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就算求我,我也不要你了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欣如一边哭一边收拾地上的狼藉,尖尖的碎片一不小心划到了手,手指被割出一个大大的一个口子。她‘嘶——’的叫了一声,委屈的眼泪越发的不可收拾。

    莫仲晖瞥见她的手指有鲜血流出,低低说道,“你出去让张特助给你包扎一下。”

    李欣如强忍着痛,哽咽的声音说着,“不用,没什么大碍。”

    从小到大,她只要受一点点伤,家里人就紧张得不行。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被其他小朋友推摔了一跤,扭到了脚,回家以后脚肿得很高,爷爷恨不得要让那家幼儿园关门。一直以来被保护得很好,身边的人都说她像瓷娃娃,一碰就碎。她以为所有的人都会保护她,舍不得伤害她。可莫仲晖,他一次一次狠狠的刺伤了她的心,她却仍然义无返顾的爱着他。

    莫仲晖轻叹了口气,“你还是让张特助带你去搽点药吧。”

    李欣如站起身,咬着唇,沙哑的声音说着,“张特助不是我的谁,为什么要让他帮我,你知道我的心,莫伯伯一给我打电话,说你住院了,我迫不及待的就赶了过来,顾不上我已经不是你的未婚妻,只想陪在你身边。莫仲晖,我那么爱你,我比安暖更爱你,如果你和安暖没有可能,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

    见莫仲晖的表情有些凝重,似乎还有些犹疑。

    李欣如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可是我愿意为你改变,我可以为了你放弃我的学业,放弃当一个女强人,我还可以为了你学做菜,学做家务,我真的什么都可以为你做,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她何曾这般卑微过,此时此刻,她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想再为自己争取一下,哪怕机会很渺茫,试过至少不会留有遗憾。

    莫仲晖微微抿了抿唇,只冷漠的说了两个字,“抱歉”。

    两个字却足以代表他的决心。

    李欣如还是不服气,有些愤然的说道,“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安暖?我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有钱,比她温柔。最重要的我爱你,我可以为了你不顾一切。她呢?她除了伤害你,还会为你做什么?我都莫伯伯说了,安暖不要你了,她已经不要你了,某天她跟林易川结婚了,你难道还要为了她孤独终老吗?”

    莫仲晖眼神飘渺,语气却坚定,“我莫仲晖的妻子这辈子只可能是安暖。”

    李欣如心口狠狠的痛了一下。

    “她都不要你了,她要跟林易川结婚了,你还对她这么死心塌地吗?”

    莫仲晖嘴角苦涩的扬了扬,淡淡的说道,“我的妻子,我怎么可能让她嫁给别人。”

    “你什么意思?”

    “我可以纵容她的小性子,但是容不得她胡来。”

    莫仲晖说这话时,眼里满是宠溺。那一刻,李欣如在一个冷漠的男人眼里看到了真爱,她的心抽痛的厉害,如果这份爱是属于她的,她宁愿用她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去交换。

    ——

    安暖接到中介的电话,中介告诉她有套房子很符合她的要求,位置好,装修精致,价格公道。

    竟有这种好事,安暖有些不相信。

    中介约了她看房子,安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带着早早去了一趟。

    “安小姐,这套房子保证你喜欢,新装修的婚房,材料全是最好的,家具电器也都配齐了,拎包入住。看了房您就知道了,房东的品位很高,很多家具还都是国外进口的。”

    安暖怀疑的蹙了蹙眉,问道,“既然是婚房,房东为什么会把房子卖掉。”

    “据说婚事告吹了,房东一气之下低价把房子给卖了。”

    安暖将信将疑。

    很高档的小区,保安对他们的身份进行了一系列的排查登记,才让他们进去。

    到底是高档小区,里头的绿化做得非常好,配套设施齐全,安暖一下子便喜欢上这里优美的环境。

    中介带她到了公寓,高层的顶楼,二十八楼。

    曾几何时,安暖是恐高的,可此刻站在二十八楼的落地窗前,她异常的平静镇定。仿佛人生当你看淡一切之后,便没有什么畏惧的了。

    公寓的装修绝对可以用‘奢华’二字来形容,主人还精心设计了儿童房,而且有两间。一间大概是为男孩子准备的,小床是汽车模型,里头的玩具全是遥控汽车,遥控飞机。另一间则是为女孩子准备的,粉色的公主床,房间里满是洋娃娃。

    这么用心的布置,婚事怎么就告吹了呢?安暖心里不免有些遗憾。

    “安小姐,您觉得怎么样?”

