如刀割,一下一下的抽痛着。

    她不要参加常梓飞的婚礼,这样至少还可以欺骗自己,他没有结婚。

    可莫仲晖,他就想让她痛,她越痛,他越开心。

    江城大酒店今天被常家和江家包场,外面停着的全是豪车,这阵仗着实令人惊叹。

    安暖走到门口,脚步便停了下来,看到外面那唯美的婚纱照,她的眼睛生疼。

    “怎么,这就不敢进去了?”莫仲晖调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今天是常梓飞大婚之日,一生也就这么一次,你想错过?”

    莫仲晖长臂搂着她,径直往大厅走。

    梁泽明得到消息,亲自上前迎接。江老也一同上前。

    梁泽明向莫仲晖伸出了手,莫仲晖却嫌弃的没与他相握。

    他灰溜溜的收了手,讨好的说道,“莫先生,什么大风居然把您都给吹来了。”

    “是啊是啊,莫先生大驾光临是两个新人的荣幸,也是我们江家常家的荣幸,快请上座。”

    莫仲晖搂着安暖坐上主桌,他拉开椅子让安暖坐下,自己则移动椅子贴着她坐下,长臂很是自然的搭在她的椅背上,那动作在外人看来是那样的亲密自然。

    “暖暖。”

    熟悉的声音唤着她的名字。

    安暖抬起头,看到符秋,此刻她正坐在梁泽明的身边,挽着梁泽明的手臂。那一刻,她全明白了,原来江城竟这么小。

    这个男人在父亲出事以后落井下石,陷害父亲,毁了父亲一生的清白,取代了父亲的位置。

    她在牢里时,曾无数次的想要用刀子刺死他。此时此刻,仇人就在她眼前,她只可以用凶狠的眼神紧盯着他。

    从安暖坐下,江老一直在打量着她,终于问出了口,“安小姐看上去很眼熟呀,你跟安洪明市长是什么关系?”

    “安洪明是我父亲。”安暖几近咬牙般说道,每说一个字,她看着梁泽明的眼神便更锋利。

    “原来你真的是小安暖啊,都长这么大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安暖微微扯了扯嘴角,她并不想接受任何人的亲近。

    灯光暗了下去,婚礼正式开始,两位新人迈向红毯,走向舞台。

    安暖听到耳边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尖叫声,周围的人纷纷在感叹,“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就在这时,莫仲晖的长臂搭在了她肩上,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了她的双手。

    倪慧一直在忙活,直到两个新人走到了舞台,她才落了座,就坐在安暖的对面。

    倪慧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眼认出了安暖,没好气的哼了声,“安暖,你怎么也来了?”

    转眼她看到了莫仲晖,赶紧陪起了笑,“哈,莫先生也来了呀,照顾不周,还请多多包涵。”

    莫仲晖冷哼一声,低低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欢迎我们呢。”

    “怎么敢,怎么敢,莫先生说笑了。”倪慧讨好的说道,微笑着转向安暖,“暖暖,你要喝点什么?”

    “给她来杯热牛奶。”

    倪慧虽然很不甘,可还是毕恭毕敬的应了,亲自去拿牛奶。

    倪慧狗腿的把热牛奶递给莫仲晖,陪笑道,“莫先生,以后在商场上,我们家梓飞还得请你多多照顾。”

    莫仲晖冷漠的说道,“令公子能耐的很,常夫人你就别瞎操心了。”

    看着安暖眼神毫不流转的望着台上,莫仲晖恨不得把常梓飞丢出去,倪慧不懂看人脸色,还在那儿火中浇油。“

    江老什么人,一眼便察觉出莫仲晖今日来者不善,赶紧笑着道,”亲家母,你忙到现在赶紧坐下吧,不用你说,往后莫先生和梁市长肯定会照顾我们梓飞的。“

    倪慧赶紧坐了下来,心里把安暖从头到尾骂了一通。这个贱人,还有脸来参加婚礼,真是够不要脸的。只可惜今晚她的怒火是发泄不出了,莫仲晖像母鸡护小鸡似的把安暖护在怀里,仿佛谁敢伤害安暖就是跟他过不去。真不懂,莫仲晖怎么会捡了安暖这只破鞋,早就跟她儿子同居了,他还当个宝。

    安暖看到台上的新人交换戒指,拥吻在一起,她默默的流下了眼泪,泪珠滴到莫仲晖的手上,冰凉冰凉。

    莫仲晖的怒火重新燃了起来,他站起身,拉着安暖就走,没打一声招呼。这动作倒是让这一桌的每一个人都吓出了魂,梁泽明最害怕,毕竟他对安洪明做过那种事,如今莫仲晖和安洪明的女儿搞在一起,看上去还很上心的样子,他为自己的将来感到堪忧。

    安暖被莫仲晖扔到了车上,几乎一上车他就把她放倒在座位上,极度愤怒的声音低吼,”以后你的眼泪不要轻易为别的男人流。“

    他俯身下去亲吻她的眼睛,啃咬她的嘴唇。

    张旭在前面开车,吓得魂都丢了。他战战兢兢开着车,视线不敢往后瞟。

    终于平稳的把车开回了别墅,他赶紧把车停好,迫不及待的下了车。

    沈琴风已经在别墅等很久了,莫仲晖让他来给安暖复查身体,终于把他的车盼回来了,结果就只有张旭一个人下车。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家莫先生呢?“

    张旭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散了,散了,赶紧都散了。“

    沈琴风了然的笑了,”啧啧,没想到你家莫先生还好这口呀,可别把安暖弄得旧伤复发呀。“

    ”少说两句吧,莫先生今天心情很不好。“

    ”心情不好还有这等雅兴,你家莫先生可真不是凡人呀,可怜的安暖,被折磨得都不像人了。“

    ——

    宾利车里,安暖闭着眼睛忍受着他的占有,他轻拍着她的脸逼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安暖墨黑的眸子死死的瞪着他,一字一句说着,”莫仲晖,你得到了我的身体,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我的心在常梓飞那里,就算你带我参加了他的婚礼,我还是爱着他。只要他随时开口,我都会回到他身边。“

    莫仲晖恨不得掐死身下这个女人。

    ”安暖,你死了这条心,这辈子除非我莫仲晖死在你面前,否则你别想回到常梓飞身边,就连见他一眼,都得得到我的允许。“

    ”无论如何,我的心是自由的,我爱他的心你无法阻止。“

    莫仲晖索性不再跟她废话,使劲的折磨着她的身体。

    当一切恢复平静,莫仲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温柔的声音说着,”安暖,我要你的心没用,我要的是你的人,你的身体。将来我还要你为我生孩子,做我孩子的母亲。“

    她咬牙切齿道,”你做梦。“

    ”是不是做梦我们走着瞧!我莫仲晖想要的东西,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莫仲晖帮她重新穿好衣服,冷冷的说道,”是我抱你下车,还是你自己下车,或者你还有力气,我们再做一次。“

    安暖突然抱住他的脖子,狠狠的一口咬下去,几乎要把他的一块肉给咬下来。

    ”嘶——“

    莫仲晖疼得倒抽一口气。却也任由着她发泄。

    也许这才叫爱情,疼了,才叫深爱。

    莫仲晖和安暖一前一后回到别墅,沈琴风和张旭吓得不敢作声。

    安暖先上楼,沈琴风惊叫了一声,”安小姐,你腿上怎么流血了,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安暖没有理会他,强忍着痛,径直上了楼。

    莫仲晖也看到了那刺目的鲜血,染红她的礼服,触目惊心。

    下一秒他不顾一切的跑上楼,安暖却把门给反锁了。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