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安暖怀孕(转折)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霸道总裁求抱抱无相仙诀神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莫仲晖回到沈家,远远的看到沈亦铭的车停在那儿,那一刻,他竟然犹豫了。警卫笑着跟他打招呼,他顿了顿,才开着车进去。

    安暖听到引擎声,从屋里跑了出来,走过来很是亲昵的挽住了莫仲晖的手臂。

    “二舅回来了,还给我买了礼物。”

    安暖笑着说,认真看着他的表情,像是在试探什么。

    莫仲晖笑了笑,没有说话。

    两人一起走进屋里,样子很是亲密。沈亦铭看了,一颗悬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

    他笑着开玩笑,“晖子,你总算回来了,这丫头已经在外面张望很久了。”

    安暖羞红了脸,哼道,“你别听二舅瞎说,我才没有呢。”

    沈亦铭轻轻揉了揉安暖的头发,宠溺的说道,“我就说了这么一句,怎么还害羞了呢,脸皮越来越薄了。”

    安暖懒得搭理他,走过去挽住薛玉兰的手臂,笑着问她,“二舅妈,这次玩得开心吗?”

    薛玉兰撇了撇嘴,抱怨道,“别说了,你二舅明明答应陪我好好玩玩,结果出去没几天,他就说想你了,这不事情一办完,就马不停蹄的回来了。”

    安暖嘻嘻的笑着,“舅妈,以后等我有空,我陪你出去玩。”

    “我可不敢指望有这一天,你有点时间还不得粘着晖子,哪肯陪我呀。”

    安暖抿了抿唇,低低的说道,“我才不是那种人。”

    晚餐一家团聚,安暖听二舅二舅妈说说外面的趣闻。

    薛玉兰忍不住感慨道,“年纪大了,心里有牵挂,出去几天就惦记着回家。你们几个孩子,一定要记得,趁着年轻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精彩多了。等成了家有了孩子,可就没这么自由了。”

    安暖听了这话深有感触,晚上和莫仲晖躺在床上,她忍不住问,“莫仲晖,你什么时候陪我出去玩?”

    他笑,淡淡的说道,“等这阵子忙完了,我带你去美国。”

    沈琴风昨天才给他来电话,安洪明这几天情况稳定了许多。想起沈亦铭说过的,也许真该带安暖过去看他。经历了那么多,他也该相信,安暖已经足够的坚强,可以勇敢的面对一切。

    安暖撇了撇嘴,追问道,“你什么时候才不那么忙?”

    他笑了笑,道,“最近跟辰鹏的合作案刚启动,我亲自主持,过几天项目开始实施,我就抽空带你去美国。”

    “为什么是美国呀?你这么喜欢美国?”她随口问了一句。

    莫仲晖却被问傻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解释。

    “好啦,我也就随便一问,美国就美国吧,旅行不在于什么地方,而在于和谁一起。只要和你一起,去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是幸福的。”

    莫仲晖手臂收了收,将她抱的更紧。

    “莫仲晖,你今天去看你父亲,他现在怎么样?”

    “他状态不错,气色也好,你二舅把他照顾得很好。”

    安暖往他怀里拱了拱,听他这么说,一颗心总算安定了许多。

    “我妈让你有空回家吃饭。”

    安暖诧异的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

    “怎么,不相信?我妈确实是这么说来着。她还说大伯的死,与沈家,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安暖顿了顿,认真的问他,“莫仲晖,那你觉得呢?你觉得你大伯的死与我有关吗?”

    莫仲晖捧着她的脸亲了亲,笑着道,“我从来没这么认为。”

    自打莫平江出事以来,那晚,安暖第一次睡了个安心的觉。

    ——

    莫白灵去看了莫平山,莫仲晖亲自带她进去。

    莫平山低沉的声音对莫仲晖说,“晖子,你先回去吧,我想跟你姑姑单独说说话。”

    莫仲晖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离开了。

    过来的路上,他已经再三叮嘱莫白灵,暂时不要把大伯的死告诉莫平山。

    提醒了几次,莫白灵开始不耐烦,没好气的哼道,“你当我是什么,我会拿这种事情来打击他吗?”