    安暖笑了笑道,“很喜欢,只是……”

    “只是什么?是不是觉得价格太贵,其实这房子房东卖得并不贵。”

    安暖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不是钱的问题,房东是男的吧?”

    “是啊,房东是个成功男士。”

    “我很好奇婚事为什么会告吹,看上去房东很用心。”

    中介笑着说道,“感情的事怎么都说不准,也许上一秒还爱得死去活来的,下一秒就各自天涯了。所以,还是得珍惜眼前人。感情没有天长地久,只有好好经营。”

    “这套房子我很喜欢,等我男朋友从国外回来,我带他过来看看,他如果也看中了,我们就买下来。”

    中介笑着问,“您的男朋友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呢?”

    “今天下午到北京,如果方便的话,晚上我带他过来看看。”

    “好的,晚上我再带你们来。”

    ——

    安暖原本对买房子的事不抱希望,打算等林易川回来让他去搞定,没想到这么快就看中了,说起来还是一种缘分。一到这小气,她就喜欢这里的环境,一到这公寓,他便喜欢上这里的装修。

    这套公寓的房东应该很爱他女朋友吧,安暖注意到那一大间衣帽间,得挂多少衣服,放多少鞋子呀。还有主卧室那个梳妆台,意大利进口。安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认识那个logo,以前在江城,别墅里也是用得这个牌子。

    整间公寓,仿佛满满的都是爱。

    带早早在外面吃了东西,突然接到了苏然的电话,她看了看身边的人儿,小家伙此刻正认真的对付手中的鸡翅。

    “好,你过来吧,我跟早早正在吃东西。”

    苏然提出要见她一面,安暖始终没办法拒绝她。

    苏然很快赶来了,早早很冷淡的打了招呼,继续对付手中的食物。

    苏然专注的看着孩子吃了一会儿,才转向安暖,有些抱歉的说道,“安小姐,上次给你添麻烦了。”

    安暖笑了笑,“没关系,我没想到他会发那么大的火。”

    “现在你总算知道他有多讨厌我了吧!”苏然苦涩的说着,眼里似乎满是伤痛。

    “安小姐,我听说你已经跟他在一起了,恭喜你们。”

    安暖抿了抿唇,忽然之间,发现自己失语了。对眼前这个女人,她心存愧疚,望着这张与早早很相似的脸,总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安小姐,说实话,你跟他在一起,我真的很高兴,因为这个世界上,你是最疼爱早早的,换做任何人,都没办法跟你比。”

    苏然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是扬着的。她很认真的看着早早,这辈子林易川是不可能接受她的,如果注定不能亲自陪伴早早,她宁愿那个人是安暖,好过其他任何一个女人。

    “安小姐,我真羡慕你。”

    苏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安暖疑惑的看向她。

    “aaron那么爱你,早早就这么喜欢你,你们一家三口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一家三口,这个词汇刺痛了安暖的耳膜。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又不知道怪在哪里。

    “安小姐,以后我能不能经常与你们出来玩?”

    安暖笑着点了点头。

    ——

    安暖要带早早去机场接林易川,苏然才跟他们分别。

    今天的相处,早早似乎不那么讨厌她了。分开的时候,小家伙还热情的跟苏然说‘再见’。

    去机场的路上,早早忍不住问,“你几天不讨厌苏然阿姨了?”

    早早笑着道,“我本来就不讨厌她。”

    安暖皱了皱眉,闷哼,“小孩子怎么说谎呢,你以前不是说讨厌她吗?”

