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我们好好过日子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思琪冲动的跑去莫氏,莫氏的保安前台都认识她,很有礼貌的告诉她,“何小姐,是这样的,莫先生已经好久没来公司了。”

    何思琪一把揪住前台小姐的衬衫,激动的问道,“他为什么不来公司?为什么不来?”

    前台小姐吓坏了,吞吞吐吐的说着,“何小姐,我只是打工的,我不知道莫先生为什么不来公司。”

    “是不是因为安暖怀孕了?是不是?”

    何思琪吼完跑走了。

    前台小姐粗喘着气,问一旁的保安,“何小姐精神好像有些异常,要不要给莫先生打电话?”

    “我看还不是不要了,莫先生都不要她了,管她精神失不失常呢。有钱人都一样,女人玩玩而已,有多少是认真的。他能把你捧在手心,还能把你狠狠摔下来。所以你们这些小姑娘,还是现实点,别再迷恋莫先生了。”

    女人下巴一挑,不服气的说道,“这辈子只要能被莫先生宠一次,就算摔得粉身碎骨我也乐意。”

    “哎,没救了。”

    保安叹着气走开了。

    何思琪在莫氏没找到人,又转而跑去了天堂,直接冲到了潘平的办公室,潘平的办公室还有女人在哭,这人何思琪还认识,就是贱人安暖的好朋友。

    “潘平,告诉我,莫仲晖在哪里?”

    何思琪一声怒吼,罗晓燕收住了哭声。

    潘平微微蹙了蹙眉,冷声命令罗晓燕,“你先出去,以后做好你的本分,没事别来找我了。”

    罗晓燕委屈的抿了抿唇,走了出去。

    面对何思琪,潘平还是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毕竟是莫先生曾经宠过的女人,指不定哪天又上位了,现在还得罪不起。

    “何小姐,不知道您来有何指教。”

    “别给我废话,快说,莫仲晖在不在天堂?”

    “莫先生不在天堂,已经很久没见着他了。”

    何思琪气得按了按心口,忽然平静的问道,“安暖是不是怀孕了?”

    潘平笑容很职业,认真的说道,“抱歉,安小姐的事我不清楚,别说莫先生和安小姐了,就连张特助我都很少见了。”

    何思琪咬了咬牙,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在拐角处看到罗晓燕,这个女人可还真会装,一改刚才在潘平办公室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嘴里叼着烟,一副小太妹的模样。

    何思琪虽不是出生名门,自小在莫家长大,看到罗晓燕这样子,发自内心的厌恶。安暖和她走这么近,能是什么好人,真不懂莫仲晖看上安暖哪点。也许跟罗晓燕一样,安暖在莫仲晖面前也喜欢装楚楚可怜。

    何思琪心情不好,并不打算找罗晓燕麻烦,此时此刻,她只想找到莫仲晖,当面问清楚。

    然而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罗晓燕却唤住了她,“何小姐,你不想知道安暖的近况吗?”

    听到那个名字,脚步下意识的顿住,眼里满是肃杀之气。

    “安暖怀孕了,何小姐你知道吗?还有更劲爆的消息,何小姐有兴趣吗?”

    何思琪和罗晓燕坐进了天堂对面的咖啡厅。

    “安暖怀孕三个多月了,不过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莫先生的。”

    “你什么意思,不是莫仲晖的,那是谁的?”何思琪心跳突然加速,多么希望能够听到她想要的答案。

    罗晓燕喝了口咖啡,悠悠的开口,“三个多月前,安暖借陪我挑喜糖跑去找常梓飞,在常梓飞的公寓里发生了关系,被莫先生当场抓到,莫先生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把飞宇集团直接整破产了,把常梓飞打到进了医院。没过多久,安暖就怀孕了,孩子是谁的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莫先生开始让她打掉,后来不知怎地舍不得了,现在,又把她当宝了。”

    何思琪双手紧紧捏着咖啡杯,指尖在泛白,冰冷的声音自言自语,“一定是常梓飞的孩子,莫仲晖竟然要给常梓飞养私生子,那个下贱的女人,怎么还有脸待在莫仲晖身边。”

    平静了好一会儿,她才怀疑的问道,“你不是安暖的朋友吗?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朋友?把我当朋友的话,安暖能害得我失去这场婚礼?我和潘平的婚礼因为她取消,她却连句话也没有。”

    看到罗晓燕仇恨的表情,何思琪挑眉道,“这么说,你和安暖已经反目成仇了,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成为战友呢?”