    莫仲晖离开以后,书房里剩下莫平山和莫白灵两个人。

    莫白灵在套房里观察了一圈,眼睛红红的说道,“二哥,你住在这么舒适的环境里,有专人照顾,就不知道我老公,他是不是也有这么好的环境,自打他被抓,我一次都还没见过他。”

    莫平山没说话,周文光和他不同,周文光定了罪,罪名还不小,自然不会有他这么幸运。

    “白灵,今天我们不提伤心事。我想见你,主要是想问问大哥的情况,静薇和晖子都不愿跟我说实话,你心直口快,从来不说谎话,你能不能告诉我,大哥他怎么样?”

    莫白灵眼神有些飘忽,低着头淡淡的回道,“大哥很好。”

    她不是个擅长撒谎的人,她的眼神语气,以及简单的话语完全出卖了她。

    莫平山脸色沉了下去,厉声道,“白灵,难道连你也不跟我说句真话吗?”

    莫白灵咬了咬唇,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认真的问道,“你真的想听实话吗?”

    莫平山一把握住她的手,低沉的声音说道,“白灵,我们是亲兄妹,从小我们三兄妹就那么好,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告诉我大哥现在是不是不太好?他一定很难过对不对?我害的他失去了职位,失去了前途。”

    “这些都不重要!大哥是个淡泊名利的人,他不在乎这些。”

    莫白灵有些愤恨的声音说着。

    “那你告诉我,大哥到底怎么了?”

    莫平山混了这么多年,他不可能看不出别人的脸色,那天唐静薇来看他,他已经瞧出了些端倪。所以才会千叮万嘱让莫白灵来看他,莫白灵是个很直的人,从来不会撒谎。

    “大哥死了,自杀了!”

    莫白灵哽咽的声音说出口。

    那一刻,莫平山整个人都僵住了,身子冰冷,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完全难以置信。

    “怎么,你不相信吗?大哥死了,被沈亦铭逼死的,吞硬币自杀了。前几天才办的葬礼,只有沈家的亲戚参加。你的宝贝儿子,大哥明明是被沈家害死的,他还带着安暖参加葬礼,大哥估计到现在都无法安息。”

    莫平山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松开,又紧紧握住。

    “大哥生前向来骄傲,沈亦铭把他给关了,即便给机会让他出去,他这辈子也抬不起头了,于是选择了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他生前只留了一封遗书给安暖,沈家不肯把遗书拿出来,谁知道遗书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我真想不通,那个安暖有什么好的,她们母女把我们莫家害得还不够惨吗?现在大哥都因为她离开了人世,晖子还把那个丫头当宝贝,我就说了那丫头几句,你儿子恨不得跟我拼命。不是我在这里说瞎话,二哥,你再不管管晖子,下一个被害死的就是晖子了。”

    莫平山双手握拳,越来越紧,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大哥真是个苦命的人,当年他爱沈亦茹爱得那么惨,可沈亦茹只是耍耍他,竟然跟自己的哥哥苟且,还生下了安暖。如今,她的女儿又来祸害晖子,把晖子迷得团团转。大哥因沈家而死,晖子现在每天住在沈家,给他们家鞍前马后,整天把安暖捧在手心,这多么讽刺啊,父亲和大哥在天有灵都无法安息。”

    “你说的都是真的?”莫平山一字一句,脸上的表情阴狠无比。

    莫白灵吼道,“你到现在还怀疑我,我说的句句属实。现在连静薇都被收买了,处处给安暖说话,甚至为了安暖跟我大吵了一家。我真不懂那丫头有什么魅力,莫非她的前世是妖精,否则怎么能把所有人迷得犯晕。二哥,我们莫家算是毁了,被沈家,被沈亦铭,被安暖,被沈亦茹给彻底毁了。”

    莫平山咬牙切齿,冰冷的声音极为认真的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父亲,给大哥报仇。”

    莫白灵冷笑,“你现在一无所有,都沦为阶下囚了,你拿什么给父亲和大哥报仇。不是我说你,你这辈子活得真够失败的,你奋斗一身,却仍不是沈亦铭的对手。你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你养大的儿子现在却成为了沈亦铭的儿子。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

    “对,我拼不过沈亦铭,我辛辛苦苦奋斗那么多年,沈亦铭轻而易举就毁了我。但是他也有弱点,我可以从他的弱点下手,让他这辈子再也开心不起来。”

    莫白灵挑了挑眉,“沈亦铭的弱点?你是说安暖?”