    小家伙特机灵的说道,“以前是因为她要抢走老林,我讨厌她。可是现在,妈咪要跟老林结婚了,谁也抢不走老林了,我就不讨厌她了。”

    安暖伸手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这孩子心思比同龄人似乎要重很多。

    “妈咪,那个苏然阿姨是不是很喜欢我?”

    安暖点点头。

    “她为什么要喜欢我,我不认识她呀。”

    安暖想了想,笑着道,“因为她喜欢老林呀,所以也喜欢你。”

    “那我以后还是讨厌她,我讨厌她们喜欢老林,想把老林从妈咪身边抢走。”

    安暖无奈的摇了摇头。

    到了机场,飞机晚点一小时。

    安暖和早早就在机场干等。

    说来巧得很,居然在机场遇到了李欣如。

    她的鸭舌帽压得很低,宽大的墨镜架在鼻梁上,本就小巧精致的脸,被遮住了一大半。倘若不是李欣如跑来跟她打招呼,安暖是万万认不出来的。

    “安小姐!”

    再见面,她的语气异常的冷漠。

    安暖听到她的声音才认出她。

    “李欣如?”

    李欣如取下墨镜,安暖一眼看到她红肿的双眼,即便化了妆,还是很容易看出来。

    “安小姐,我真是很佩服你,能够游刃于两个男人之间,把两个男人玩得团团转,这种感觉是不是很棒?”

    安暖咬了咬唇,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陌生的女人。

    “让莫仲晖为你宿醉,因为你而住院,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安暖拧了拧眉。

    “我真不知道你哪里好,他要对你这么死心塌地。可能床上功夫了得吧,大玩家了,我自愧不如。”

    “李欣如!”安暖发出一声闷哼。

    “怎么,我说错了吗?那两个男人爱得难道不是你的身体?可是除了你的身体,我看不出来你还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呀。骄纵任性,一个孤儿,还自以为是千金大小姐,你以为找到沈家撑腰,你就是出生名门的千金了?告诉你,你如今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莫伯伯永远都不会接受你这种女人,永远都不会让你进莫家门。”

    早早看到安暖被欺负,用力推了李欣如一把,骂道,“坏阿姨,离我妈咪远点。”

    李欣如瞥了早早一眼,不无讽刺的说道,“你这个女人活像一个笑话,为了别人的儿子,牺牲自己的爱情,选择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我真不知道我是该佩服你,还是该嘲笑你。你以为你这样做很伟大是吗?我怎么觉得恶心呢?恶心得我都想吐了。自以为是的女人,你的未来注定是个悲剧,我等着有一天,你的两个男人都不要你,你孤苦终老。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我们走着瞧吧。”

    李心如瞥见远处林易川走来,她说完便朝着反方向离开了。

    ——

    林易川走过来,很自然的拥抱了安暖,小家伙抬头仰望他们,十分吃味。

    “是不是等我很久了?刚刚在跟谁说话呢?”

    安暖还没来得及说话,早早插嘴道,“是一个坏阿姨,她欺负我妈咪。”

    林易川眉头下意识的蹙了起来,眸色深邃。他看向安暖,问道,“是谁?”

    “李欣如。”安暖淡淡的说着,“不过她没欺负我,别听早早瞎说,就是随便聊了两句。”

    从机场出去,他们去吃了晚餐。林易川一直在抱怨飞机上的食物有多难吃。

    “安暖,我陪着你吃惯了中国菜,回伦敦怎么都吃不下,看来必须得定居北京了。”

    早早也擦嘴道,“我也喜欢吃中国菜,特别是江城菜。”

    安暖摸了摸他的头发,一脸宠溺。

    “老林,吃完饭我们去看看房子吧,白天我跟早早看了一套,挺不错的。”

    林易川笑着道,“你喜欢就好,我说了这种小事你做主。”

    “不行,都跟中介约好了。”

    后来,吃完饭他们一起去看房子。

    晚上,小区的盘查更紧,物业听说他们是去看房子的,不让他们进。中介跟他们说了多少好话,还是不让进。

    安暖看到中介走到一边打电话,而后又将手机交给了物业,讲了两句,物业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接放行。