    ——

    莫仲晖今天回来的有些晚,安暖已经吃完饭回了房间,佣人神神秘秘的对他说,“莫先生,安小姐今天有礼物送给你哦。”

    莫仲晖早已习惯了他们的咋咋呼呼。

    吃完饭他直接回了房间,安暖正坐躺在床上看书呢。

    莫仲晖在屋里兜了两圈,也没发现所谓的礼物。

    安暖被他晃得有些头晕,没好气的问道,“你在找什么?走来走去烦不烦啊?”

    莫仲晖撇了撇嘴,最终也没忍住,问道,“她们说你有礼物要送给我。”

    安暖看他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低笑出声,“什么礼物呀,就是今天去逛街的时候,顺便给你买了件衬衫,买回来看了一下,跟你平时穿的不是一个牌子,猜想你也不会穿,我丢衣柜里了。”

    莫仲晖跑去衣柜里拿了出来,不错的牌子,不过做工和他平时穿的纯手工定制还是有些差距的,这颜色他也不曾尝试过。

    安暖走过来,看到他眉头微微蹙着,闷哼一声,不悦的说道,“我好心给你买衣服,不喜欢算了,蹙眉干什么呀。真没见过你这么讲究的人,我看模特穿身上很漂亮,猜想穿你身上也很帅。”

    “帮我试一下。”

    莫仲晖把衬衫递到安暖手中。

    安暖也想看看他穿上是否真的比模特好看,动手帮忙解他身上的衬衫,事实证明,她的眼光的确不错。

    “莫仲晖,你就穿着吧,很帅。”

    安暖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心里暗自腹诽,老天爷真是够不公平的,所有最好的都毫不吝啬的给了他。

    “谢谢,我很喜欢。”

    莫仲晖突然来了一句,差点把安暖吓坏,这是堂堂莫仲晖说出来的话吗?

    安暖微微抿了抿唇,那一刻,心里是有些动容的。

    她刚想说‘不用谢’,莫仲晖突然有些激动的抱住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莫仲晖,你怎么了?”

    浑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安暖,我们以后别吵架了,好好过日子行吗?”

    安暖双手垂在身侧,微微动了动,圈住了他精壮的腰肢。

    “莫仲晖,我什么时候跟你吵架了,每次都是你欺负我。”

    莫仲晖无奈的笑了笑,笑声很是爽朗,“好,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会一直把你捧在手心好好疼爱。”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一直以来不知道到底是谁欺负谁呢。

    ——

    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有种说不出的温馨。

    莫仲晖主动提出,“今天夜里想吃什么,提前说好,我待会儿去买。”

    “不用了,某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我以后夜里都不吃了。”

    莫仲晖低低笑了笑,手臂将她圈得更紧了,宠溺的说道,“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呢,这么小气。”

    安暖哼哼,“我就是个小气的人,你以后别得罪我。”

    “好好,再也不敢了,现在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安暖趴在他怀里,坏笑道,“我想吃蛋糕,又不想吃店里的,店里的太油腻了。”

    莫仲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你下去给我做个蛋糕吃。”她一字一句命令。

    莫仲晖一脸黑线,“你哪只眼睛看我做过蛋糕,不会。”

    “你这么聪明,照着网上的步骤做呗,还是你压根儿就没诚意,刚才只是哄哄我而已。”

    莫仲晖郁闷坏了,大晚上的从网上打印了做蛋糕的步骤,又跑去外面买了食材,等到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蛋糕做好,安暖已经呼呼大睡了。

    他顿时觉得被骗了,这丫头分明就是戏弄她。

    看着手中夹杂着汗水的蛋糕,他恨不得把她从床上揪起来,暴打一顿。

    可转眼看到她沉睡时纯净的脸,又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轻易就满足,她给他织条围巾,买件衬衫,他就幸福得跟什么似的,有种小夫小妻的感觉。

    莫仲晖这会儿也不想睡了,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都觉得很满足。

    安暖习惯性的夜里会醒一次,其实也不是真的饿了,就是想折腾他,想尽办法的折磨他。

    莫仲晖好似没有底线似的,由着她闹腾。

    睁开眼睛看到莫仲晖竟然坐着,没睡。她揉了揉惺忪睡眼,笑着问,“蛋糕做好了?”