    “对,我有办法让晖子和安暖永远无法在一起,让那丫头一辈子活在痛苦中,让沈亦铭操碎心。”

    莫白灵嘲讽的哼了哼,“你能有办法让晖子和安暖分开?别说笑了,你儿子现在就像人家的连体婴似的,巴巴的往沈家跑,巴结沈老爷子,巴结沈亦铭,连沈亦铭的儿子他都巴结,牺牲自己的利益跟人合作什么项目,总之,晖子已经不是我莫家的人,是他们沈家的人了。”

    莫平山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就算大哥用死来反对他们,他都舍不得跟安暖分手。”

    莫平山咬了咬唇,冷冷的说道,“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试试。”

    “你告诉我,你想怎么做?”

    他摇头,“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莫白灵嗤了一声,有些疲惫的说道,“二哥,我觉得累了,你的事,你儿子的事,莫家的事,我再也不管了。这些年我为莫家付出了这么多,即便出嫁了,也总是待在莫家照顾老爷子,我甚至因为莫家,赔上了我丈夫,他至今还被关在监狱里,生死未卜。我听说尹厚望已经被秘密执行死刑,也许文光也早就……”

    莫白灵哽咽的声音没有往下说下去。

    “我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被沈亦铭给毁了。我们莫家,就这样被安暖给毁了。这个世界真不公平,凭什么他们毁了两个家,却完全没有遭受报应。沈亦铭万人景仰,安暖被晖子宠上了天,不公平,太不公平,应该也让他们尝尝失去至亲的痛苦。”

    “会的,一定会有这一天的。”

    莫平山深邃的眸子望向远方,那一刻,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

    沈亦铭在外地考察,当他第一时间监听到莫白灵和莫平山这番对话时,他让守卫们加大防范,时时刻刻盯着莫平山,深怕有任何意外发生。经历了莫平江的自杀事件,他担心莫平山会有连锁反应。

    然而事情还是发生了,接到北京的电话,手下告诉他,莫平山砸碎了碗,用锋利的碗碎片对准了自己的脖子。他的人考虑到所有可能,把套房收拾得很干净,却没想到莫平山能想到这方式。

    沈亦铭放下了手头所有的工作,赶回北京。去机场的路上,给莫仲晖打了电话。

    那时莫仲晖正在家陪安暖,接到电话,沈亦铭异常严肃的声音在那头说,“晖子,你赶紧去一趟我的办事处,你姑姑把你大伯去世的消息告诉了你爸,他现在情绪很激动,说要见你,你立刻过去。”

    挂了电话,莫仲晖急忙离开。

    安暖看他脸上顿时惨白无比,拉住了他的手,担忧的问道,“莫仲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知道了大伯的事,我现在过去一趟。”

    “我陪你一起去。”安暖握紧了他的手,眼里满是哀求。

    莫仲晖犹豫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当莫仲晖带着安暖赶到时,莫平山手拿很锋利的破碗碎片,抵着自己的脖子,他的身边围着很多警卫,场面很是紧张。

    莫平山看到莫仲晖和安暖一起到底,他自嘲的笑出声,问道,“晖子,这个女人对你真的就这么重要吗?你因为她,没见着你爷爷最后一面。也是因为她,你大伯自杀身亡。为什么你还能坦然的和她在一起?”

    安暖吓得手发抖,莫仲晖沉声道,“不,您搞错了,大伯的死与安暖无关,你先放下手上的东西,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你是想说你大伯的死与我有关,是我害死了你大伯,对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先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听我说。”

    “晖子,我承认我这辈子对你不够好,我从来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义务,我太贪图权势,我总想着有一天能爬上去,受万人景仰。我也想着,如果有一天我成功了,我的家人也都会跟着我享福。可是我没有成功,因为我前面始终挡着一个沈亦铭。我这辈子很失败,事业上一败涂地,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我还害死了自己的大哥。”

    “爸……”

    “晖子,你别说话,听我说,我的时间不多了。”