    安暖觉得奇怪,中介笑着解释,“现在这社会,没点人脉还真不行,就怕我们是来偷东西的,真是狗眼见人低。还好我认识开发商,以前打过交道。”

    安暖便没再怀疑。

    看完房子,林易川还是那句话,“你喜欢就好。”

    安暖郁闷坏了,忍不住抱怨道,“还是这句话,那干脆别来看了。”

    林易川笑着轻抚她的头发,调侃道,“我是不想来的,是你逼我的。”

    “安小姐,你男朋友真疼你,买房子这么大的事,竟然让你一个人做主。”

    后来,他们直接决定把房子买下来,手续全部交给中介去办理。

    安暖他们离开以后,中介给张特助打了个电话,恭恭敬敬的对着那头说道,“张特助,事情都办妥了,安小姐已经决定买下房子。”

    “好,后面的手续你抓紧时间办妥。”

    张特助心想,安暖能不喜欢,全是莫先生按照她的喜好装修的。当时莫先生拿下了对门对面两套,那时候他不懂这套房子装好放那儿干什么,每天还安排清洁工去打扫。花钱倒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安小姐那时候不在国内,谁都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就算回来又怎么会来北京。

    可事情就这么巧,这会儿真派上用场的。把这套房子贡献出来,给安暖和林易川做新房,莫先生别有用意吧。

    ——

    从小区回酒店,已经有些晚了,沈宅的电话打过来了。

    按下接听键,是老爷子的声音,“暖丫头,赶紧回来吧,都几点了,在外面玩得都不着家了。”

    “外公,我今天就不回去了,跟早早住在酒店。”

    老爷子在那头轻叹一口气,“是林易川回来了吧,丫头,别怪外公没提醒你,你二舅今晚回来,大概十点到家,如果他回来看不到你,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发脾气。”

    沈亦铭回来,安暖确实害怕了。她发现现在她最害怕的人不是外公,而是沈亦铭。

    看了林易川一眼,安暖唉声对那头说道,“外公,那您让司机过来接我吧,我这就回来。”

    林易川在开车,一脸不悦。

    到了酒店,老爷子的司机竟比他们更早到达。安暖让他等一会儿,先陪林易川去了酒店。

    也许几天没见的缘故,早早竟然黏起了林易川,一直让林易川抱着,不肯下来。

    “妈咪,我今天在这里陪老林好不好?”

    到底是亲生的,这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断不掉的吧。

    安暖点了点头。

    “先去跟ethan叔叔玩一会儿,我跟你妈咪说几句话。”

    林易川把孩子赶到隔壁套房。

    早早不服气的说着,“你们说话为什么不能让我听,难道你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这孩子,连成语都用上了。

    虽这么说,他还是很乖的去了许伟宸的房间。

    早早一走,林易川立刻抱住了安暖,仿佛在用这样的方式诉说他的思念之情。

    “几天不见,我发现我想你想得快疯了。安暖,我们赶紧结婚吧,我等不及了。”

    安暖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她轻轻推开他,没好气的说道,“林易川,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呢,你这样我二舅能同意吗?”

    他抚了抚额,也不是要逼她,只是随口这么一说,这丫头却激动得很。

    他重新将她抱到怀里,低低的说道,“好了,我说说而已,什么时候时机成熟,能结婚了,还不得你说了算。你这么大的反应,让我觉得你嫁给我是被逼的。”

    安暖咬了咬唇,没有说话。此时此刻,心仿佛是空洞的。什么时候起,林易川的拥抱变得不那么温暖,反倒有种在犯罪的感觉。

    她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她将来要嫁的男人,伸手回抱住他精壮的腰,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心却似乎怎么也捂不热。

    他没想到,还能有这么一天,再次拥有她。感觉像做梦,却又真实的存在着。

    林易川捧着她的双颊,脸向她逼近,越来越近。安暖感觉自己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害怕。当他俯身嘴唇将要吻到她时,安暖下意识的把头一偏,他温热的吻擦在了她的脸上。