    莫仲晖点了点头,把蛋糕拿了过来。

    安暖顾不得其他,接过来大快朵颐。

    莫仲晖则蹙起了眉,“这么晚,吃这么多油腻的,真的没关系吗?”

    安暖一边吃,一边悠哉的说道,“真不敢相信这是你第一次做蛋糕,说实在的,莫仲晖你挺有天分的,改天抄两个菜给我尝尝,味道肯定也很好。”

    莫仲晖脸抽了抽,给她倒了热水。

    “少吃点,你要是喜欢吃,我以后每天给你做。”

    安暖不听,风一样的速度,很快把整块蛋糕都吃完了。

    结果,报应来了,吃完蛋糕躺下没一会儿,肚子钻心的疼,跑到浴室吐得一塌糊涂。

    莫仲晖记得有些不知所措,一个电话把沈琴风叫了过来,也惊动了家里所有的佣人,张特助都闻讯赶过来了。

    沈琴风半夜跑来,心里有一肚子的怒火,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对着莫仲晖教训一通,“这么晚你怎么能给她吃这么多蛋糕呢,晚饭本来就吃很多了,怎么能够消化,现在好了,肠胃不适了,孕妇还不能吃药,就这么疼着吧。”

    莫仲晖眉头拧了拧,看着安暖惨白的脸色,心疼不已,“真的没有办法?”

    “这能有什么办法,除非吃药。”

    安暖疼得抓紧了莫仲晖的手,还在不停的说着,“我不吃药。”

    “安暖,你真是一点做妈妈的自觉都没有,什么时候能吃东西,吃什么东西,吃多少分量,不好好掂量着。还有莫先生,不是我说你,安暖胡闹,你也由着她胡闹,还亲自给她做这么大一块蛋糕,没怀孕的人吃了也会不舒服的。”

    后来安暖又吐了两回,抱着莫仲晖的手臂睡着了。

    他担心的一整夜没睡。

    好在第二天就好了,经历了这一回,他们两个都长记性了,莫仲晖再也不顺着她,安暖也不再胡闹,偶尔夜里觉得饿了,只会让莫仲晖煮碗粥吃。

    ——

    安暖每次去产检,都是莫仲晖亲自陪同。医生说宝宝在妈妈肚子里很健康。

    四个多月的时候,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胎动,那时大伙儿正在吃饭,张旭和沈琴风也在家里吃饭。

    安暖突然见尖叫一声,把大伙儿都吓得不清。

    “宝宝动了,他刚才踢我了。”

    所有的人都很激动,只有沈琴风淡定无比,“这很正常,这叫胎动。”

    后来回了房间,安暖让莫仲晖趴在她肚子上听,宝贝特别的顽皮,莫仲晖趴着听得时候,他一下也不动,莫仲晖刚不耐烦的坐起身,他突然间就踢了一下。

    “莫仲晖,你人品不好,宝贝不喜欢你。”

    安暖无意的调侃,却看到莫仲晖瞬间脸色苍白。

    安暖动了动嘴唇,想解释什么,莫仲晖却突然冷哼一声,“以后这种无聊的事别喊我做,幼稚。”

    安暖抿了抿唇,最终什么也没说,解释再多也没用,不信就是不信。

    可她也不想看到他冷漠的背影,主动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只一瞬间,莫仲晖便翻身回来,用力将她搂进怀里。

    “莫仲晖,其实……”

    他打断她的话,“明天带你去医院产检,沈琴风说,明天可以看到宝宝的样子了。”

    “你期待吗?”

    “唔,有一点。”

    心里再痛,他也只能安慰自己,孩子有一半是她的,也许生出来和她一个模子,那样便什么心结也没有了。

    第二天,莫仲晖亲自带她去医院,当拿到宝宝的第一张照片时,安暖激动得热泪盈眶。

    “莫仲晖,你看,这是鼻子,我感觉他的鼻子像你。”

    莫仲晖微微顿了顿,随即无声的叹了口气,伸手擦拭她眼里的泪。

    “傻瓜,再过几个月就要出来跟我们见面了,现在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他承认,他看到照片完全不激动,想装也装不出来。只觉得生命很神奇,她的小腹一直很平坦,如今那里竟然孕育了个孩子。