    安暖心揪在了一起,身体不自主的颤抖着。

    “是我千方百计说服大哥绑架安暖,他才会被沈亦铭关起来,也才会选择自杀来救赎自己。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弥补我的过错。可是死之前,我有个遗愿,我希望我的离开,能让你们分开。如果我离开以后,你们还在一起,我死也不会安息。记住我今天的话,跟安暖分手,永远不要在一起。帮我带句话给你母亲,下辈子我再带她环游世界。”

    他说着,利器刺进了自己的脖子,鲜血瞬间染红了安暖的眼睛。

    看着莫平山倒下,看着莫仲晖飞奔过去接住他的身体,那一刻,安暖仿佛看到鲜血在她和莫仲晖中间划了一道很深的鸿沟,他们再也跨不到对方身边。

    莫平山一心求死,狠狠的割伤了大动脉,医生甚至没赶到,他就彻底断了气。

    莫仲晖紧紧抱着他的身体,安暖看到有眼泪从莫仲晖的眼里流下来,一滴,两滴……

    唐静薇和莫白灵赶到的时候,莫白灵上前狠狠抽了安暖一个耳光,警卫个个都没反应过来。

    “你这个扫把星,一定要害的我莫家家破人亡才甘心,现在你满意了,我大哥二哥都被你害死了。”

    警卫把安暖护在了身后,把莫白灵铐了起来。

    “小姐,我先带送您回家,先生一会儿过来会处理。”

    安暖摇头,用力的摇头,她一把推开警卫,跑到莫仲晖身边。她想给他擦擦眼泪,哪怕为他做一点点事都好,手未触到他的眼睛,莫仲晖推了她一把,她身子跌坐在地上。

    警卫跑过去,把安暖扶了起来,“小姐,我先送您回家吧。”

    安暖被警卫拖走时,她听到唐静薇歇斯底里的哭喊声,“你答应陪我环游世界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安暖不愿离开,可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

    安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老爷子,两个舅舅,两个舅妈,几乎把她的病床给围了起来。她努力的寻找,偏偏没有寻找到心中那人。

    老爷子坐在床头,握紧了她的手,慈祥的脸担忧的看着她,笑着道,“丫头,你总是让人这么担心,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不懂事了,都要当妈妈的人了。”

    安暖睁大了眼睛,一脸的茫然。

    大舅拍了拍她的头,宠溺的说道,“你这么迷糊,肯定还不知道吧,你怀孕了。”

    ‘轰’的一声,安暖大脑一片空白。

    大舅妈手伸到安暖眼前挥了挥,笑说,“瞧把这丫头给高兴的,都乐傻了。”

    那一刻,安暖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们期待那么久的孩子终于来了,可却来得不是时候。

    “外公,我要出院,我要去找莫仲晖。”

    说到莫仲晖,所有人表情都沉了下去。

    老爷子轻叹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暖暖,莫家现在很乱,你又怀孕了,不能去。你倒是可以给晖子打个电话,告诉他你怀孕了,我们谁都没说,等着你亲自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大舅妈把手机拿给安暖,安暖有些颤抖的手拨了他的号码,可是好久,他都没有接听。

    大舅妈把手机收了回去,笑说,“孕妇不能长时间用手机,晖子现在肯定很忙,待会儿再给他打吧。”

    “我们虽然没告诉晖子这好消息,不过已经告诉你二舅,你二舅正从机场赶过来,就要到了。”

    老爷子话刚说话,沈亦铭冲进了病房,风尘仆仆,神情异常的凝重。

    “二舅。”安暖有些哽咽的声音喊着,见到沈亦铭那一刻,心里说不出的委屈。

    那声二舅让他的心都酥软了,他跑到病床边,一把将安暖抱进了怀里。

    “二舅,你总算回来了,我好害怕。”安暖紧紧抱着他的腰。

    沈亦铭轻轻摸着她的头发,心疼的哄着,“丫头,不怕,有二舅在,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二舅,我心里难过,我怕莫仲晖再也不理我了,如果他不要我了,我和宝宝该怎么办?”