    林易川眸色渐渐暗了下去。

    “对不起,我要回家了。”

    安暖冲出了套房,像在逃命似的。

    林易川眉心突突的跳着,什么时候,连他的吻都变得这么排斥了。

    ——

    安暖回到沈家,还是晚了,沈亦铭的车已经到家了。

    安暖轻声轻脚的走进屋子,客厅的灯大亮着。

    “还知道回来,以为你又要在外面过夜呢。”

    沈亦铭浑厚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可眼里的怒意却是清晰可见的。

    “二舅,您回来了啊。”

    安暖扯出了最大的微笑,走到沈亦铭身边。

    “如果我不回来,你今晚是不是会在外面过夜?”

    安暖撇了撇嘴,心里有些不高兴,闷哼道,“二舅,如果您不想见到我,那我以后不回来就是了,没必要每次见了面就教训我。”

    “我作为长辈,说你几句还不能说了?”

    “您这是在说我吗?您的口气听上去像是在羞辱我。”

    “我说错了吗,你一个女孩子总是在外面过夜,别人会怎么说你。”

    安暖彻底火了,低吼,“别人不会说我,就您会说我。我们已经在外面买了房子,等您什么时候同意我们结婚,我就搬出去住,到时候见不到我,您就可以眼不见为净了。”

    “你!”沈亦铭脸色煞白,手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您也早些休息。”

    安暖发现,沈亦铭管她管得越来越宽,她现在就像个小学生,被家长管得死死的。沈亦铭就觉得她在外面,做偷鸡摸狗的事,这种被怀疑的感觉,真不是那么好。

    安暖洗了澡从浴室出来,薛玉兰竟然在她房里。

    “二舅妈。”

    薛玉兰和蔼的笑了笑,关心道,“孩子,把头发擦干,不然容易着凉感冒。”

    安暖点点头,她发现这个舅妈都比自己的舅舅更疼爱自己。

    “你刚刚又跟你二舅吵架了吧?”

    安暖撇了撇嘴。

    “你二舅最近遇上些事,心情可能不太好,你多担待些,别跟他计较。”

    安暖疑惑的问道,“二舅遇上什么事了?”

    “官场政界的事,我也不太懂,总之好像没以前那么顺利。”

    安暖点了点头,“好吧,我以后注意,尽量躲着他,不出现在他面前。”

    薛玉兰啐了他一口,“你躲着他,那他更伤心了,你应该多陪他,多哄他。说句实话,在这个家里,他最疼的人就是你了,有时候连舅妈都有些羡慕你。”

    “舅妈。”

    薛玉兰淡淡的说道,“他会找人弄一桌江城菜哄你开心。每次跟你起了争执,都是他先低头。你知道吗,除了老爷子,他从不跟任何人低头。”

    “舅妈!”

    “我也就说说而已,舅舅疼爱外甥女,我理解得很。”

    薛玉兰离开以后,安暖总觉得她这番话有些意味深长,可也瞧不出哪里不对劲。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她是个极为敏感的人,她在想薛玉兰是不是开始讨厌她了,可她明明又很关心自己。

    ——

    和沈亦铭的关系还没来得及缓和,第二天一早他就出门了,听说这次还是去国外,把薛玉兰也带去了。

    陪老爷子一起吃早餐,老爷子啐她,“听说你昨晚又跟你二舅吵上了,你二舅一早生着气走的,你这丫头,你就不能好好跟他说话。”

    “是二舅他找我麻烦。”

    老爷子被逗笑了,轻揉着她的头发,笑说,“还有谁敢找你麻烦呀,谁都不是想尽办法的宠着你。”

    “他才不宠我,总是惯着我,深怕我在外面做坏事,丢他的脸。”

    “这是关心!”老爷子强调。

    警卫员突然来报,“老爷子,莫家的幺孙莫仲晖来了,他想见您。”

    安暖心跳不自觉的加快,眉头紧紧蹙在了一起。

    老爷子则是有些惊喜,激动的说道,“还不赶紧让他进来,以后只要他来,直接放行。”