    那晚,安暖睡着以后,他拿着包包的照片坐在阳台细细观察。

    有时候,想到孩子是她和常梓飞的,心揪得疼,好像有刀子伸进去,一刀一刀的把他的心脏切成一块一块。

    每当这个时候,再多的自我安慰都没用,疼,就是疼。

    他那么努力的想让她怀上孩子,所做的一切,却让常梓飞捡了个便宜。每每想到这里,都觉得把常梓飞的腿打折了也不够解气。

    有的时候,他也会想,也许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可是那日亲眼所见的情景怎么也无法解释,还有他们口中如出一辙的事件经过。

    安暖迷迷糊糊醒来,手下意识的摸过去,发现身旁空空如也。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慵懒的声音喊着,“莫仲晖,莫仲晖。”

    她知道他肯定就在房里,她一喊就能来到自己身边。

    果然,莫仲晖很快从阳台跑过来,“怎么了?是不是肚子又了?”

    安暖摇头,“你不在,我觉得不踏实。我以后夜里不吃东西了,这习惯不好。”

    莫仲晖难得纵容她,摸了抹她的头发,宠溺的说道,“没关系,别听沈琴风的,你想吃我照样给你买去。”

    安暖抿了抿唇,“你别害我,宝宝会抗议的。”

    安暖这么一说,宝宝竟然在肚子里动了一下。

    “莫仲晖,你快听,宝宝又动了。”

    莫仲晖很认真的听了片刻,接着皱着眉道,“听是没听到,不过他踢你肚皮,不疼吗?”

    安暖笑着摇头,“不疼,满满的都是幸福。”

    莫仲晖觉得安暖这段时间状态非常好,不光脸色,心情,性格也变了很多,尤其是面对他时,温柔了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人容易缺乏安全感,她现在总喜欢抱着他的腰睡觉,软软的身子黏得他紧紧的。他只要下床一会儿,她很快就会醒来,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那声音很无助,让人心疼。

    他白天哪儿也不去,每天在家陪着她,永远待在她视线能看到的地方。有时候他游泳,他会让她坐在旁边看书。他健身,也会让她坐在一旁。她练瑜伽,他就在一旁看着,喝喝咖啡。晚饭过后,他总要拉着她出去散步,一到点就陪她回房休息。

    现在的生活真有种别人形容的神仙眷侣般的生活。想想两人如果永远这么温馨和谐那该有多好。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奢求。

    ——

    温馨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安暖怀孕五个月。

    突然的一天,何思琪来到了家里。

    当时安暖和莫仲晖正在儿童房里看他们摆放婴儿床。一个多月的时间,婴儿房里全装修好了,现在就只剩下物品的摆放。

    看着全卡通的风格,安暖很是满意。

    张旭突然来报告,小声的在莫仲晖耳边说,“莫先生,何小姐来了。”

    安暖还是听到了。

    莫仲晖搂着安暖下楼的时候,脸色始终很难看。

    何思琪坐在沙发上,看着安暖大着肚子,那一刻,她真有种冲动上去几拳把那孩子捶死。可她咬了咬牙,忍住了。罗晓燕说的没错,在莫仲晖面前不能来硬的,否则完全没有胜算。莫仲晖在身边,还能让她偷袭安暖成功?

    “你来这里干什么?”莫仲晖眉头仍没有舒展。

    何思琪低着头,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去莫氏找你找不到,天堂也没少去过,一次也没见着你,我没办法,只能来这里了。你给我的钱我都花光了,我现在没钱用了。”

    何思琪见莫仲晖怀疑的模样,有些愤恨的解释,“你以前给我买很多东西,珠宝首饰的,我自己从来不用掏钱。现在,你什么也不买给我,就连最普通的生活用品都要自己花钱买,家里那么多佣人开销也大,而且,我一个人闲着无聊,每天去shopping打发时间,发泄情绪。”

    莫仲晖轻叹了口气,冷冷的说道,“你先回去吧,钱我会让人每月打到你卡里。”

    “莫仲晖,你真的把我当情妇养着吗?”