    沈亦铭眼神黯了黯,磁性的声音哄着,“不会,晖子不是这种人,我相信他。”

    “我想见他,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

    沈亦铭轻叹一口气,哄道,“暖暖,莫家又发生一起这样的事,家里一定很乱,你现在过去,我怎么能放心。等莫平山的葬礼结束,事情平静了,你再去看看你婆婆。”

    “不,莫仲晖现在一定很难过,我要陪在他身边。”

    沈亦铭不悦的皱了皱眉,低声道,“暖暖,你现在怀孕了,不可以再这么任性。我已经让辰鹏和我的贴身警卫去莫家,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放心吧,晖子是个坚强的人,他不会有事的。”

    “可是我看到他掉眼泪了,我看到他伤心得掉眼泪了。舅,你让我去见他好不好,我真的好想陪在他身边。”

    沈亦铭发火了,“暖暖,你再这么任性,我就不管你了。怀孕前三个月是关键时期,这期间很容易出问题,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到时后悔就晚了。”

    安暖咬了咬唇,不再说话。

    ——

    此刻的莫家,一片混乱。莫平山的尸体运回去,唐静薇和莫白灵抱着他的尸体哭得歇斯底里。

    唐静薇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她还在扯着嗓子哭喊着,“你说了要带我去环游世界,我不要你的下辈子,我只要你这辈子陪我走下去,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

    莫白灵也在哭喊,“二哥,你怎么这么残忍,父亲走了,大哥走了,你也走了,这个世界就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你说你要想方设法阻止晖子跟暖暖在一起,如果知道这就是你的办法,我死也不同意。”

    唐静薇用力抹了把眼泪,把安安静静待在角落的莫仲晖强行拉到了莫平山面前,“在你父亲面前发誓,发誓你会和安暖分手,永远不在一起。”

    莫仲晖眼睛猩红一片,嘴唇紧紧抿着,一动不动。

    “快给我发誓,发誓你不会和安暖在一起。”

    “妈,求你别逼我。”

    唐静薇仰天长啸,自嘲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那不成你还想和安暖苟且吗?是不是也要把我逼死,你才乐意?”

    “妈!”

    “你父亲已经以死来阻止你们,难道你还要和她在一起吗?一条鲜活的生命死在你面前,你真的能做到无动于衷吗?”

    “说,你给我保证,给我发誓,跟安暖分手。”

    莫仲晖紧咬着唇。

    唐静薇狠狠推了他一把,撕心裂肺的怒吼,“你也要把我给逼死吗?如果我死了,你还是不会跟安暖分手对不对?”

    “妈,求你不要逼我,安暖是无辜的。”

    “安暖是无辜的,我们莫家人就该死是吗?你大伯该死,你父亲该死,我和你姑姑也该死,我们都死了,你再跟安暖在一起。”

    沈辰鹏来到莫家,看到的便是这么剑拔弩张的气氛。他没让警卫进去,深怕莫家人会疯狂。

    他径直来到唐静薇身边,沉声道,“伯母,请您节哀。”

    看到沈辰鹏,唐静薇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薄唇轻启,沙哑的声音哼道,“沈亦铭的儿子,你怎么还有脸来我家?是沈亦铭让你来我莫家的笑话的?”

    “伯母,您误会了,父亲让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伯父的离开是个意外,我知道您很难过,希望您能节哀。”

    “滚!给我滚!”唐静薇手指着门的方向,“别以为沈亦铭高高在上我就会害怕,你回去带话给沈亦铭,我唐静薇只要有一条贱命在,安暖就休想进我莫家门,我誓死也要守护我丈夫的遗愿。”

    沈辰鹏眉头蹙了起来,他看向莫仲晖,此时此刻,莫仲晖一定是最痛的那个人吧。

    “晖子,能不能跟我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莫仲晖犹豫了一下,跟沈辰鹏走出了屋子。

    ——

    外面天上的乌云如海浪般波涛翻滚,瑟瑟的寒风呼啸,宛如雷声,震耳欲聋,这仿佛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雨点随时都会落下来。

    “暖暖晕倒被送进医院,医生检查出她怀孕了,才两周。”

    沈辰鹏低沉的声音说着,观察着他的表情。

    莫仲晖沉痛的脸上有一丝错愕,还有一丝难以置信。

    “晖子,这个时候我们没有必要拿这种事来骗你。暖暖现在还在住院,她情绪不稳定,需要保胎。一直吵着要来找你,说这个时候你一定很难过,她要陪在你身边。被我爸骂回去了。”

    莫仲晖脸上的痛让人看着心疼。

    “晖子,你现在是什么想法,跟我说说吧。”

    莫仲晖低沉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帮我好好照顾她。”

    沈辰鹏眉头拧了起来,“你什么意思?照顾她不该是你的任务吗?你是她丈夫,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难道因为你父亲以死相逼,你就要放弃暖暖吗?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很需要你,她想见你。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你,你该让她失望吗?”