    “外公,您慢慢吃,我先回房了。”

    老人家握住了她的手,淡淡的说道,“既然分手了,那就要放下,你这样怎么能够放下呢。”

    莫仲晖已经走进来,安暖看到他抱着那幅毕加索的画。

    莫仲晖把画放好,没看安暖,径直走到了老爷子面前,“外公,这幅画我已经送给您了,如果您不喜欢了,直接丢掉就行,您还给我,我心里不舒服。”

    老爷子叹了口气,“可是这画太贵重了,我怎么能……”

    “外公,在我眼里,只有我爷爷和您懂得欣赏它,我爷爷已经不在了,请您一定要收下它,否则它就失去价值了。”

    老爷子一直叹着气,很犹豫,收下太贵重,不收又显得很不给这孩子面子。

    老爷子竟然看向了安暖,像是在征得她的意见。

    安暖垂下了头,不发一言。

    “孩子,你别逼外公,真的太贵重,除非你卖给我,不过你就算卖给我,我一个老头也没这么多钱来买呀,你还是拿回去吧。”

    莫仲晖决心很大,认真的说道,“如果您不收下,那我会在您面前毁掉它。”

    老爷子被气坏了,“你这孩子,真是,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请您收下。”

    老爷子没办法,只好点了头,对安暖说道,“丫头,你看到了,你外公收了别人这么贵重的礼物,你自己看着办吧。”

    安暖嘴角抽了抽。

    “外公把画拿到书房去,你们两个聊聊吧。”

    ——

    老爷子走了以后,安暖就没好脸色给他了,低吼,“莫仲晖,我没见过你这么卑鄙的人!”

    “我们还是出去聊吧,你不想在这里跟我吵起来吧。”

    安暖瞥了眼厨房里的大舅妈和小舅妈,妥协了。

    走出沈宅,莫仲晖逼她上车,“我们去车上聊,更安全。”

    “不,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讲。”

    莫仲晖嘴角斜了斜,笑着道,“怎么,害怕我会来场车震?”

    安暖涨红了脸,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

    “上车吧,我们出去兜一圈。”

    安暖被他塞进了车里,车子开出了沈宅。

    莫仲晖开了半个小时,最后把车子停在了山脚下。

    “莫仲晖,你有什么想说的,今天一并说了,往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莫仲晖已经忘了心痛是什么感觉,他淡笑着道,“不应该是你说吗,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想说,请你把那幅画拿回去。”

    “我是送给你外公的,不是送给你的,你不是我的谁,你没有这个权利命令我指使我。”

    安暖咬了咬牙,怒吼,“莫仲晖,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他冷笑,“我们原本好好的,你突然为了一个孩子要嫁给别的男人,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我问你,那个孩子长大以后你怎么办?你要陪他一辈子吗?你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要每天陪你不喜欢的男人睡觉,上床,这些你都考虑过吗?”

    “莫仲晖,你别说的这么肮脏。”

    “肮脏,你认为的肮脏是事实,难不成你觉得林易川会接受你的柏拉图婚姻,只有夫妻名义,不履行夫妻之实。你别把男人想的太好,任何一个男人对你好都是为了跟你上床。”

    安暖脸憋红了,大声吼道,“你也是为了跟我上床对吗?”

    他按了按眉心,深吸一口气,“安暖,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有多冲动。你随心所欲做的决定,将来会害惨很多人。你不爱林易川,你们的婚姻注定会以离婚收场,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妻子心里惦记别的男人。而我,也会因为你一句和林易川结婚,而终身不娶。安暖,你是想要我们三个人都不幸福吗?你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吗?”

    安暖不说话,头深深的垂着,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像是在害怕。

    “安暖,如果那个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那么我认输,我成全你们。可他不是,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赔掉三个人的幸福,你觉得值吗?”

    “不,你不理解我和早早的感情。”安暖的声音在颤抖。

    莫仲晖有力的大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抬高了她的下巴。

    “安暖,你看着我的眼睛说,嫁给林易川,你会幸福吗?”