    何思琪突然质问了句,整个别墅大厅,气氛都有些诡异。

    安暖微微挣脱出莫仲晖的手臂,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涩。

    “何思琪,你如果是来惹事的,我现在就让人把你撵出去。”莫仲晖的语气开始变得冰冷不耐烦。

    何思琪撇了撇嘴,笑着道,“随便问问而已,安暖都不吃醋,你干嘛这么激动。”

    何思琪说着走到安暖身边,莫仲晖很敏感的将安暖护在怀里。

    她冷笑,“啧啧,我还能在你面前伤了她不成,我只是想对安暖说,她赢了,等到将来孩子出生,估计她得嫁给你了。我到底是你的女人,将来还得靠你继续养我,我不能把女主人给得罪了。今天也是特地来跟安暖道个歉的,希望能够原谅我之前的幼稚行为,往后我们姐妹相称,和平共处。”

    安暖有些汗颜,嘴角都抽了抽,连退两步,离何思琪远远的。

    莫仲晖也不高兴了,闷哼,“何思琪,你走吧,钱会打给你的。”

    何思琪嘟了嘟嘴,一脸可怜的说道,“我肚子饿了,我看她们也在准备开饭了,让我吃顿饭再走吧。”

    “何思琪,你要再耍花样,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么小气,以前把我宠上天,现在连顿饭都不肯给我吃,安暖,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怜,你会不会有一天跟我有同样的遭遇。”

    安暖耸了耸肩,淡淡的说了句,“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吃饭了。”

    后来何思琪不请自来,不去看莫仲晖气急败坏的脸色,直接在餐桌旁坐了下来,命令佣人,“帮我盛碗饭,早饭没吃,快要饿坏了。”

    佣人看了看莫仲晖,见他没什么反应,也就去盛了碗饭过来。

    以往每每吃饭,莫仲晖最大的乐趣就是给安暖夹菜,看她把自己夹得菜全吃完。今天,他坐着一动没动,眉头始终蹙着,脸色凝重。

    何思琪一边大口的吃着饭,像是饿了几百年似的,一边搭讪着,“你这肚子看上去怀孕五个多月了吧,我真好奇宝宝到时候生出来会像谁呢?像安暖多一点,还是像仲晖哥哥多一点呢?我猜应该像仲晖哥哥多一点吧。”

    莫仲晖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安暖突然间没了胃口,只觉得坐着难受。

    “啊对了,下个星期就是姐姐的忌日了,今年你带我一起去北京看看她吧,我很想她,自从跟你来了江城,七年过去了,一次也没回去过。你总是一个人偷偷去看姐姐,也不带上我。是要跟姐姐说悄悄话,怕我听到吗?”

    莫仲晖一拳捶在餐桌上,拖着何思琪往外走。

    “你干什么,我饭还没吃好呢。”

    何思琪被莫仲晖甩出了别墅。

    “你别拖我,我自己会走。”

    她整理了一下弄乱的头发和衣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说的是认真的,你下周去看姐姐,带我一起去,我真的很想她。她离开我们七年了,我这个做妹妹理应去看看她,告诉她我现在的生活,不然姐姐会担心我的。”

    莫仲晖用力按了按眉心,“何思琪,你闹够了吗?”

    “我没有闹,我说的都是认真的。”眼泪水吧嗒吧嗒流了下来,“你答应了姐姐好好照顾我,你看你都把我照顾成什么样了,我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每天夜里做噩梦,梦到我们的孩子。醒来我就想你,想念你。我多么希望你能来看看我,哪怕一个月看一次。”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莫仲晖转身要去叫司机,何思琪突然冲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你送我,你送我一次好不好?其他谁送我,我都不走。”

    莫仲晖掰开她的手,她又黏了上来,哭着哀求着,“我还不够低三下四吗?我都来跟安暖道歉了,其实我做错了什么,我才是受害者,我的孩子那么大突然没了,手术对身体伤害那么大,你没看过我一回,坐月子的时候情绪很不好,导致现在一身的病痛。一下雨身上到处都疼。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我还是你曾经宠爱的那个何思琪呀,我一直没变,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呀。”

    莫仲晖回了屋,看到安暖还在吃饭,她面无表情,平静的出奇,仿佛完全不在意何思琪的闹剧。

    莫仲晖有些生气,他宁愿安暖对他发脾气,宁愿她指着何思琪让她滚蛋。可她毫不在意,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我出去跟她把话说清楚。”

    莫仲晖拿了车钥匙离开。

    “安小姐,你怎么不阻止呀,你明明可以不让莫先生去的。”

    安暖自嘲的笑了笑,“我能阻止他去送她,我还能阻止他每个月别给何思琪打钱,还能阻止他把何思琪从他的后宫踢走。”