    “对不起,请你帮帮好好照顾她。”

    莫仲晖说完转身离开。

    沈辰鹏冲过去拦住了他的去路,“我他妈的现在真想给你一拳,我知道你心里很痛,可是就因为这样,你要让暖暖跟着你一起痛?这些年她为你付出了多少,现在你要给她安些不存在的罪名吗?她招谁惹谁了,爱你爱得那么惨,却惨遭你家人的伤害,现在一个个自杀来反对你们在一起,我看,真是疯了。”

    莫仲晖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悦的说道,“我父亲已经不在,请你不要羞辱一个已经去世的人。”

    沈辰鹏被气坏了。

    “你也知道你父亲不在了,你要为了一个已经不在的人放弃暖暖和孩子吗?那个孩子来的多不容易,也正是时候,晖子,你不是一直都期待这个孩子,现在,你们一家三口终于完满了,你还在折腾什么。”

    莫仲晖依旧是淡漠的表情,还是那句重复的话,“请帮我好好照顾她!”

    沈辰鹏气疯了,冲着莫仲晖怒吼,“我他妈不是孩子的父亲,我没有义务照顾她。如果你不愿承担责任,自有人会替你承担。我们家这背景,暖暖这姿色,没了你,我们照样能给她找到不错的对象,到时候还希望你别他妈的后悔。”

    这一次莫仲晖没有说话,径直走进了屋。

    “莫仲晖,有你后悔的一天,走着瞧。”

    沈辰鹏生气离开,车子开到路上便下起了暴雨。

    他用力捶了下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路边,下了车,对着天空大叫,“老天爷,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我和顾秋走不到一起,我已经认了,可不可以请你成全他们两个。”

    好好的发泄了一通,回到车上,全身都湿透了。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这么幼稚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只要想到暖暖期待过后失望的表情,他的心就狠狠地揪在了一起。

    ——

    莫仲晖回到屋里,唐静薇十分敏感的问,“沈辰鹏找你说什么?是不是让你去见安暖?”

    莫仲晖摇头,淡淡的说道,“没有,谈生意上的事。”

    唐静薇冷笑出声,“这果然就是沈家人的本性,我们家出了这种事,他还想着跟你合作,从你身上获得利益,果然是利益至上的一家人。”

    莫仲晖皱了皱眉,低声道,“妈,你对他们有所误解。”

    “没有误解,沈家人我算是看透了,总之我今天就在你父亲面前把话搁下,如果你还敢跟安暖那个臭丫头在一起,那么我也自杀,让你一个人自由的幸福去。”

    “妈!”

    莫白灵见状走到莫仲晖面前劝道,“晖子,你就在你父亲面前发个誓,了却他最后的遗愿,不然只怕他真的无法安息。”

    莫仲晖眼睛眯了眯,深邃的眸子锁住莫白灵,那眼神让莫白灵微微颤了颤。

    “晖子,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莫仲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也不要假装无辜伤痛,我爸的死是你一个人造成的。”

    莫白灵脸色一阵青一阵紫,低吼,“跟我有什么关系,是我让他自杀的吗?你怎么能把这莫须有的罪名加注到我身上。你是想为安暖,为沈家开脱吗?”

    “我会去沈亦铭那里要语音,你和我爸的所有对话内容。”

    莫白灵心口颤了颤,努力保持平静,吼道,“要就要,谁怕谁,我是告诉了你爸大哥去世的消息,可是我不觉得我错了,就算我不说,你爸也总有知道的一天,这种事你觉得还能瞒上一辈子吗?你应该去找害死你爸的根本原因。说白了,你爸,你大伯,两条命都是被沈亦铭害死的。”

    听莫白灵这样一说,唐静薇也火了,对着莫仲晖怒吼,“你够了,别找什么原因,你爸就是被沈亦铭和安暖害死的,我这辈子都跟他们势不两立。如果你敢把安暖娶进门,那么这个世界上将没有我。你爸走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了意义,我随时都能离开,但是我现在要活着,活着监督你,了却你父亲唯一的遗愿。”