    安暖迷茫的眼睛看着他,“莫仲晖,你怎么就那么自信我爱的人是你?我之前给你希望,现在又甩了你,那是我在报仇,我在替我父亲报仇,在替我们的孩子报仇,无关爱情,你……”

    安暖话没说完,他俯身下去含住了她的唇,双手紧紧捧着她的头,不让她有一丝挣扎。

    一吻过后,安暖脸色绯红,莫仲晖则闷声问,“安暖,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对我,是为了报仇,无关爱情。”

    安暖死咬着嘴唇,愤愤的看着他。

    “怎么,不敢说,还是谎话说不出口。”

    “安暖,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后悔还来得及,回到我身边,之前的一切忽略不计。过了今天,就算你求我,我都不要你了。”

    安暖的心无来由的狠狠抽了一下。

    莫仲晖俯身下去,轻轻咬着她的耳垂,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说,说你会回到我身边。”

    安暖不说话。

    “乖,说你不会跟他结婚。”

    安暖闭上双眼,有些沙哑的声音认真的说着,“不,我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对不起。”

    莫仲晖瞬间猩红了双眼,几近咬牙切齿的声音怒吼,“我说了这事最后一次机会。”

    “莫仲晖,对不起。”

    他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只差没朝她挥过去。

    “滚!给我滚!”

    安暖望了望外面的大山,低低说道,“我没带手机,是你带我出来的,带我回去。”

    “滚!”

    歇斯底里的怒吼,安暖被吓坏了,乖乖下了车。

    安暖还没站稳,莫仲晖的车子‘嗖’的飞走了,激起了地上的尘埃。

    安暖望着他车子离去的方向,深深叹了口气。

    她没带手机,光身一人,最重要的是这里太偏僻,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她试着往前走,可是岔路很多,她完全不认识。随便找了条路走着,想着只要能走到大马路,请别人带她一程,离开这个鬼地方。

    安暖不知道走了多久,走着走着前面就没路了,只得回头重新走。

    终于摸索着到了大马路上,安暖松了口气,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路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暖一辆车子也没看到。

    早上吃过早餐出来的,这会儿天都要黑了,安暖又累又饿又害怕。莫仲晖真够狠心的,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看来这次是铁了心了。

    安暖在想,如果一直没有车子出现,没有人找到她,她会不会就这样饿死在路边。

    此刻,天已经全黑了。安暖只剩下月牙散发着淡淡的光。

    安暖坐在马路边上,双手紧紧抱着自己,山的那边有十分诡异的声音传来,像是野兽的嚎叫声。

    心里把莫仲晖骂了个遍。她努力的去想一些开心的事,想到了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很温馨。还想到了和那个畜生在一起,甜蜜的时刻。可无论如何,还是驱不走内心的恐惧和害怕。

    身后‘汪汪汪’的狗叫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安暖转过身,借助月光看到一只很大的狼狗,正朝着自己叫得起劲。

    安暖吓得浑身颤抖,眼泪水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她很庆幸,那只狼狗一只没朝自己跑来,否则估计不能幸存了。

    远方突然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安暖仿佛看到了希望,朝车灯方向看过去。果然,一辆车子正朝自己驶来,安暖站起身,不停的招手,车子最终稳稳的停在了她面前。

    司机下车,月光下,她看到了沈辰鹏高大的身影,俊朗的脸。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安暖跑着偎进了沈辰鹏的怀抱。

    沈辰鹏轻轻拍着她的背,无奈的说着,“傻丫头,你这又是何苦呢。晖子让我告诉你,失去你,他就和你刚才一样无助,生不如死。”

    沈辰鹏带她去吃了东西,这丫头还是惊魂未定,眼神都是飘忽不定的。

    莫仲晖刚刚才告诉他,他已经狠狠的将他骂了一通,就算再让她感同身受,也不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呀,万一在这丫头心里留下阴影怎么办。