    佣人们个个撇了撇嘴,都不敢再说什么。

    ——

    莫仲晖亲自送何思琪回家,可把她给乐坏了。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能太过夸张,把莫仲晖给得罪了。

    “仲晖哥哥,你下个星期回北京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不回。”

    “姐姐的忌日你都不回去吗?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看姐姐。”

    何思琪有些愤恨,那个贱人安暖已经完全把他给改变了。

    “等安暖把孩子生下来,我会带她去一趟北京。”

    何思琪更激动了,怒吼,“你是带她去见老爷子吗?你别做梦了,老爷子心中的孙媳妇是与你们莫家门当户对的,安暖,她不可能。”

    莫仲晖冷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我没有打算让他们认同,只是让他们见一面,往后见到安暖,知道她是我莫仲晖的妻子。”

    “你真的要娶安暖?你竟然真的要娶安暖?”

    何思琪疯了,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平静,可此刻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莫仲晖,你有没有想过我死去的姐姐,她能接受吗?”

    莫仲晖斜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思妍死了,我要为她守寡一辈子吗?”

    “可为什么是安暖?我听说安暖肚子里怀得是常梓飞的孩子!”

    “吱——”的一声,莫仲晖把车子停在了路中央。

    “下车。”

    “不,我不下车,这荒山野岭的,你让我怎么回去。仲晖哥哥,你是在逃避吗?无论你怎么逃避,孩子都不是你的,你能心甘情愿的替别人养私生子吗?”

    “下车!滚!”

    莫仲晖被戳到了痛处,几近咆哮出声。

    何思琪吓得乖乖下了车。

    车子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嗖’的开走了。

    何思琪气得咬牙,给罗晓燕打了个电话,“喂,我成功了一半,莫仲晖送我回家,安暖应该生气了,可是我们到了一半,我没控制好自己的嘴,吵架了,他现在把我一个人丢在路上。”

    罗晓燕在那头恨铁不成钢,“我早说了别跟莫仲晖来硬的,他只吃软的,你对他撒撒娇,他准吃你这一套。”

    “我下次改。”

    “还有下次?你下次以什么借口见他?”

    何思琪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我们没有胜算的,莫仲晖连我姐姐的忌日都不去了,就为了陪怀孕的贱人。不过,他一听我说孩子是常梓飞的,非常激动,看来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废话,给别人养孩子,心里能没疙瘩。”

    ——

    莫仲晖回了家,佣人告诉他安小姐不舒服,回房休息了。

    莫仲晖深深叹了口气,往楼上走去。

    进了房间,看到安暖正坐在阳台发呆,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腿。她每次摆出这种姿势,就是在自我保护。

    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生气了?”

    安暖用力甩开他的手,闷哼,“别碰我。”

    “真生气了?”莫仲晖直接把她抱起坐到自己腿上。

    她火了,“你发什么神经,滚开,别烦我。”

    说完直接从他腿上跳了下来。

    莫仲晖微微蹙了蹙眉,低低的说道,“你要是有什么不快直接说出来,别摆脸色给我瞧。”

    “莫仲晖,是你让我说的,那我就直说了。跟何思琪断了,断得一干二净。”

    莫仲晖松了口气,笑说,“早就断了,不会再跟她有什么了。”

    “我不是指这个,我的意思是跟她断绝一切关系,让她从你的别墅搬走,每个月也不准再给她打钱。”

    莫仲晖一听眉头顿时又蹙了起来,“别墅在她的名下。”

    “别墅给她也行,毕竟她跟了你这么长时间,但是以后不准再给她打钱了,这算什么呀,真的是包养她吗?”

    莫仲晖伸手将她圈进怀里,低柔的声音说着,“乖,别胡闹了,我有义务照顾她,再说这点钱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

    安暖用力推了他一把,怒吼,“莫仲晖,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要想跟我好好过日子,就跟她彻底结束。她何思琪是个大活人,有手有脚,你养着她算什么。她还年轻,她能甘心就这样慢慢老去,你现在在金钱上满足她,他日她空虚了,你再去满足她的生理需求,再等她年岁大些,想要个孩子了,你再去让她给生孩子,莫仲晖,这还有完没完。”

    莫仲晖脸沉了下来,低哼,“你胡思乱想什么?我说过不会再跟她有关系,可不管怎么说,她跟了我这么些年,从北京跟我来到江城,我有义务照顾她。”

    “不尽如此,你还答应了她死去的姐姐,好好照顾她是吗?”