    ——

    安暖躺在病房,看着窗外突然倾泻而下的暴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掀开被子下了床,缓缓走到窗边,也不知道这场雨会下多久,什么时候才能放晴。

    这天气应该就像莫仲晖此刻的心情吧,忽然之间,大雨倾盆,天像是要塌下来似的。

    刚才安暖睡着了,所有人为了不打扰她,纷纷去了外间。沈亦铭有些不放心,想看看她睡得怎么样,看到这丫头竟然赤着脚站在窗子边,那落寞的神情让人心疼不已。

    他赶紧走过去,低沉的声音斥道,“暖暖,你怎么回事?怀孕了,还这么不注意。赶紧给我到床上去。”

    “二舅,外面下雨了。”

    沈亦铭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心疼的说道,“放心,这雷阵雨一会儿就停了。”

    他索性将她打横抱起,放到了床上,细心的给她盖上了被子。

    “我就不该相信你会乖乖的,以后得时刻找人看着你。”沈亦铭笑着开玩笑,握紧了她的手,“丫头,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做任何事情都得为肚子里的宝宝着想。这要是冻坏了,感冒发烧,还不能吃药,到时候得多难受。”

    安暖手轻轻覆在小腹上,这里正在孕育一条生命,她和莫仲晖爱的结晶。

    他们那样期待他的到来,可是他的突然到来却又让她措手不及。

    “二舅,辰鹏回来了吗?”

    沈亦铭眉头微微蹙了蹙,柔声道,“还没有,可能突然下暴雨,一时赶不回来。”

    安暖神色黯淡了下去,飘渺的视线瞥向窗外。

    “就算回来,他也无法把莫仲晖带回来。”她有些失落的说着,一颗心揪得疼。

    沈亦铭伸手将她抱紧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暖暖,你要相信晖子,晖子不是那么不理智的人。莫平山和莫平江的死都与我们无关,晖子不会因为这事与你分开,况且你们现在有孩子了,他会更懂得珍惜你。”

    “可是莫平山最后的遗愿是让莫仲晖和我分开,”说到这里安暖情不自禁哽咽了起来,“二舅,他为什么以死反对我们在一起,我和莫仲晖一路走来那么不容易,为什么他不肯祝福我们,一定要这样逼我们。”

    沈亦铭轻叹一口气,“莫平山向来就是这么一根筋的人,认定的事情,不达目的绝不善罢甘休。就好比他想把我从这位置上拉下来,即便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他仍是没放弃,即便是他死的那一刻,也许他都还没甘心。”

    安暖伸手紧紧抱住沈亦铭的腰,脸深深的埋在他怀里,此时此刻她多么需要这个温暖的怀抱。

    “暖暖,有二舅在,你想要什么,二舅都会帮你弄过来。”

    安暖哽咽的声音说,“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莫仲晖回到我身边,他不在我还害怕,我怕他不要我,怕他不要孩子。二舅,我害怕。”

    沈亦铭轻轻揉着她的头发,磁性的声音说道,“暖暖,放心,如果莫仲晖敢有一丝犹豫,我也会想方设法的让他回头,相信二舅,我可以给你所有你想要的。”

    安暖又往他怀里钻了钻,感性的说道,“二舅,感谢你给我的温暖,不管将来怎样,有你在身边,我已经很幸福。”

    安暖简单的真情流露让向来坚不可摧的沈亦铭眼眶泛红,他笑着道,“暖暖,这话应该倒过来说,二舅有你很幸福。”

    薛玉兰开门进去,看到他们父女俩正感性的抱在一起,那一刻,她心里有的不是羡慕,不是憎恨,而是心疼。她心疼他们,心疼安暖。

    眼看着她和晖子越来越好,现在又出了这事。即便晖子舍不得他们母子,回到他们身边,心里终究是有疙瘩了,也不知道时间会不会让这疙瘩慢慢消除。

    莫平山为了阻止他们在一起,连生命都可以不顾,她不懂这个世界上怎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看到安暖脸上的伤,我不自觉想到了自己儿子,往后儿子不管选择怎样的人,她都毫无保留的支持他,只要他幸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