    后来莫仲晖似乎也后悔了,他便没多说什么,赶紧过来接人。

    看到安暖蜷缩在地上,他就知道莫仲晖这回死定了。

    安暖虽然很饿,可却吃不下东西,叫了一碗面,也就吃了三四口。

    带她回了家,安暖去了浴室洗澡,沈辰鹏赶紧趁着这机会给莫仲晖打电话,“你小子死定了,你知不知道安暖被吓成了什么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你看到了保证心疼死。”

    莫仲晖在那头不说话,抿紧了唇。

    “这丫头到现在都失魂落魄的,我真怕她今晚会做噩梦。”

    “帮我陪着她。”那头的声音低沉暗哑。

    沈辰鹏叹了口气,没好气的说道,“放心吧,就算你不说,我今晚也会陪着她,她可是我妹妹。对了,孤男寡女,你不怕我会对她做什么?”

    “你敢!”

    沈辰鹏爽朗的笑出声,“哈哈,不敢,乱伦的事我是不敢做。”

    沈辰鹏听到里头水声停止,他便急急的挂了电话。

    很快,安暖从浴室出来,淡淡的对他说了一句,“哥,谢谢你,我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那声哥让沈辰鹏觉得浑身不自在,她越是这样,他越担心。宁愿她咋咋呼呼的喊他沈辰鹏。

    “刚刚晖子打电话过来,问你要不要紧。”

    安暖微微怔了下,随即冷冷的说道,“让他去死。”

    安暖吹好头发,看到沈辰鹏还在她的房间,她皱了皱眉,低低说道,“放心吧,我真没事,你赶紧去休息吧。”

    “不行,我今天有任务,在这里陪你睡。”

    安暖嘴角抽了抽。

    沈辰鹏笑着道,“别误会,我看着你睡,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安暖看了看,是林易川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林易川担忧的声音传来,“打了你一天电话,怎么一直不接,想急死我吗?”

    “我今天陪二舅和老爷子,手机摆在房间,所以没听到。”

    “下次手机带在身上,这通电话你如果没接,我就要去沈家找人了。”

    听安暖语气很淡,林易川在那头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陪他们一天,现在有点累了。”

    “那早点休息吧,明天陪我和早早吃饭吧。”

    “好。”

    安暖简单的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沈辰鹏竟还在她的房间。

    安暖也没去管他,爬上床躺了下来。

    “记住这种无助,生不如死。”

    躺在床上,安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句话。后来是怎么睡着的,她自己都记不得了。

    那天夜里,安暖真的做梦了,她梦到有人在身后追她,她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可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梦里她紧张的跑着,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可怎么也跑不快。在后面的人快要追到自己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前方的莫仲晖,她跑着想要窜到他怀里,仿佛只要被他抱起,双脚离了地,她就安全了。可是她冲向莫仲晖的时候,莫仲晖却没有抱她,而是冷漠的将她推开,冷冷的说了句,“就算你求我,我也不要你了。”

    这时,身后的人抓到了她,她回头,那人竟是林易川。

    “啊——”的一声尖叫,安暖醒了过来,额头满是汗珠。

    “怎么了?怎么了?真的做噩梦了?”

    “你怎么还在?”安暖粗喘着气,胸口不断起伏着。

    沈辰鹏帮她倒了杯热水,笑着道,“刚刚请示过晖子,问我能不能回自己房间休息,他不准,一定要我在这里陪着你。我真吧明白,明明相爱,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如此的折腾。”

    安暖情绪还没缓过来,用力按着额头。

    “暖暖,不是我说你,晖子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孩子选择别人呢?婚姻是很神圣的,你怎么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许配掉了。晖子对你做了那种事,我狠狠的骂了他,可说实在的,我也能够理解他,只有爱的深,才会痛到极致。这样对你,其实最痛苦的人还是他。今天你感受到的无助和难受也许不及他的千分之一,安暖,你明白吗?”

    安暖不说话,一直用手撑着额头。

    “安暖,没事吧?是不是还很害怕,要不你去跟老爷子睡?”

    安暖摇头,“我没事,你去休息吧。”

    沈辰鹏还是没有走,陪安暖从天黑一直坐到了天亮。安暖不敢睡下来,就这么靠在床上。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