    莫仲晖眉头深深拧了起来,不悦的说道,“一定要拿死去的人说事吗?”

    “莫仲晖,你不觉得你跟何思琪很恶心吗?你跟何思琪再纠缠下去,何思妍在天有灵是不会原谅你们的。”

    莫仲晖按了按有些酸涩的眉心,冷冷的说了句,“照顾何思琪我有义务,我不希望你拿这件事跟我闹。”

    莫仲晖说完有些生气的离开。

    “莫仲晖,那我也把话搁这儿,如果你跟何思琪没完没了,那我们就结束吧。等孩子出生,我会带着宝宝离开这里。”

    莫仲晖的脚步顿时停住,转身半眯着眼睛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再说一遍!”

    莫仲晖每次微蹙着眉头,半眯着眼睛,是他生气的前兆。

    可今天,安暖丝毫不畏惧,“等宝宝出生,请你放我们离开。”

    莫仲晖怒极反笑,“安暖,你把我这儿当什么?生完孩子就走,我他妈再没用也不能让你这么利用,要走你现在就给我滚。”

    安暖挑眉,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你确定你不反悔?”

    莫仲晖被她这么一问,也冷静了下来,低低的问道,“安暖,离了我,你拿什么生活?拿什么来抚养孩子?行了,别闹了。老老实实待在这儿,跟我好好过日子。”

    安暖嘲讽的笑了,“莫仲晖,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以为每个人离了你都活不了吗?我有手有脚,能打工赚钱,不像你的何思琪,需要人养着。”

    “安暖,我不想跟你再讨论这些事,我给何思琪的,比起我给你的,是九牛一毛,你不要再跟我纠结这种事。也别再拿何思妍说事,她已经不在了,请你尊重她。”

    莫仲晖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安暖过了好久,才明白他的意思。何思妍对他来说,到底是至高无上的,无人能够取代的。

    这段日子,她一直在劝自己,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原谅莫仲晖之前所有的伤害,为了孩子好好生活。她甚至想好了,莫仲晖不相信孩子是他的,等到孩子出生,她去做亲子鉴定,让他相信。

    天知道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可到头来发现,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和常梓飞在一起的时候,她无条件的相信他和江倩柔。和莫仲晖在一起,却连一个小小的细节都不愿委屈了自己。

    不是信任不信任,而是爱与不爱。

    ——

    安暖发现自己真不是个称职的妈妈,情绪总是波动很大,宝宝大概有意见了,踢她的频率比以前更大了。

    自从那天的不愉快之后,和莫仲晖冷战了两天,躺在一张床上,谁都不会搭理谁。

    直到这天早上,早餐时,莫仲晖突然对她说,“我要出差两天,这两天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找张旭。”

    “去北京看何思妍对吗?”

    莫仲晖眉头蹙了起来,不悦的哼道,“你别这么敏感,回一趟北京,老爷子大寿。”

    “再顺便去看何思妍对不对?”安暖不依不挠。

    莫仲晖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安暖,我说了,不要再拿一个死去的人说事行吗?她是无辜的。我对你那么好,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莫仲晖,突然觉得我很烦是吗?仿佛过去那个对你死缠烂打的安暖又回来了是吗?既然你忘不了何思妍,就继续履行对她的承诺,好好照顾何思琪吧。放我离开,我不要你一分钱。”

    莫仲晖一声叹息,轻轻将她揽进了怀里,低低的说道,“安暖,你说我是该高兴呢还是生气呢?在吃醋对吗?傻丫头,我现在心里就只有你。我真想把我的心挖开让你瞧瞧,看看心脏上是不是只写了安暖两个字。”

    “莫仲晖,我不是胡闹,我就是不喜欢何思琪,不喜欢你养着她。”

    莫仲晖眉头又蹙了蹙,叹着气道,“怀孕的人都会变得蛮不讲理吗?何思琪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现在在她身上花点钱怎么了呢?安暖,一定要将她逼到绝境吗?善良的安暖哪去了?”

    “我过去就是太善良,太愚蠢,才会被你们耍着玩,何思琪现在这样你就心疼了,那你过去心疼过我吗?你心疼过坐牢的我吗?”

    “安暖,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不想再纠结过去的事。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后天就回。”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